南方周末 | “权健不倒,家人不会回头”

文章原标题:千人维权,解救“疯狗”:“权健不倒,家人不会回头”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南方周末实习生 马月

天津权健集团总部的展览馆入口,装修豪华,写着“欢迎走进权健世界”大字。(南方周末记者 李在磊/图)

在揭秘群里,新人一进群便会被提醒“多看群规,多了解群文件”,14个文件夹,上百个图文并茂、自制完成的文字或视频内容,都在讲述着数以万计家庭的“血泪史”。

这个因父母加盟权健火疗店而备受困扰的年轻女孩在文件中写道,传销五个时期如下:考察期、疯狗期、怀疑期、迷茫期、死亡期。

QQ群的开放性也加剧了管理难度。有其他直销行业的人进群,寻找发展下线;也有疑似权健的人员进群卧底;最令人难过的是,还有人会把群文件里的资料盗走,在网络上进行收费咨询。

极少有人用“疯狗”来形容自己的亲人。

但面对那些深陷保健品投资致富“美梦”,不惜与亲友反目也要“拉人头、卖产品”的痴迷参与者,谁也找不出更贴切、更有画面感的字眼。

2018年12月26日,知名医疗自媒体“丁香医生”用一篇全网刷屏的爆款热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把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权健)送上热搜。南方周末记者在多个“权健传销手段揭秘群”(以下简称揭秘群)里看到,一天内至少有数百名新成员涌入QQ群寻求解救亲友的办法。

“我从2015年维权到现在,这是参与规模最大、社会关注度最高的一次。”资深群管理员石头(网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多年来,权健的“火疗”事故、违规“直销”都曾被媒体曝光,QQ群也多次组织群友向有关部门在线举报,“但都石沉大海,我们甚至都觉得再没有希望了”。

而此刻,保健行业的市场乱象,包括虚假宣传、“直销”变“传销”等沉疴毒瘤又重被掀开,受骗者们群情激愤,认为已迎来绝佳的扳倒时机。

殊不知这场力量悬殊,又太容易被人淡忘的悠长战争,如不能引起监管部门重拳出击,恐将再度陷入难成气候、不了了之的境地。

2018年12月27日上午,南方周末记者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了解到,有关部门正在对媒体反映的权健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线上组群反“洗脑”

维权者及其家属与权健的斗争由来已久,规模庞大。2014年8月,“权健传销手段揭秘-1群”成立,2015年6月即超过群人数上限,陆续成立至4大分群,共计四千余位群友。

权健一直坚称采用直销模式,但在反对者眼中,已和“传销”无异。

多位采访对象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权健的各种大会上,会反复强调 “躺着就赚钱,一周赚5万、一个月赚20万,不出一年就可以买个宝马”等利益诱惑;充斥着抑扬顿挫的“我们不是白衣天使却胜似天使,治病救人是人间大爱”的口号。

而最终的核心目标,就是让参会者缴纳7500元成为所谓的“直销会员”,购买权健产品。想要获得折扣或返现,则需要继续发展下线(俗称拉人头),发展的下线越多,层级越多,赚钱越多。

在揭秘群里,新人一进群便会被提醒“多看群规,多了解群文件”,而这些被细分为14个文件夹,上百个图文并茂、自制完成的文字或视频内容,都在讲述着数以万计家庭的“血泪史”。

群里有人已经幡然醒悟,面临退货退款难题;有人还苦于难劝亲人回头,“只要劝他说这是传销骗人,就是一场家庭战争”。

对心缘(网名)、石头等4个分群的近四十位群管理员来说,“新人们”急切讲述的故事——被骗数万元加盟费、相信“神药”能治病、不听劝阻导致离婚等等,早已不是新鲜事。

一份广为流传至今的《新人进群必看》群文件,是群管理员心缘在2015年9月29日整理完成的。这个因父母加盟权健火疗店而备受困扰的年轻女孩在文件中写道,传销五个时期如下:考察期、疯狗期、怀疑期、迷茫期、死亡期。

“刚接触、亲友开始拉着让他们了解投资权健,没有频繁开会和没有表示太大兴趣时,为考察期;如果参与频繁开会且被邀请去天津总部考察,频繁参与火疗工作室并且精神过度亢奋,按时使用权健的各类产品,与名义上的权健老师联系密切,对发展事业和赚钱有浓厚兴趣,对推崇中医发展有强烈渴望则为疯狗期!”文件写道。

心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每个人的“疯狗期” 持续时间都不同,但一般为半年到一年。但如果已被“深入洗脑”,则不会进入死亡期,而是从迷茫期进入下一个疯狗期,无限循环……

舆情爆发后,群内的热切讨论令人眼花缭乱。如何解救“被洗脑”的受害者,怎样集中力量“扳倒”,是他们现在最为关心的。一位群友感叹说:“只要权健不倒,我们的家人就不会回头。”

有人进群卧底,有人借机骗钱
石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群里的受害者及其家属来说,维权之路是极为困难的。他们大多文化水平不高,受骗前对传销活动不甚了解,不掌握收据发票录音等证据。

受骗群友汪桂琴就是典型代表。几年前,她从河南农村到上海打工,“丈夫联络不上,我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日子太苦,就想赚点儿钱。”2018年2月,她被老乡带去了标有权健字样的火疗店体验免费火疗。随后又被店主拉去江苏大丰免费旅游,其实是参加收取200元费用的“洗脑大会”。

轻信了“躺着赚钱,月入20万”的承诺,汪桂琴把7万元积蓄全交给了店主夫妇,“我把定期存单和密码直接给了他们,后来他们说要本人提取,我又陪着他们去取的钱。”

那一天,汪桂琴倾囊而出交付了7500元入会费和7万元投资,却只在3月9日收到了一笔8400元的返现。“对方说下次不介绍顾客来,就不会有返现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我不想去大街上拉人进火疗店,不清不白的很多人为了拉客搞肢体接触,我就去了派出所报警。”

她像只急疯了的无头苍蝇,“有段时间精神都不正常了,甚至想过去死,但群里的朋友都在劝我别放弃,不然三个孩子怎么办?”她用小本子记下了自己奔波在信访、司法等多个部门的经历,终于在2018年11月7日等到了一张派出所的立案通知书。

但在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让汪桂琴受骗的火疗店已不见踪影,她的钱也还没追回来。

“疯狗期”持续不久,能悬崖勒马的受骗者也算幸运。石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未婚妻就开了一家加盟权健的火疗店“拉人头”,他再三劝阻未果,最后只好将这家违规经营的店铺举报给了工商管理部门,“她的店被查封了,我俩也彻底分手了。”石头苦笑着说,“受骗的女性较多些,两口子闹到离婚的就更多了。”

石头说,因为亲友深受其害,他们希望让更多人看清权健的“套路”。“比较积极、能力强的人就会被我们选为管理员,大家全天候进行义务志愿讲解,对加群的人员进行审核。”但QQ群的开放性也加剧了管理难度。有其他直销行业的人进群,寻找发展下线;也有疑似权健的人员进群卧底,了解维权者的最新动向;最令人难过的是,还有人会把群文件里的资料盗走,在网络上进行收费咨询,“打着反传销洗脑的旗号,再去骗受害者的钱”。

“所以新注册的小号我们坚决不会通过验证,每一个进群的人,是哪个管理员放进来的,也会相应地去关注。长期潜水的会被定期清理出去。在群里骂人说脏话的也会被踢。”石头说。

打倒“权健”就够了?
引发众怒的涉嫌传销或虚假宣传的保健品品牌绝非“权健”一家。权健登上微博热搜话题榜后,不少网友也纷纷发微博痛诉自家人亲历的故事。

有不少人在发现劝解无望,或成功让家人脱离“传销”后,退出了相关的维权组织。但仍有不少人坚持“要与这帮搞传销的斗争到底”。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与权健相关的揭秘群只是众多维权群体中的一个,还有大量针对不同品牌的反保健品传销的群体在QQ、贴吧等社交媒体上活跃着。

有受害者在揭秘群言辞激烈。石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也曾经深入过权健传销“洗脑”的QQ群,“我过去揭秘,讲得头头是道,把300人大群给说解散了。”但更激烈的与企业对抗或煽动冲突的行为,往往会被“叫停”。群管理们往往会“私聊”一些过分激动的成员,劝他们保持理智。

他们更期待社会的广泛关注、热切讨论。一个被群友们反复提及的成功案例是,数月之前,轰动全国的长春长生疫苗案也是先由网络媒体曝光引来关注和整顿。

群友希望相似的路径也能被复制到涉嫌传销的保健品企业上。“希望我们的故事能被更多人知道并有所触动,包括政府如何加强监管,后续问题如何处理解决等等。”心缘也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

2018年12月27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规范直销与打击传销办公室)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前一天上午刚刚看到媒体曝光权健的消息,他们立刻向上级进行了汇报,并已责成属地相关部门调查了解情况。

多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工作人员证实,“权健案”已引来总局关注,相关业务司局正在了解情况。

2018年12月27日下午3点,天津市委、市政府也发出公告,表示已责成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目前,调查组已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不过,群友们希望有来自更高层级的核查。

心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已经成功劝服父母关掉了火疗店,回归了正常生活。管理员们会告诫群友千万不要与处于“疯狗期”的家人正面冲突。石头说,他们会建议群友带家人去进行旅游等活动。只有意识到还有比做“直销”更重要的事情,那些深陷其中的人才能摆脱“发财梦”,恢复正常。

“哪怕钱回不来了,也希望我们的家人能回头。”一位群友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