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赦组织:圣诞节前后审“敏感”案件成惯例 显示审判可疑 ‏

 

2018年12月26日,王全璋案一审在天津开庭,天津二中院称将择期宣判。从法院现场到国社会,抗议以各种方式在进行。

 

天津二中院门前的抗议详见:【众人推】709王全璋案现场:天津二中院门前

 

香港《苹果日报》报道

内地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今早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审,王妻李文足离家前往听审却受阻挠。在本港,包括支联会在内的多个团体约30人,今早由西区警署游行至中联办,抗议内地当局无理拘捕王全璋,又禁制李文足的人身自由,要求内地立即释放王全璋,并要就侵害人权的行为向王全璋夫妻作出赔偿。

游行人士包括多名现任及前任立法会议员,各人手持王全璋和李文足的肖像,沿途高叫口号抗议内地打压维权律师。他们到达中联办门外,将肖像和示威标语丶请愿信等物件贴在中联办门牌上。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得悉至今被羁押长达3年半的王全璋,在羁押期间没有获安排见律师和家人,更被屈打成招,他批评今次并非公平丶公开的审讯,反映内地对维权人士打压越趋严重,已达无法无天的地步,因此必须站出来向内地当局表达愤怒。

 

支联会网站发布多家组织联署声明

 

联署声明:709案最後审判 立即释放王全璋律师

 

举世震惊的「」发生至今已逾3年。「709案」牵连甚广,上百位行动者及人权律师被捕,多人受到各种滋扰和打压。其中周世锋丶胡石根及吴淦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7至8年徒刑。王全璋作为「709案」中最後一位羁押未审的律师,终於在今天迎来这最後的审判。

 

1976年出生,自2007年起於北京执业,为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他经常代理敏感案件,如法轮功案丶土地维权等,也因而成为当局的眼中钉。他曾以「高峰」为笔名在互联网发表批评时政的文章,及撰写有关中国公民社会的报告。

 

王全璋律师於2015年8月3日被警方带走,并於2016年1月被控「颠覆国家政权」。他长期处於秘密羁押状态,未能会见家属所委任的律师,他的妻子李文足在过去3年多亦从未见过他一面。他的辩护律师余文生更於2018年初被捕,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3年多来,关於王全璋仅有的消息只来自官派律师,其准确性也无法核实。

 

「709案」被捕者家属包括李文足为了救援她们的亲人不断抗争,并发展成备受瞩目的「709家属」群体。她们以充满创意和朝气的行动,持续挑战当局的讯息封锁和白色恐怖,其红桶行动丶千里寻夫丶削发抗议等,均是近年国内民间抗争的标志性行动,并成功将中国的人权议题带到国际平台。但代价是3年来不停的骚扰丶监控甚至施暴,连小孩上学也出现问题。

 

李文足於今年11月获颁2018年瑞典「爱德尔斯塔姆人权奖」(The Edelstam Prize),以表扬她对捍卫人权所作出的贡献。德国总理默克尔於今年5月访华时亦特意拜访李文足和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反映国际社会对王全璋及「709案」的关注。

 

今天王全璋案开庭,李文足却自昨天上午起便被国保看管在家,连自己丈夫的庭审都不被允许参与。对王全璋及「709案」众人的颠覆国家指控本为子乌虚有,对家属的监控更是毫无理据。

 

我们在此要求中国政府:

1.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全璋丶周世锋丶胡石根丶吴淦及余文生;

2.追究「709案」中所有执法人员违法违规行为的法律责任;

3.就王全璋及「709案」受影响人士羁押时所受到的权利侵害提供相应且合适的赔偿;

4.停止针对李文足及其儿子的任何形式的打压;

5.废除「颠覆国家政权罪」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丶公众和媒体继续密切关注中国当局对公民社会丶人权律师及民间行动者的打压,合力制止中国愈演愈烈的人权灾难。

 

联署团体: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丶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丶社会民主连线丶公民党丶华人民主书院丶良心之友

 

2018年12月26日

 

12月24日,支联会发起圣诞卡送暖行动——呼吁市民关注黄琦丶王全璋丶余文生丶天安门母亲丶所有在囚良心犯及其家属: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当局对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审判实属一场残忍的闹剧,他理应立即无条件获释。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卢利安表示:“这是一场虚假的审判,王全璋仅仅是因和平地捍卫人权就受到迫害。”

 

“王全璋已被不公地羁押了3年多,在此期间,他的家人因不知他是否尚在人间而承受着痛苦,这份痛苦一直延续至今。因此,他必须立即无条件获释。”

 

2015年8月3日,王全璋被警察带走。然而,直至2018年7月,他的家人才从一名可信律师处获悉,王全璋仍然尚在人世,且被拘押在天津。

 

王全璋的家人所聘请的一名律师最终在2018年7月12日到看守所会见了王全璋,这亦是王全璋在押期间首次会见自己选择的律师。该名律师表示,王全璋在见面时看起来相当惊慌,令人极为担心他在押期间可能遭受了酷刑和虐待。

 

卢利安指出:“王全璋消失在黑洞中长达3年,在这3年里,只有中国当局知晓他的命运。由于缺乏法律保障,包括未能定期会见律师和家人等,他仍然极有可能遭受酷刑和虐待。”

 

其他在2015年的打压中被拘而于稍后获释的律师称,他们遭到殴打,被迫连续站立15个小时,并被强喂药物。

 

王全璋遭拘押之前所从事的工作被中国政府视为敏感议题,包括捍卫宗教自由及为新公民运动成员辩护,后者是推动政府透明及揭露贪腐案件的草根活动人士网络。

 

由于代理此类案件,王全璋被拘押前已常常受到恐吓。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努力不懈地争取让丈夫平安归家。自王全璋被拘后,她便持续不断受到骚扰和监视。

 

国际特赦组织认为:

去年今日,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在 #天津二中院#颠覆国家政权罪 被判八年。 今天,在同样的法院 #王全璋 在被关押三年半后开庭,法院门外戒备森严,家属被禁足不能前往。 中国在圣诞节前后对“敏感”案件宣判几成惯例,这种试图规避媒体与国际社会监察的做法,正好显示这些审判有多可疑。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 王全璋

2018.12.26 【众人推】709王全璋案现场:天津二中院门前

2018.12.26 德国之声 | 王全璋案秘密审理 庭外警察戒备森严

2018.12.25 李文足与709律师被国保阻止去天津支持王全璋

2018.12.20 端 | 709律師妻子的100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