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不上贼船 | 必须旗帜鲜明地过洋节

文/弧度度

​随着圣诞节的即将到来,治国无能、驭民有术的赵氏专家们又开始煽动一帮奴才、战狼鼓噪民粹情节与盛世G点,疯狂地抵制洋节。这帮祸国殃民的杂种,想不出任何能使这个国家踏上人类正轨与康庄大道的治国策,却玩命地抓住最后一次回光返照的机会尽出馊主意挑动内斗——没有矛盾也要制造矛盾地煽动群众斗群众,瞅准时机大耍窝里横,不搞乱这个国家誓不罢休。

狗日的狼牙,为了帮助主子洗地,为了阻止民众觉醒,他们简直就是赤裸上阵,群魔乱舞地与主流价值观拼了。

中国的问题到底出在哪?政治上表现为权大于法,权力不愿接受任何监督与制约,毫无节制地肆意膨胀,垄断几乎所有领域与民争利地侵害国民的权益。经济上表现为逆经济规律而行,将计划经济变种为捞钱快的半市场半管制的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垄断市场限制外资进入吓跑了外资,大搞国进民退整垮了私营企业。文化上表现为全盘抵制主流价值观,汲取古今中外的糟粕,强制推行野蛮丛林法则,与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历史上表现为黑白颠倒、修饰美化,从来不愿从真实残酷的斗争史中汲取任何教训,却一定要将污秽史描绘成光荣史加以活学活用。

处处逆客观规律与世界潮流而动的结果就是,不仅玩残了自己,也玩残了这个国家,甚至还妄想玩残整个世界。国内民心尽失,国际上也只能与一帮小流氓勾勾搭搭,在文明国家的合力围堵下混成了一条道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孤家寡人。

那么,赵氏勋贵为何一定要逆向而行,作出种种不可思议的逆天举动来羞辱折磨国内的民众呢?这就好比一个成天干坏事的强盗,为了将自己的劫掠行径合法化乃至美化,就必须去掉人类的羞耻心与道德良心。将真善美视为负能量,将假大空视为正能量,强行推行一套腐朽不堪的东西,胁迫所有人与他们一起作恶——唯有将人人都改造成寡廉鲜耻的衣冠禽兽了,他们才有可能持续作恶并且安枕无忧。

极权只需要五种人:割了一茬又长一茬的韭菜,沉默待宰的肥美羔羊,任劳任怨、穷得只追求吃喝拉撒睡的牛马。另外就是誓死捍卫主子利益的战狼与擅长掏肛的鬣狗。那么,如何才能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呢?

第一步,强行剥夺人们对自由幸福的向往与对真善美的追求,强制将一套浑身上下透着邪气的东西根植于人们的内心。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的全是敌人,心甘情愿接受猥亵、被他们卖了还帮助他们数钱的才是合格良民或道德标杆。

第二步,通过洗脑教育培养一批又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反人类文明的中坚力量,通过利益诱惑与逆淘汰机制提拔一批誓死捍卫主子利益、出卖良知帮助主子洗地的专家。有了这群整日发奋图强刻苦钻研发明与时俱进驭民术的害虫,百姓再怎么劳死累死创造出来的改开红利也会被骗进赵氏勋贵的腰包,对剥削奴役他们的人感恩戴德,少挨一顿鞭子、给颗甜枣就会伏地跪拜。

第三步,通过不间断煽动民族仇恨,达到转移矛盾、焦点与视线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掩盖自己毫无底线的残酷剥夺的本质。一开始是大搞阶级斗争,后来进化成仇日恨美,如今又堂而皇之地抵制普世价值观了。民众信什么娱乐什么他偏要管,民众的生老病死他偏不管,如此公然挑衅国民底线、文明底线为哪般?为恶的一旦失去底线,又怎么可能不被历史抛弃?

为什么要抵制洋节?网络作家程凌虚总结得很到位:“不得不承认,西方的节日,无论是情人节、复活节、母亲节、父亲节、感恩节还是圣诞节,细细一琢磨全是宣扬爱、充满爱的节日,让人们去庆祝爱、拥抱爱。情人节庆祝情感之爱,母亲节和父亲节庆祝天伦之爱,感恩节和圣诞节庆祝上帝之爱和人间互爱。不仅口头爱意盈盈,实际的行为方式也是爱意满满。”

然而,总有那么一群毛茸茸的阴险生物,他们最见不得人与人之间产生任何联系感情的纽带,更别提让他们相互之间携手去爱了。这群毛茸茸的阴险生物,他们疯狂汲取人们的鲜血还不算完,还要将毒素注入人们的体内才罢休。它们占据公共频道、抢占黄金档狂歌乱舞的表演秀早就没人看了,气急败坏的它们恨不得掀翻整个网络,对着每个人的耳膜震天价狂吼:“你到底爱不爱我?你为何不爱我?不爱我的全部拉出去枪毙,死啦死啦的才解气。我手中有枪,我无法无天,不爱我的、庆贺洋节传递爱心与互助的,全是他妈的在犯罪。依法治民,势在必行。”

乔治·奥威尔在他著名的反乌托邦小说《一九八四》中,用冰冷隽永的文字深刻阐释了极权统治的恐怖:“在她们心里,禁欲就像对极权的忠诚一样根深蒂固。通过小心的早期培养,通过比赛和洗冷水澡,通过在学校、侦察队和青年团里没玩没了地向她们灌输的垃圾,通过演讲、游行、歌曲、口号和军乐,自然的感情被清除出她们的内心。”

”极权统治的目标不仅是要阻止男人和女人形成相互忠诚的关系,这种关系可能是极权无法控制的,极权真正的也是未曾讲明的目的,是让性行为完全没有快乐。不要爱得过分,因为彼此忠诚就是敌人,不管婚内婚外。“

与此同时,他也用精湛的笔法勾勒出女主茱莉亚对于极权统治发自内心的不屑、叛逆与挑战:“那个黑头发女孩穿过草场向那几棵树走去,似乎仅仅是手一动,就脱下衣服并高傲地扔到一旁。她的躯体洁白光滑,然而丝毫未能引起他的欲望,他确实几乎没看她。那一刻,他心里最强烈的感情,是对她把衣服扔到一旁这一动作的钦佩之情。这个动作优雅而随便,好像摧毁了整整一种文化和思想体系,似乎单是手臂的一个漂亮无比的动作,就能横扫老大哥、极权统治和思想警察于无形。”

如果有人希望通过剥夺我们的信仰,强行给我们灌输一套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试图将我们降伏成和它们一样的冷血动物,我们该怎么做?很明显,为了拒绝做猪(或其他一切冷血动物),我们至少应该做到:他们越是号召我们信什么、做什么,我们就越是不信什么、不做什么。他们越是号召我们不要信什么、抵制什么,我们越是要信什么、捍卫什么。唯有全民开始抵制它们的逆人类创举,才能迫使他们不得不渐渐收敛见不得光的魔爪。指望亿万醒民同丧尽天良的赵家人一条心,做梦去吧。

所以,它们越是声嘶力竭地号召我们抵制洋节、抵制圣诞,我们就偏要招朋唤友、喜气洋洋地过洋节、过圣诞。这不仅仅是一种简单可行的自卫方式,更是一种旗帜鲜明的反抗方式。它们不是喜欢抓人吗?认为我触犯了哪条法律就来抓我好啦。我自掏钱过圣诞,去留真爱两昆仑。被洗成白痴脑震荡的小五根表示不服?不服来战啊。

(发声不易,请多鼓励)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   抵制圣诞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