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庆全   来源:八十年代

《辕驾袁木》一文,引起诸多读者关注,阅读量居然达到10万+。用这个阅读量来说他也是一代人的“曾经”,似不为过。

就袁木在一代人的“曾经”中所扮演的角色来说,不能算很重要,他毕竟不是决策层面的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作为的确让“曾经”的一代人刻骨铭心、挥之不去。这就是历史让人敬畏之处:从不宽恕任何人。

因为这种不宽恕,所以,关于袁木就时有传闻。我在文中说到了这种传闻。我是这样说的:“微信传他在美国打高尔夫球的照片。后来一条关于他的女儿在1990年申请去美国签证时的记载,也印证了前一条传闻。”

我用词很谨慎:前一条是“传闻”,后一条是“记载”。说前一条是“传闻”,是因为我无法证实其准确性;说后一条是“记载”,是因为《李洁明回忆录》中的白纸黑字:

贺士凯是领务组最擅长研判申请人状况的官员。一九八九年十月某位青年女子坐到贺士凯面前,他迅速消化她申请表上的讯息。当时,……中国政府若干部门对美国的抨击,特别尖锐。其中攻讦最猛烈者,当推国务院发言人袁木。袁木大肆抨击美国干预中国内政……。

贺士凯朝这位年轻女子的申请书上一看,她姓袁。再一瞧父亲栏内填的名字,贺士凯悄悄把桌子底下的麦克风音量转大。他要领务组的华籍雇员以及其它排队等待的中国人,都能听到他们的对话。贺士凯以房里人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儿?”这名青年女子倾身向前,低声答说:“是的,我就是袁木的女儿。”贺士凯以让领务组全室轰隆作响的声音说:“我不敢相信这么讨厌美国、天天诋毁辱骂我国的袁木,会要他女儿到美国留学。”此时,领务组的工作几乎全停下来,人人竖起耳朵要听听下文。袁木女儿用普通话怯生生地说:“他是他,我是我。”……由于袁女学业成绩不错,也得到一所美国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贺士凯最后也准许给她入美签证;只是,他在批准前刻意弄得她坐立不安。贺士凯深信,当天下午,袁木女儿也要到美国留学的消息,一定会传遍北京大街小巷。(林添贵译:《李洁明回忆录》,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版,第349-350页)

有读者对这一记载提出了质疑。

读者“好人平安”在文末“留言”中有两条留言。第一条:“如果以‘、高尔夫球’搜索,还能找到这个消息和照片,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确切地说,袁木参加了2005年在桂林举行的一场高尔夫球赛,但文稿将袁木的身份搞错了,他原是国务院发言人被说成是外交部发言人了。”

第二条:“袁木在国内比赛的照片被说成是在美国高尔夫球场,这样就能证明袁木有个女儿在美国了?作者文笔老道,述而不论而褒贬自现,可惜所述事实不准确,经不住追问。”

就第一条来说,“好人平安”指出一个事实:被传袁木在美国打高尔夫球的照片,其实是在国内桂林的比赛照。既然读者愿意指出,我当然愿意去查。查证的结果,的确如这位读者所言。就照片来比对,应该是同一张照片,说明传闻不实。

就第二条来说,“好人平安”是针对着我“后来一条关于他的女儿在1990年申请去美国签证时的记载,也印证了前一条传闻”来的。我能读出来这位读者的“潜台词”:袁木没有女儿在美国。但是,他批评我以“记载”来“印证”传闻,逻辑有不严谨之处,这是对的,我要向他及读者致歉。可是,他以照片的传闻不实来否定袁木就没有个女儿在美国,逻辑同样也不严谨。

读者“侠客岛”也看到了一条消息,说袁木的儿子否认袁木有女儿。这位热心的读者把这条消息截屏给我。

因为是截屏,我看不到这条消息的来源,是某一媒体对袁木家人的采访。关于女儿的问题,有这样的对话:

记者:“请问您是袁木先生的儿子吗?”

家属:“对,我家里人。他(袁木)已经住院住了8个月。他本来有肺癌,加上这次肺感染去世的。23号遗体告别。我们家里不管,组织上安排,就是在八宝山。”

袁木生前反美立场鲜明,但早前有报道指他女儿在美国留学定居,甚至传出,袁木本人也已经移居美国。

家属:“传闻我们都不相信,传为(闻)都是谣言。他晚年退休之后一直很幸福,生活很美满,儿孙满堂,他们愿意传就传,我们也不信这个。说什么他去美国,说我们在美国有个妹妹,我们家里没有女孩,都是造谣,我们也不相信。”

一方面是前驻华大使的回忆,一方面是袁木儿子的否认,都是白纸黑字。相互“对冲”的说法,就有了本文的题目。说到底,传闻和记载都集中在一个问题:袁木到底有没有女儿?

我也向知情的读者请教过,但遮遮掩掩不肯作答。也有读者给我留言,以责问的口气问我:“袁木有女儿吗”,指责我“编造事实”——事实不是我编造的,是李洁明的记载;貌似知情人,但就是不给肯定回答。我也没有能力去查证,所以,也没有答案。提出这个问题,是期待知情者给出答复。

借此,我还想向读者说明的是,《辕驾袁木》是一篇急就章的文章,在火车上写的,里边不仅句子上有错讹,在史实上也有不准确的地方。譬如,纪登奎是1988年去世的,我笔误为1983年;李洁明的回忆中袁木女儿出国之事,我凭记忆写成1990年,实际是1989年。虽然读者“留言”中有的指出过,但向读者道歉也是必须的。

 

八十年代
由资深媒体人、当代史学者徐庆全创办,与您分享对于激情燃烧的八十年代记忆。关注请搜索微信号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号:leyou1980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