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谌旭彬

“男人就是天,女人就是地。”“无论丈夫说什么,作为妻子都只能回答:是!好!马上!”“作为女子就不应该往上走,最应该就是在最底层。”“柔,是女人的根;顺,是女人的本。四项基本原则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打不还手;第二,骂不还口;第三,逆来顺受;第四,坚决不离婚。”

这是近日媒体曝出的、温州某单位举办“亲子夏令营”时,所传授的“”内容。这个夏令营的学员,是一些5~18岁的少年儿童及其家长。

在2018年的今天,居然还存在着“未成年人女德班”这种东西,实在是既令人震惊,又使人丧气。

两千年前的《女诫》还魂

就视频所透露的讯息来看,“温州未成年人女德班”的教学内容,完全是近两千年前的班昭(约45年~约117年)所撰《女诫》的变种。

且看《女诫》的内容:

正文第一章,班昭告诫女儿们:身为女人,要明白自己在家庭中的正确定位,乃是“卑弱下人”。作为“卑弱下人”,要懂得谦让恭敬,先人后己,忍辱含垢。

第二章,班昭告诫女儿们,妻子与丈夫之间的关系,是“夫御妻、妻事夫”的关系。

第三章,班昭告诫女儿们,与丈夫相处时,要懂得“避强莫若顺”的道理。具体而言,就是要保持一种“顺”的态度,不可与丈夫争论是非曲直,否则很可能会招来丈夫的怒骂与痛打,进而导致“恩义俱废,夫妇离矣”。

图:班昭《女诫》书影

第五章,班昭告诫女儿们,丈夫是妻子的“天”,而且是“不可逃”的天,“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妻子无论如何不能离开丈夫与别人再婚。

第六章,班昭向女儿们传授讨取公婆欢心的诀窍:不可与公婆争论是非、辨别曲直,应该以“曲从”为相处准则。

第七章,班昭告诫女儿们,与夫家的“叔妹”相处,也必须“谦顺”。

前引“温州未成年人女德班”所传授的那些“女德”内容,什么天啊地啊、柔啊顺啊、绝不离婚啊,全部可以在班昭这本《女诫》当中找到对应表述。

简直就是一场跨越两千年的还魂。

图:实为“未成年人女德班”的亲子夏令营授课现场

“女德班祖奶奶”的血泪

当代人把两千年班昭的《女诫》从垃圾堆里翻出来,重新灌输给未成年人,作为“女德班祖奶奶”的班昭,并不会开心。

因为她撰写《女诫》的时候,本就非常地不开心。

她在开篇中,把这种不开心,说得非常明白。她说:自己嫁到曹家之后,“战战兢兢,常惧绌辱”,活了四十多年,熬到自己的姑、舅、丈夫都死了,“乃知免耳”,生活才算稍稍放松了下来。②

她写《女诫》,是担忧自己的女儿们出嫁后,没法在丈夫家里容身。换句话说,《女诫》这篇东西,是一份私人性质的“婆家生存指南”。

作为一个母亲,班昭一再地告诫女儿们,若欲远离来自夫家的羞辱,首要之务就是要柔、要顺,要将自己低到尘埃之中。

这种低入尘埃,与政治权力当日对女性社会地位的严厉打压,有直接关系。

下面简单说一下这种打压的由来:

西汉初年的学者贾谊,仍将“夫和妻柔,姑慈妇听”视为“礼之至也”。丈夫要和,妻子要柔,婆婆要慈,媳妇要听,就理论而言,夫妻、姑妇之间的关系的平等的。

当然,这种理论上的平等,在当时不可能完全做到。但西汉初年女性的家庭身份,确实远未如《女诫》中那般低入尘埃。

比如,刘邦未发达之前,吕雉参与耕作,对家事的掌控权并不弱于刘邦。在家庭身份之外,西汉早期的贵族女性,也可以拥有显赫的社会地位。“汉承秦法,设尚主之仪,以妻治夫”,西汉以列侯之爵佩带印绶的女子颇多(如樊哙之妻受封临光侯,萧何之妻受封酂侯),吕后(刘邦之妻)、窦太后(文帝之妻)、王太后(景帝之妻),在国事上也拥有相当份量的发言权。

及至汉武帝执政,因为早年有过受制于窦太后与王太后的不愉快经历,他任用的董仲舒,就开始倡言“丈夫虽贱皆为阳,妇人虽贵皆为阴”。

到了汉成帝时代,因为太后王氏对朝堂的影响力很大,宗室刘向又特意编纂了一部《列女传》,宣传强调女性的一举一动皆应以男性为中心,试图用“礼教”来制约外戚,进而在宫廷权力斗争中取得优势地位。③

图:刘向《列女传》书影

进入东汉,中国女性的命运终于空前恶化。

王莽以外戚的身份取代西汉,对东汉皇帝而言是一个沉痛的前鉴。从光武帝开始,东汉皇帝长期致力于从制度上防范外戚专权。

在汉章帝时代,他们自认为找到了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那就是:从理论上将女性贬为次等人、贬为男性的附属物。

完成这一理论建构的,是由汉章帝亲自主持召开的“白虎观会议”,具体负责落实会议成果、将之整理为《白虎通义》一书者,是班固等人。

《白虎通义》提出“妇人无爵”之说,直接取消了女性的社会地位。书中还大费词章解释:

“妇人无爵何?阴卑无外事,是以有三从之义: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为什么“妇人无爵”?因为女性是“阴卑”之人,没有社会属性(无外事),只有“三从”(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的家庭属性。④

在中国历史上,东汉是第一个以法律的形式、将女性残酷定义为男性附属物的王朝。

“三从”之说,也是在东汉首次出现于国家法典。

《白虎通义》出台的时间是公元79年。自此,东汉女性的社会地位一落千丈。

于是,约三十年后,那位在夫家“战战兢兢,常惧绌辱”了四十余年的班昭,因为担忧自己的女儿们在夫家受到屈辱迫害,不得不给她们写一份“婆家生存指南”(《女诫》写作于公元105年之后),字字血泪,告诫女儿们,在这样一个操蛋的时代,一定要学会将自己低低地埋入尘埃。

图:温州“未成年人女德班”授课现场(梨视频截图)

任何一个时代的道德滑坡,都是从政治滑坡开始的;任何一个时代的风俗变异,也都是从权力变异开始的。若没有皇权以法典的形式、将女性贬为次等人,擅长赋颂、精通史学的才女班昭,又何须“战战兢兢,常惧绌辱”四十余年,又何须苦口婆心告诫女儿们时刻注意低眉顺眼?

两千年过去了,当代人还在开设“未成年人女德班”,还在拿《女诫》作为教学内容,“女德班的祖奶奶”班昭如果还活着,也得被活活气死。

图:温州“未成年人女德班”的教材,与之前曝出的辽宁抚顺女德班教材是同一套(梨视频截图)

注释:

①梨视频:《卧底实拍未成年人女德班:换男朋友,手脚长坏疽烂掉,最后锯掉》,网址:https://v.qq.com/x/cover/g31mslbf1evt172/y08093v93xv.html。

②班昭此处用典之考据,参见:俞士玲,《论班昭〈女诫〉及其创作背景》,收录于《古典文献研究(第十一辑)》,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编,2008。后文关于《女诫》的写作年份,亦系依据该文的考据。

③《汉书•刘向传》云:「向睹俗弥奢淫,而赵、卫之属起微贱,逾礼制。向以为王教由内及外,自近者始。故采取《诗》、《书》所载贤妃贞妇,兴国显家可法则,及孽嬖乱亡者,序次为《列女传》,凡八篇,以戒天子。」

④《白虎通义》卷一「妇人无爵」篇。本文还参考了:尤佳,《东汉列候爵位制度》,云南大学出版社,2015。田艳霞,《汉代女性研究》,河南人民出版社,2013。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女权主义

【图说天朝】社会主义核心孝道与女德观

侯虹斌:儿童节,该如何面对那些“消失的女孩”?

唐映红 | 咪蒙和ayawawa都是这个时代的标签

齐物学堂 | 为什么各种直男癌广告仅仅是个开始

新媒体女性 | 性别平等倡导者:我们被约与被谈

大兔:因为反性骚扰,他成为了全校“公敌”,甚至被死亡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