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中,「改革」会由传统威权政府转向数字威权政府吗?「开放」会由输入主导型转向输入商品、输出价值并进模式吗?

2018年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摄:Tao Zhang/Getty Images

12月18日上午10点,北京举行了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议程很简单:先是表彰改革开放杰出贡献人员100人,紧接着由习近平发表讲话。

改革先锋百人名单,方方面面都有照顾到,但最突出的部分,还是集中在科技创新行业。从863计划的王大珩、「激励青年勇攀科学高峰」的陈景润,到联想的柳传志、「王码五笔字型」发明者王永民,再到科技巨头BAT (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李彦宏、马云、马化腾,还有诺奖得主屠呦呦、「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等,横跨了几代「科技人」,既涵盖了国家级的创新成果,也涵盖和民间关系密切的互联网产业。笔者粗略数了下,百人名单中有二十人都和科技行业密切相关,占到五分之一,远超其他行业。

由于这次四十周年庆祝活动(值得注意的是,改革开放三十年被称为「纪念活动」)被官方定调为「改革开放再出发」,「再出发」说得很明白了,就是在新时代的背景下,要将「改革开放」升级到2.0。所以,习近平的讲话格外引人关注,他先讲述了1978年到2012年的改革开放故事(当然,中间完全略过了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但集中论述的,还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取得的成就和总结的经验。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堪称中共语言的集大成者,概念提法遍布,口号标语云集,四字排比气势磅礴,然而听到最后,好像什么也没有说。镜头扫过会场,还是能看到不少官员昏昏欲睡。

但如果仔细读,还是能发现不少重要的信号。

例如,习近平在总结改革开放的九条宝贵经验时,第一条就是「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不断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党领导一切」可以说是习时代最鲜明的特色了,但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和包括坚持党领导在内的「四项基本原则」,基本上代表了开明和保守的两派路线,经常被邓小平拿来「左右互搏」,在步子走得太快时,以「四项基本原则」往回收一点;当步子走的太慢时候,以「改革开放」往前推一点。如今,「党领导一切」却被阐述成了「改革开放第一宝贵的经验」,实在有些讽刺,也再次印证了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中的那句名言: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

又比如,九条宝贵经验的第七条,是关于「开放」的,习近平说:「必须坚持扩大开放,不断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也很有意思,在一般理解,「开放」讲的是对外来事物接纳与包容的态度,是一种「输入型价值」;而「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则讲的是用自身价值改变外部,是一种「输出型价值」。这似乎在暗示:在「开放」层面,「改革开放2.0」将由输入主导型转向输入、输出并进型,在深入贸易全球化的同时,也要以「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新成果、新实践」向全球贡献(输出)「中国方案」。

但不可否认,中国现在确实遇到了不少挑战,中美两国虽然同意短暂休兵,但演变成一场全面对抗危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就在前几天,美国刚公布的非洲新战略中,就直接剑指中国在非利益;而最近华为遇到的各种围堵,也在印证「遏制中国」正在取代「拥抱中国」,成为西方国家的潮流。

面对外部的围堵遏制和内部的经济下行压力,习近平也在演讲中给出了回应:
1.改革的「底线思维」: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2.准备好共体时艰:改革开放每一步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甚至会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3.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怎么办:信仰、信念、信心,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只要有信仰、信念、信心,就会愈挫愈奋、愈战愈勇,否则就会不战自败、不打自垮。

这个表态,再结合央视昨天发布的「重磅微视频」《道路》,看得出未来中国想走「一条没人走过的路」的雄心,和「走过去、走下去」的决心。

但无论是今天的讲话,还是昨天的宣传片,却都没对「究竟走哪条路」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是说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重回毛时代)和「改旗易帜的邪路」(拥抱普世价值)。但谁都知道,坚持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个抽象概念,是任由人阐释的。

2018年12月18日,马化腾与马云获邀出席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摄: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自然,我很好奇这条「没人走过的路」究竟是什么?在看《道路》的时候,我想到了2015 年时,王岐山引述习的一句话说,有人说一党执政解决不了腐败问题,「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还就不信这个邪」。或许这段话很好诠释了什么是「没人走过的路」:威权统治和经济高增长不能并存?No!开放的互联网和严格的言论审查不能并存?No!民主政治和资本主义是历史的终结?No!中国今天取得的成就挑战了这一切,不仅如此,中国还在将成功经验总结打包,接下来要为世界「不断贡献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

这一切的底气在哪里?我想或许从表彰名单中可以看出端倪:高端科技的迅猛发展,和消费类科技快速普及。接下来要走的路,不仅中国历史上没有过,世界历史上也没有过,那么它就一定要有前所未有之物——高科技的加持。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等技术手段,不仅深刻改变了人类的沟通方式、消费方式、生活方式,也为一种新的政治体制的出现提供了可能,而中共,对于一趋势有着异乎寻常的精准把握和快速反应,社会信用系统正在稳步推进,大数据被用于反腐工程「数据铁笼」,人脸识别更是被应用于公共管理的方方面面。

最近两年,中国已经初步确立了以《网络安全法》为核心的互联网安全法律法规体系。未来,可以预见高科技将更加深入和迅速地被纳入国家治理体系,正在稳步推进的社会信用体系就是例证。而就在今天,中央也批覆了31个省份的机构改革方案,多个省份成立了诸如大数据管理局、数据应用发展管理局的机构。而就在前不久,至少22个省市出台个人诚信体系建设实施方案。

基于以上种种,也做一个不负责任的大胆猜想:在「改革开放2.0」中,「改革」将由极富邓小平特色的威权政府转向数字威权政府,「开放」也将由输入主导型转向输入商品和技术、输出价值并进的新模式。

(本文首发于内容社区Matters,经作者授权后,端传媒编辑转载)

原文:《改革开放2.0=数字威权走出去?》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 |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通吃岛 |改革开放40周年讲话与30周年讲话对比

押沙龙 | 2018说了一声拜拜 我们的眼泪跟着掉了下来

史夕:三次改革开放纪念大会的比较

BBC | 改革开放40年:党报“口头禅”里的中国政治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