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三匝|刘军宁为何丧失教师资格?

文章原标题:刘军宁为何丧失教师资格?中国美协前主席刘大为女儿举报往事

【刘大为(左三)、刘大为女儿刘立宇(左二)】

著名政治学者刘军宁总是拒绝被人称为“老师”,每当有人叫他老师或教授时,他都要纠正:“我不是老师,更不是教授,因为我没有教师证”。

以前我觉得这样解释没什么必要,中国人见面互称老师不过是个习惯而已嘛,近日才知道,刘军宁这么说是有原因的。据了解,他在2008年以前他有教师证,还每学期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上上课。他之所以失去教课资格,不能再上讲台,也不得招收学生,原因是刘军宁在2008年遭到了一个女学生的举报,这个女学生,就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前主席刘大为的女儿刘立宇。

2008年,刘立宇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当旁听生,恰逢刘军宁授课。刘军宁讲的是“艺术与政治”。在课堂上,为了阐述艺术应该独立于政治的观念,刘军宁说:“中国美协主席就应该通过公平竞争的选举产生。”没想到,时任美协主席刘大为的女儿刘立宇当时就哭着跑出教室,到院领导那里指控刘军宁,说刘军宁目无中国美协主席,不把她父亲放在眼里。接着,院里作出处理,决定取消这门课,并永不给刘军宁发教师证,更不允许他招收研究生此后,刘军宁就丧失了教师资格,至今依然。从1999年在北大演讲被告密,到2008年在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上课被告密,刘军宁彻底与中国的学界和高校天各一方。

也就是说,刘军宁丧失教课资格是因其批评中国美术协会的运行机制,而代表这种运行机制的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的女儿为了捍卫父亲的权势与地位举报了上课老师刘军宁。

【刘立宇】

下面说说刘大为父女。网络上搜到的消息显示:刘立宇,女,博士研究生。1999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艺术系,毕业后赴英国胡佛汉顿大学留学,学习玻璃艺术。2004年归国,先后任职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研究院。

2017年9月22日—10月29日,刘立宇在凤凰古城参加凤凰艺术年展,刘大为与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亲自到场为刘立宇站台。

【刘大为(左三)、刘立宇(左四)】

刘大为当时的发言还算含蓄,没有明夸自己女儿,只是说:“玻璃(艺术)是一个后起之秀,以它精致的制造,加之现代的工艺,现代设备使这门艺术大放异彩,这门艺术将来定会在中国的美术史上得到更大的发展。”

杨晓阳的发言则是:“刘立宇是玻璃艺术家,她将古典意象巧妙地植入玻璃艺术中,将其重构为新的视觉奇观,其作品澄明透彻,如诗如歌。玻璃艺术的玄妙与神秘之处在于,它是唯一可以受孕于光的艺术。如立宇自己所说,光线的肆意入侵,使玻璃艺术材质本身即充满叙事性的表现……立宇巧妙地植入寒烟、岱影、夜阑、静观等古典意象,在玻璃语言中将其重构为新的视觉奇观。”

张晓凌的发言为:“玻璃艺术的玄妙与神秘之处在于,它是唯一可以受孕于光的艺术。如立宇自己所说,光线的肆意入侵,使玻璃艺术材质本身即充满叙事性的表现。立宇的作品对中国当代艺术有两点启示:一、以艺术家个体完成的语言建构乃是中国当代艺术自立门户的必由之路;二、回归中国文化正朔,以中国文化资源的现代性转换为策略与目标,是中国当代艺术成败之关键。”

说是刘大为及其同僚在为自己的女儿加持,不过分吧。

刘大为是中国美术界实打实的权势人物。从1998年开始,他就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主持中国美术家协会工作,2002年更是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

为什么说刘大为是中国美术界实打实的权势人物呢?因为美协一类机构就是权势机构,在这个机构当了主席、副主席之类职务,身价立马飙升,更何况是中国美协主席!这些年,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被爆炒到惊人的地步,而艺术家在美协的职务则是市场定价的重要构成因素。《2015胡润艺术榜》显示,在2014年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刘大为的作品拍出了2亿4883万元人民币,飙升为国内第4富豪画家。有人估计,计入画廊等一级市场的销售,刘大为作品一年销售数亿元,其身价可能近百亿元,成为超级富豪。

这几年,民间对刘大为的批评一直不断。早在2014年10月,就有名为“丹青飞狐”的网友发文《三问身价过亿的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质问刘。这篇文章发表当天,就引爆了网络。

这些年来,艺术圈也一直在传刘大为出事的消息(见网络),这些消息的出现可能与高层对艺术界乱象的批评有关。2015年6月2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表文章指出,“这些年来,书协、美协成为文艺腐败重灾区,官员伪装成艺术家,利用不法手段当上书协美协领导后,高价天价出售作品,把腐败伪装成字画交易,这是一种变相腐败。书协、美协腐败已经成为文艺毒瘤。”文章还指出,“书协、美协主席个个是亿万巨富,已经严重影响新政反腐败所塑造的清廉形象,也加深了社会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

几个月前,某著名拍卖公司前总经理向我证实了相关传言。但几个月来,并未见任何相关新闻报道,我也不能确定传言知否属实,这是需要申明的。

5月14日,刘大为的家乡、“中国中晨(青州)书画艺术城”拆除了刘大为题字的招牌。据介绍,中国中晨(青州)书画艺术城项目,规划有200套独栋书画大家创作室,118套独栋或联排艺术馆,700个中小画廊,具有3.5万平方米的大中小型展厅,是当前潍坊乃至全国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书画产业园区。

【山东潍坊“中国中晨(青州)书画艺术城”拆除刘大为题字招牌】

只要权力继续介入艺术,刘大为们就不会绝迹,刘大为们的亲属就能轻松剥夺一个老师讲课的权利。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其实已故著名画家吴冠中老先生早就给出了答案:2008年,吴老先生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直言“美协给钱就给办活动,搞得如同妓院”,“建议取消美协,取消画院”。

据多家媒体报道,12月23日,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主席团,范迪安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新闻报道未提及刘大为去向。

【吴冠中】

附录:吴冠中炮轰美协、画院

南方周末:现在还有哪些国家养诸如美协、画院这样的官方艺术组织?

吴冠中:全世界可能就中国有吧。国外协会也有很多,但它们都靠作品生存。美国不养画家,法国只给一些有才华的穷画家提供廉价画室,而中国却有这么多养画家的画院,从中央到地方,养了一大群不下蛋的鸡。

南方周末:您为什么对美协和画院不满?

吴冠中:美协和作协一样,是从苏联借鉴来的。改革开放以前,美协是画家的绝对法官,甚至可以决定画家的命运。现在美协机构很庞大,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很多人都跟美术没关系,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很多画家千方百计地与美协官员拉关系,进入美协后努力获得一个头衔,把画价炒上去,这种事我见多了。

南方周末:您希望取消美协和画院?

吴冠中:美国华裔数学家丘成桐说,科协制度不取消,中国的科学上不去。美协也是这样。

你问问那些加入美协的人就知道了,进美协要靠哪些东西——根本不是看作品好坏,这个机构变成诈钱的机构了。

说白了,艺术创作是个体劳动,和组织、集体没关系。从中央到省、市,画院养的那些画家,出了什么作品?

该不该养画家?要不要养一辈子?哪些画家是该养的?哪些是不该养的?这些都是问题。画院里有一级画家,二级画家,这些是怎么评出来的?弄得画家都在拼这个头衔,却没有好的作品出来。我的意思是,这些头衔都不要了,画院取消,根据你的作品来颁发大奖,这样画家也好,作家也好,他们的精力才能用到作品上去,才能出好作品。

现在有一个文化部,还有一个中国文联,它们的很多功能是重叠的,这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吗?我的意思非常简单:文化部只能一个,你就是服务,制定制度,其他的,让民间组织去搞,谁的作品好,你给奖给钱。现在的体制,搞作品不如搞人际关系,都走这样的路,作品就没有了。

南方周末:中国画院院长(注:时任院长)龙瑞反驳您,没有画院这样的机构,谁来搞“国家重大历史题材100年”这样的重大创作?财政部为这个项目拨款一个亿。美协和文联的官员在回应你的批评时说,他们给您发请帖您也不参加活动,您对他们的工作不了解,美协和文联还是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

吴冠中:你可以调查一下,所有的美术家对美协、画院是什么印象?他们起的作用在哪里?他们为艺术的服务体现在哪里?

他们的活动就是搞展览、大赛、评奖。大学扩招成了他们来钱的机会。我每天家里收到的杂志,都是些乱七八糟宣传自己的,这样搞就跟妓院一样了,出钱就给你办。

现在,画院偶尔给政府完成某个项目,画一些历史画,画家就忘了艺术是什么,就去打工了,出来的产品往往都是垃圾。

美协、画院每年都搞采风,一大帮人都去采风,大张旗鼓的,电视台、报纸记者跟着,拍几个集体画画的镜头,花好多钱玩一趟。真正的采风不是这样的,你悄悄去民间采风,体验风土人情,了解民生疾苦,是很艰苦的。

真正的艺术家都是苦难中成长的。我说,社会不养诗人、画家,艺术家没有吃过苦没有感情和心灵的波动成长不起来。

南方周末:如果美协、画院继续存在,理想状态是什么样的?

吴冠中:能够提供好的服务,主事者人品要好。现在掌权者都是办活动的人,很麻烦,他懂一点艺术,可总搞政治。如果他完全不懂艺术,人品好,对艺术家反而很客气。

画院应该养作品,画家可以流动。有的画家不错,画院可以临时资助,给你比较简单的生活条件,你来完成你的作品,作品很好,高价买下来;作品不好,你走,换别人。

南方周末:“以奖代养”能够解决出艺术品难的问题吗?

吴冠中:“以奖代养”只是一个想法,具体实施起来还有很多问题,但是这个原则是对的,至少比现在的情况要好。好作品出来太不容易了,一个美术家一辈子能出几个好作品?因此我说要大奖,出作品就是国宝。一张好画的奖金,可以养画家半辈子。但现在国家给的奖不够,像科学方面的奖励有500万元。文化部给艺术的奖只有3万,还是日本人捐的钱,我觉得很耻辱。

相关阅读:
2018年12月23日, 9:49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