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女性的贫困化|经济发展了,为何女性还是穷?

女性的贫困化|经济发展了,为何女性还是穷?

作者:社工郭晶    来源:074职场女性法律热线

贫困必需被视为一种对基本能力的剥夺,而不仅仅是收入低下。

——阿玛蒂亚·森

今天,我们似乎不再有食不果腹的日子,但我们真的远离了贫困吗?经济的增长往往是以压榨弱势人群为代价的,带来的是贫富差距的加剧、阶层的固化,致使弱势人群在现实生活中缺乏社会资本,具有很强的脆弱性。这一切背后的根源是社会结构的不平等。父权制下的性别不平等致使女性在市场经济中处于相对贫困中,极易受损。

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在《经济学》中指出,“贫困是一种人们没有足够收入的状况”。没有足够的收入会让个体陷入资源匮乏中,缺乏参与社会活动所必需的资源。个体处于贫困中,会一直与基本的生存问题作斗争,在教育、医疗、社会参与及基本权利保障等方面极度贫乏。

最新的《中国统计年鉴》显示,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约3.6万元,人均消费支出约2.4万元,其中食品烟酒和居住的支出占消费支出的一半,而收支抵消后仅剩约1.2万元。而有40%的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在2.4万及以下。

很多在城市中的人都维持在收支持平的状态,个体的发展十分受限。很多女性的职业发展只能一个小公司的文员到大公司的文员。她们期待大公司的福利待遇稍微有多改善,而个人很难在一个公司得到升迁。贫困还使很多女性对现有的工作极其依赖,没有跳槽的资本,因为失去现有的工作意味着停止收入,而个人的支出要依靠每个月的工资来维持。对于很多在外打工的女性,没有自己的房子,每个月的房租和餐饮是基本支出。

说到贫困女性,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农村妇女,或者社会底层的妇女。然而,女性的贫困化并非指所有女性的收入都很低。如今,城市中大量的女性都处于贫困的状态,她们对个人的发展有种难以名状的焦虑。这些女性很多受过高等教育,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却依然感到被生活所困。她们不敢轻易辞职、换工作,生活经不起任何动荡。

因此,贫困并非单指经济收入低,还受工作条件、社会关系、社会参与、抗风险能力等多方面的因素的影响。为什么城市中会有如此多的女性处于贫困的状态呢?

就业性别歧视状况严重

很多人常常把贫困归因于能力缺失、懒惰等,强调个体的责任。然而,女性作为一个群体处于贫困状态中时,制度性的原因显而易见。就业市场上的男性偏好致使女性能够选择的行业、岗位有限,女性的工资低于男性,女性的升迁也受到“玻璃天花板”的阻碍。

女性获得职业上的升迁要付出的努力远远超过男性。最近听金融业的朋友说,如果一个女性在金融业做到高层,基本可以断定这个女性是单身。因为在现有的社会性别分工下,已婚女性需要承担大量的家务劳动,必然造成她无法在工作上投入的时间相对减少。而男性似乎不需要对家庭负责。

非正式就业是女性的主要就业形式

非正式就业的特点是临时性、灵活性,与之相伴的是不稳定和缺乏保障。非正式就业者如街头小贩,自由职业者、个体户等,不受法律保护、一般不签订劳动合同。非正式就业存在很多问题,如工资水平较低、延期发工资、拖欠工资、工作环境差、缺少基本的劳动保障等。非正式就业中依旧存在着性别分工的差异,女性为主的职业特点是收入低、工作时间长、内容琐碎等,如家政工。

前段时间和一个来自广西的家政工阿姨聊天。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读初中。她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要给两个孩子当生活费。她不是广州人,在这里很少生活,有时候工作到很晚,她为了省钱会尽量自己做饭。她说等两个孩子都工作了她就可以回家过自己的生活。她的公司没有给她买保险,她也不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利。

家庭资源分配中的性别不均

家庭是国家实施社会管理和控制的重要工具。社会资源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分配。阶层固化将个体的发展与家庭的资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然而,家庭内部遵循的是“男性优先”的法则,女性在家庭中处于边缘位置。家庭在分配各项资源的时候都会倾向于先为男性考虑。在教育方面,家庭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会优先让男性接受教育。在固定资产方面,不管是任何阶层的家庭都倾向于为男性买房。而现在年轻人靠自己几乎买不起房。

计划生育促生了大范围的独生子女、少子化的现象,客观上对女性社会地位的提升有一定好处。很多家庭不得不把家庭资源投入在独生女身上。然而,一些有哥哥或弟弟的女性对家庭内的资源分配感到不公,开始向父母索取的时候就会遭到批评。

女性还没有实质的继承权。有个女生朋友就因为想要争取继承权被律师指责。她有一个弟弟,她的父母计划把大部分的资产留给她弟弟,为此她去向律师咨询,结果律师却不明所以地批评她没有尽女儿的本分,说她不孝。而她弟弟不需要做任何的争取就可以坐拥父母的资产。

家庭分工上的性别差异

在传统的社会性别分工下,女性承担大量的家务劳动。《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中国女性家务劳动等无酬工作上的时间是男性的两倍多。家庭的日常生活消费基本由女性来完成,而女性倾向于从家庭角度来选择消费的物品。

大量研究表明,经济危机下,女性的有偿工作时间和无偿工作时间都会增加,女性会多打几份零工,会为了买到便宜的菜花费更多的时间。而大部分男性处于失业中却不愿意做临时工。因为失业带来的情绪低落,他们还要花钱买烟酒来消愁。

缺乏社会资本

除了金钱、工作等可见的社会资本,城市中的人积累社会资本的重要方式还有社交。女性由于金钱和时间的相对贫困,较少时间花在社交上。这致使女性的社交网络主要基于家庭和工作,造成女性拥有的人脉较少。一旦经济困难,女性能够依靠的社会网络就比较局限。

在技术和知识更新如此快的时代,我们必须通过不断地学习新的技能以获取社会资本。然而学习需要一定的金钱和时间投入,女性是否拥有闲置的钱和时间来投资自身的成长至关重要。我是一个新晋的心理咨询师,市场上很多针对心理咨询师的培训动辄就上万。时间我还可以挤出来,可是钱真的是挤不出来。

今年,很多小企业倒闭,华为、京东、百度、阿里等多家公司被传缩减招聘,知乎、美图、拉勾网、锤子手机等多家公司被爆裁员。网传京东将裁员超10%,拟先裁未婚未育女性。很多公司出来辟谣,声称是人才升级、末位优化等,然而内部的员工早就证实了缩招、裁员的事实。

天风证券在前程无忧上爬取招聘广告数量,数据显示4月是数据高峰,招聘广告达到了285万个,5月下降到208万,6-8月只有100万出头,而9月已经跌到了83万。

女性的贫困是结构性和制度性的贫困。尽管处于不同阶层、地区、年龄的女性之间会有差异,甚至产生利益冲突,但女性凭借自身能力获得社会资本积累和阶层上升的依然是少数。女性群体究竟如何应对和抗过一次次的经济动荡和危机?

参考:

《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

吴玲:《中国城市女性贫困问题及对策研究》

袁霓:《中国女性非正规就业研究——基于性别差异视角》

-END-

部分图源自网络,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