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原:为什么人们脸上写满了四个字:歇斯底里

2019年的第一条刷屏新闻,来得特别沉重。

今天上午11点多,北京的宣师一附小发生恶性案件,一名男子连伤20名小学生,其中几人重伤。

据传,作案工具是锤子,数名孩子被打骨折。但在一段视频里,校长没正面回答家长的这个疑问,只说不是刀砍。

又据传,嫌犯是一名被辞退的校工。我看到这个,心里咯噔了一下。

上一个以锤子闻世的凶手,是2004年的马加爵。他因为打牌口角的琐事,在三天里用石工锤击杀了4个同学。那年警方查到他上了昆明前往广东的火车,所以我住的杨箕村里到处贴满了他的通缉令。

整整15年后,锤子又来了。

每一个当爹妈的,都会对校园安全新闻特别敏感。我以前去接流氓兔时,看到门卫室里挂着的十八般武器,以及在操场上教孩子们踢球的一群铁塔壮汉,心里就会觉得踏实了一些。

但这回是本校的校工去作案,我也不知道能有什么预防办法了。

尤其,按照未经证实的说法,这是一个被辞退的校工。

最近有许多大企业裁员的新闻,都是成千上万的量级。如无重大转折,失业,将会成为2019年司空见惯的一个词。

就算是一万个下岗的人当中,有一个人掏出了锤子,我们生存的世道就已经够心惊肉跳了。而我们都可以看到的是:歇斯底里的人越来越多了。

失业当然不意味着犯罪。但高失业率一定会导致高犯罪率。

我经历过好几次高犯罪率的年代。1983年的严打,背景是城镇中有大量游手好闲的无业青年。90年代初车匪路霸横行,我坐火车上大学时,去趟厕所要在过道上被四五个男人摸屁股——当然摸的是裤袋里的钱,几年后,车匪路霸近乎绝迹,有专家曾分析,这不仅仅是警方打击的效果,还有个主因是珠三角的民营企业那几年蓬勃发展,吸纳了大量就业人口。

20年前,中国迎来了迄今难忘的下岗大潮。我那些在建行工作的同学下岗了,我那些在电力系统的前同事下岗了,那场惊涛骇浪,波及到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家庭。

刘欢老师的这碗鸡汤,就是煲给那些下岗职工的。

随后的几年,我在广东。无论广州还是深圳,都有拍头党和砍手党。当然,他们不是下岗工人,而是无业游民,但在汹涌的失业大军中,他们更加无法找到饭碗,所以铤而走险。

我曾亲手编过一条新闻,一个刚本科毕业的东北孩子,到深圳找工作,一周都没找到,身上的钱花光了。怎么办?抢劫。

还编过另一条新闻,有个孩子,也是刚本科毕业,去广州的新单位报道,在广州东站被抢行李,他去追,被劫匪砍死。他没能领到人生的第一份工资。

别谈什么礼义廉耻,别谈什么道德法律,当人的求生欲压倒一切时,他只会穷凶极恶,只会歇斯底里。

所以,当今天的锤杀案出来时,我脑子里那些旧事,轰隆隆都涌了上来。

下岗,无论在官方还是民间,都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

因为下岗就是砸饭碗,就是饿肚子,就是断了活路。年景好时,你尚可换个东家换个行业,但年景差时,前面全是断头路。所以,跳楼自杀者有之,落草为寇者有之。

对于每个单位而言,裁员都是个烫手山芋。

我呆过的某单位,曾经要裁一个女员工,她只漠然说了一句:我生是单位的人。然后就无人敢裁她了。因为谁都知道,下一句是“死是单位的死人。”

听朋友说,公司里有个人,绩效太差,已经很久没活干了。但没人敢惹,也没人敢开,每天都在晃荡,横着走。

东家效益好的时候,还能忍你,权当多养个人,但东家也在亏损时,裁人是一定的,不以你做谁的人、做谁的鬼的意志为转移。

还有一种情形:你的东家未必已经亏损且养不起你了,但因为政策原因,上峰必须执行指令把你裁掉。譬如我当年的电力系统东家,20年前一口气从上千号人裁到300多人,那是因为国家要求减员增效,而实际上,你往单位里再塞一千号人都能养得起。

回到今天的小学惨案,我风闻了一些原因,似乎与北京教育系统的调整政策有关,因为消息源不权威,我不敢传谣。

央视新闻是这么报道的。可以引用一下。

首先,我对所有朝无辜的弱势群体下手的罪犯毫无同情心,那些到小学和幼儿园乱砍乱杀的凶犯,不管他们的处境有多么可怜多么值得同情,只要做出了这种反人类的暴行,我一概不宽恕。别人家的孩子何其无辜,根本没惹你,这是要多丧尽天良才能施加毒手。我强烈赞同对他们施予最高的量刑。

下面这张图,不懂医学的我都看懂了。多么残忍的人生。

其次,对罪犯的成长背景、犯罪成因有没有探究的必要?我认为有。

早年间,南周对好些著名罪犯的报道曾经引发争议,不少人认为这是在为罪犯开脱、博同情。但我认为,追踪和剖析犯罪道路和成因,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如果不问因果而只管抓只管杀,下一个罪犯还会出现。

整个社会都应该反思:这个世道出了什么问题?如何预防下一次犯罪?这种反思,与对罪犯的量刑并不冲突。

我非常想知道这次凶案的背后原因。如果换十年前,无数媒体已经挤在这家小学的门口了。但是很悲剧,如今传统媒体都自顾不暇了。

我在微信上看到了一则悲伤的故事:2018,对于一对夫妇是悲惨的一年,他们两口子,一个在《北京晨报》工作,一个在《法制晚报》工作。这两张报纸卒于同一年。

连媒体人都深陷失业大潮中,还有多少人会去盘问真相?

我对经济寒冬有可能带来的社会失序,一直有深深的忧虑,此前写过几篇文章,建议大家降低期望值、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也正是出于这种忧虑。

但我亦清楚,写几篇鸡汤文无济于事,更何况我的公号粉丝都是犯罪概率极低的白领为主,而有犯罪可能性的人忙于活命,哪有空来看公号,就算他们看到了,我码的几个字,哪能敌得过他们饥肠辘辘歇斯底里的胃?

我只有几个建议:

1、裁员的公司和单位得谨慎和妥善解决好这事,公司经营不善甚至快关门了,裁员是惟一选项,这个完全能理解。但应该合法合规,该给补偿要给足,甚至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多给一点;态度温和体谅一些,别那么粗暴冷酷;在能力范围内尽量给予对方帮助。没必要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问题上树仇人。

多年前我曾经奉命将一名并无过错的女部下裁掉,我很内疚,把她推荐给了朋友的公司。大家早晚都会相忘于江湖,我只是想让她知道:我不是个坏人。

2、政府部门出台一切政策都必须谨慎周全,依法合规,尤其是会让许多人立即断炊的事,决不能拍脑袋行事。你下指令的时候倒是雷厉风行了,等到沸反盈天甚至爆出重大恶性事件的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3、面对正在来临的失业潮,在国家层面应该出台政策,保障下岗民众的最低生活开支。社保部门一贯喜欢立各种高门槛和不合理规定,让你理应得到的钱拿不到手,原叔是有亲身体会的。

尤其在失业保险金这块,如果社保部门再不改变霸王条款,社会是会出大乱子的。顺便普及一下:假如你现在下岗了,因为你的东家替你缴纳过多年的失业保险,你是可以根据工作年限从社保部门领取一笔钱的,这笔钱你要是不及时领,就会被吞了。

吃饱肚子,不仅仅是天下苍生自己的责任,同样也是一个国家对本国公民应尽的责任。

愿上苍保佑每一个草民的桌上都有一碗饭。

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