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2日,广州女生张累累(化名)寄出325封《给人大代表关于防治公共交通性骚扰的建议信》,希望收到信的人大代表们能够在“两会”期间提交关于建立公共交通防治性骚扰机制的提案。

事实上,女权行动者们至少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进行类似的建议和游说活动。同年,全国人大代表、阜阳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卢凌就曾在议案中提出“关于在公共交通系统建立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建议。不过相关机制迟迟未建,女权行动者们也步履不停。

张累累在2012年加入到女权行动者队伍中,之后积极组织呼吁建立反性骚扰机制的行动。她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公交、地铁上的性骚扰现象如此普遍和严重,却没有任何机制来预防和救济,这导致骚扰别人没有成本,被骚扰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也提到,她和很多朋友都曾有过在公交车上被骚扰的经历。她在台湾就看到很多反对性骚扰的宣传广告和标语,在香港也看到相关措施,所以她希望通过人大提案的方式能够在大陆也实现类似宣传。

此外,张累累还发起制作了第一个“”地铁广告,上面写着“诱惑非借口,停止咸猪手”,然而多次改版都始终无法通过工商部门的审核。2017年5月1日,张累累宣布,在接下来一个月,联合性别平等倡导公益机构“新媒体女性”,征集百人随身携带反性骚扰广告牌,通过行走的方式来宣传。张累累自己则穿着粉色T恤、粉色纱裙、粉色拖鞋,举着这个广告牌,出现在广州大街小巷,当然也包括广州地铁。

2017年6月28日,广州地铁一号线率先启用了“女性车厢”试点;深圳次日加入施行。“女性车厢”通常位于一列地铁的最后两节,车厢门和对应的候车处均有粉红色的“女性车厢”文字说明。不过在日常使用中,“女性车厢”里也会进入男性乘客,形同虚设。

据纽约时报采访,一方面,有女性乘客对男性进入“女性车厢”感到不满,认为他们“没有素质”;另一方面,以肖美丽为代表的女权主义者则认为“女性车厢”的概念很蠢,看起来是要保护女性,实际却意味着“女性应该呆在一个该呆的安全的地方,这样她们才不会被骚扰”。

哥伦比亚政治学博士林三土也指出,“女性车厢”会令继续留在“公共车厢”里的女性面临额外的污名化困扰,同时也默认和纵容了公共场合性骚扰的常态化;而如果继续按照这种“防范性骚扰”的思路走下去,就要增设更多“女性车厢”,最终导致公共交通中男女隔离。

2018年,自美国爆发的 Metoo 运动席卷中国大陆,充斥职场、校园等各种性骚扰问题被广泛讨论。

张累累还在继续坚持寄信。2018年9月,她向全国500强企业分别寄出一封公开信,呼吁这些企业作出表率,建立职场反性骚扰机制。

2019年“两会”前的寄信活动已纳入计划当中。建议内容仍然是关于呼吁建立反性骚扰机制,不过除了公共交通,也加入了职场和高校这两个场景。

在长期多次的寄信行动中,张累累们也收到了积极反馈,有些人大代表就表示愿意将建立反性骚扰机制作为提案在人大会议上提出,这给了她们很大的鼓舞。(想加入今年活动的,可以点这里:https://mp.weixin.qq.com/s/iPcJa0DtUthc8zo9HAM7OA

引用/翻译/编辑/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UFibekmQvAf0RjI8sfY0Vg

https://mp.weixin.qq.com/s/QHn3Cml4vG957980g0E2yA

https://mp.weixin.qq.com/s/iPcJa0DtUthc8zo9HAM7OA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3_03/15/23148306_0.shtml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306/china-women-only-subway-cars/

https://www.wukong.com/answer/6430603010711224578/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519-mainland-antiharassment/

原标题:女权史上的今天 – 1月12日:张累累寄信给325名人大代表,呼吁建立反性骚扰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