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晓明:Fanqiang这件事,我劝你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写下这个题目,我就知道毫无立场,没有原则。对,要争论的话,可以举出人权啊、信息自由啊,诸如此类,全然正确但在某种语境下没什么鬼用。既然说破天也没有听的,我就懒得去说。

我就想跟那个直接拉人到派出所的警察说几句,或者网监说几句;说点实际利益考虑。

首先,你们都翻墙对不对,不然你怎么知道别人翻墙?

再一个,国家各大媒体也翻墙的,不信你去查,推特上就有People’s Daily, China Verified [email protected],The largest newspaper group in China; Timely updates ,还有更多。

这是个信息流动的时代,不会国际联网,基本上就是个废物。不要说知识人了,连人类都可以免了。

好吧,你会说,他用“非法信道”,什么非法信道,如果人们可以自由地进行国际联网,哪儿来的“非法信道”?

中国高校图书馆都有电子资源库,这些年来,联网的国际电子图书资源越来越丰富。这里,能连上那些大型数据库,简单地说,换句话说,其实就是翻墙;这是高校的不传之秘。(举例来说,在美国,大学图书馆资源是对社区民众开放的。中国高校是不开放的。)但翻墙是有代价的,使用那些国外的电子资源数据库,需要购买人家的服务。

以2015年发布的统计来看,2014年高校采购各类国外数据库的费用达到了3.2亿人民币。“以北大为例,http://imgur.com/InOmq89去年投入了600多万,比2008年增加了3倍”。

另外我看到一个综合报表,全国名列前茅的高校图书馆,在购买电子资源方面的费用,超过两千万。根据2017年《大学图书馆学报》茆意宏、朱强、王波的文章,“图工委发布的《2014年高校图书馆发展概况》显示,2014年高校图书馆的电子资源购置费继续大幅攀升,549所填报数据的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的总采购经费平均值约占馆均文献资源购置费的49.7%[6]。在2015年北京图书订货会的全国图书馆出版社高层论坛上,清华大学图书馆公布的文献采购经费中,电子资源占到了65%,其中20%用于购买国内的产品,80%用于购买国外数据库[10]。”

我查到2015年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购置费统计表,其中,华中科技大学图书馆购买费用是2891万,四川大学图书馆2748万,武汉大学图书馆是2145万,厦门大学图书馆是2115万……这里没有公布各校购买外文数据库的费用比例,清华大学的2:8这个比例可以作为参照。假定一所大学购买电子资源总数为两千万,那么外文数据库可能达1600万,平均每天学校要为此支付大概4·3万块钱。

尽管如此,和欧美知名大学比较,我们的电子资源还远远不够。

也就是说,我们翻墙的通道很窄很狭小,能看到的东西还非常少。

但是,如果我们的国际联网不受限制呢?首先,我们的网速会加快N倍;这就节省了几亿网民的时间,也就扩展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此处省略若干节有关精神健康和长寿的论述)。接着,我们获得信息的质量会提高,因为我们选择的自由更多(此处省略有关选择和自由的社会学、哲学各学科论述若干章)。简单地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到如下这位普通网友推荐的网站上尽情浏览,包括下载这些人类上千年来积累的文化、艺术财富。

中国高校每年要花一、两千万去购买西文电子数据库,但其实进入有些库的通道是敞开的,根本不要钱。例如创世纪这个电子图书库:http://libgen.io/

进入JSTOR这个搜索引擎,也并不需要什么特别通道;但是,如果你不能进行正常的国际联网,那你只有通过学校的VPN通道。

仅就library genesis( libgen )这个电子书下载网站来说,我和下面这位朱教授有同感。

华东师范大学的朱国华教授曾说“俄罗斯人开的网站http://gen.lib.rus.ec/为全世界读书人带来了功德无量的便利,我的绝大部分英文书是从该网站中下载得到,但愿此网站万世不倒。”

LibGen又名创世纪图书馆,全网免费下载。Library Genesis号称是帮助全人类知识无版权传播的计划。网站上(http://gen.lib.rus.ec/)论文很多,下载方便,还有很多外文书籍和中文书籍,几乎每天都在更新。

如果你是一位能够正常国际联网的读者,你坐在家里,可以真正实现坐拥书城。而且,一个纸质版的读者永远也做不到坐拥一百万以上的书籍、绘本,你不可能有那么多钱,也不可能有那么大藏书的地方。惟有信息联网和电子阅读的时代,把每位读者拉升到了无界的云端,真正坐拥全世界的百科全书。

当然,每个读者个人,不可能有容得下百万册书的胃口;但无论是成其为人还是创意作家,必须从自由阅读起步。

但诸网监网警,你却把一个自由的读者从云端上拽下来塞进猪圈里;强迫人放弃无尽的精神快乐去吃糠咽菜,还是有毒的。想你也是普通人家的子女,你也有父母子女,你的孩子也难出国,你这是何苦!

今天我看到一则新闻,说的是“锤杀父母”的湖南少年,那也是农村家庭的孩子,爱玩手机,喜欢去网吧。可是,他在网上主要是玩游戏,没学到太多东西。也因为钱都花在网吧里,被父亲打过骂过,这次被骂火了,反手杀了父母。

这才是个13岁的孩子,他还没体验到生命的美好、世界的宽广、知识的博大渊深,还远未懂得这一切,人生就折入如此惨痛的人伦悲剧。可是,反观我们的网络,不要说给一个小镇少年能提供多么丰富的世界,就是一个大学教授,如果不能进行正常的国际联网,又能看到点什么?

可能读者已经注意到,我已经把人家的所谓“非法信道”换成了另一个概念:正常的国际联网。对,如果你能正常进行国际联网,你就能看到以下所有这一切。

下面是一位推友、一位年轻的姑娘“芸窗”整理的网络学习资源,实在是太丰富了。首先要感谢她,同时我也感慨,看看在民主世界,人类的精神文明是如何地乘着网络的翅膀,惠及所有能够“正常”使用电子资源的读者!雨果曾赞美印刷术的发明,说它是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它是革命之母。而网络带来的信息革命注定会超越印刷术,所以这件事,对,我说的是正常的国际联网这件事,你为什么要将之入罪?作为一个普通网监或者民警,我劝你,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芸窗@yun_chuang 整理:

2019年,1923年1月1日之后首次出版或发表的众多书籍、音乐、电影等作品进入公有域,在 Internet Archive 目录中,近11,000种1923年书籍的数字化版本可随意浏览、下载了:

链接如下:
https://archive.org/search.php?query=date%3A1923+AND+mediatype%3Atexts+AND+NOT+collection%3Aopensource+AND+scanningcenter%3A%2A&sort=-downloads

杜克大学法学院的公有域研究中心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the Public Domain,2002年创立,包括很多公有域项目和资料,相关文章和讨论,每年最新进入公有域的作品列表等,还提供关于知识产权和公共领域的多语言教育资源(包括中文)。

大英图书馆和法国国家图书馆合作的中世纪手稿数字化项目,开始于2016年夏,用2年时间将800种公元700-1200年间的英法精美手稿数字化并发布在网上:https://www.bl.uk/medieval-english-french-manuscripts?_ga=2.30759167.1156243152.1542793825-416360822.1467021830 …;https://manuscrits-france-angleterre.org/polonsky/en  。法国国图(后者)的链接比较全,大英图书馆的网页(前者)更像该项目的一个精华展。

Google Arts & Culture 专题:了解维米尔,在线欣赏维米尔的全部作品:7个国家18家博物馆的36幅画作,了解其背景和各种衍生故事,并利用VR技术通过手机可在身边制造虚拟展厅。啊,捧心。 https://g.co/arts/phw6aqrwmw4yp4wa8 … 来自 @googlearts

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的数字手卷计划(Digital Scrolling Painting Project):https://scrolls.uchicago.edu/  ,收集展示来自世界上多家博物馆的珍贵古代东亚手卷画,包括《捣练图》、《五色鹦鹉图》、《文姬归汉图》等名作,现有96幅长卷,部分含注释,展示控件为开源的HandscrollViewer,高精度交互式。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数字馆藏 Digital Collections from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Libraries,现有90万册艺术类资源(含策展目录),可通过 Met 的研究图书馆 Thomas J. Watson 图书馆数字资源目录访问:https://libmma.contentdm.oclc.org/  。其内容多利用 Google Books / Internet Archive 平台共享。

《读库》1805《一千五百多种玩具来自垃圾》讲的印度教育家Arvind Gupta的简陋网站:http://arvindguptatoys.com/ ,包括1500+玩具制作教程,四千+视频,五千+PDF图书,以及相关app。那些用火柴、火柴盒、气门芯、瓶盖、大头针、棉线、钮扣、纸片等生活边角料制作各种玩具、形状、科学模型的教程真让人惊叹。

美国国会图书馆将其数字馆藏中无任何版权限制的高清内容做了个专辑——Free to Use and Reuse Sets:https://www.loc.gov/free-to-use/

 

相关阅读:

2019年1月6日, 4: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