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原标题:占中三子来台 批习近平告台湾同胞书「笑话」

香港占中三子陈健民(左起)、、朱耀明出席活动。周永受摄

2014年香港爆发争取特首真普选「」,其中「、戴耀廷、朱耀明后来被控「煽惑他人做出公众妨扰」等罪名,政治大学社科院今天举办「雨伞运动与东亚民主展望论坛」,邀请占中三子来台,陈健民强调,对审判没有恐惧,只是不能随意让这种罪成立才进行抗辩,否则一旦罪名成立对港民影响深远。

雨伞运动原为占领中环行动,但因群众在2014年9月28日占中启动后奋勇持雨伞对抗警方的催泪瓦斯和胡椒水,且占领范围扩及铜锣湾、旺角等地,所以之后改称雨伞运动,发起占中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牧师朱耀明和陈健民则被称为「占中三子」。

政治大学社科院今天举办「雨伞运动与东亚民主展望论坛」,邀请「占中三子」分享雨伞运动后,对香港法治和公民社会发展的观察,陈健民开玩笑说,因为要多陪陪家人,加上很喜欢台湾,且在台北朋友多,就来台北,顺便泡温泉,也参加这次论坛。

陈健民表示,原以为2015年初雨伞运动结束就会起诉,后来带领一群人去自首,表示愿意承担责任,但因为活动坚持非暴力,若告他们暴力,他们不能接受,后来被控「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做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等3罪,最高可能有7年徒刑。

朱耀明牧师则回忆说,自己童年生活相当悲苦,在香港当过游民,18岁信任耶稣,后来当牧师,几十年来与游民等基层民众接触,后来与其他人接触,了解民主制度才能捍卫民主法治,也进入争取民主运动的团体,但看到天安门64事件,对香港民众刺激很大,当时香港有很多声援活动,有位教友问我:「牧师,有没有上帝,若有上帝,会这样杀人」,他回答说,现场这么多人,上帝在我们中间,公义在我们这边。 2010年退休,但我出身基层,希望服务基层,是我甘心陪着他们一起走争取民众这一条路,有人问我怕不怕坐牢?我的想法是,在被告过程都没有很紧张,很骄傲跟他们在一起。

身为「」的第一被告戴耀廷说,「我是最温和民主派学者」,在港大读法律时,参与当时民主运动,当时只是写写文章,后来写出占领中环运动文章,当时认为公民抗命活动,要由有威望、能力,且没有政党背景者出面带领,后来脑海中就想到陈健民、朱耀明两人;后来开玩笑说,陈健民说喜欢台湾,可能被香港《大公报》报导为「占中三子支持台独」。

戴耀廷认为,台湾与香港都是非常成熟的公民社会,不是靠权力、利益,而是靠大家信念去推动改变,香港跟台湾一样,过去几十万人出来参与占中运动,现在少很多,但现在情况下,用什么办法抗争?可用更多不同方式进行抗争,但也有不少香港民众很灰心,因为打压越来越厉害,但对从共产党中拿回一些权力的社会运动,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若未来3人进去坐牢,希望可点燃香港民众心里面争取公义、公民抗命、用非暴力方式改变香港社会的想法,这就非常值得,透过坐牢,希望可以点燃更多人心里的希望。 「若罪名是散播希望,我们都认罪的」。戴也强调,三个人不会求法庭减刑,因为会接受,但会向法庭陈情,被判坐牢时,这个意思是什么。不是煽动,只是散播希望。

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分析,今天是「占中三子」在法庭之外的另一个自白大会,充满谦虚,以及坚韧表现,这也是中共收回香港后的第一次政治大审判,将对未来种下深远影响,但这已经是大家不可避免且要面对,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集团,正在形成对中国围堵情势,有人说这是新冷战趋势,是世界强权对立造成,西方国家已认定中共有争霸世界的野心与作为,而这与中共政权中傲慢心态难辞其咎,包括把过去对香港承诺50年不变、一国两制完全推翻掉;而有人说港独跟台独合流,但实际状况是被上述新冷战、世界趋势推着走,希望未来港台有更多交流,不要畏惧莫须有指控,要有更多「温泉论坛」。

政大社会系教授黄厚铭指出,透过非暴力抗争,让中国难以消化、难以吞下来,这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这包含时间上拉长战线,就算军事上输了,非暴力抗争仍可扮演上述角色,包括集会游行就是非暴力抗争。公民不服从有一个更深远意义,不是只有占领这种事可做,还有更多和平方式,例如民众可约好某一天在高速公路上慢慢开车,瘫痪交通,或者约好到一起到行政单位让行政系统瘫痪,借此唤起国际同情与关注,展现公民力量,也希望有理想学生加入,带领社会进步。

政大社科院院长江明修认为,面对一个有问题的法律或政治制度,公民不服从是一个力量,占中三子不认为自己无罪,革命不太可能,占中活动是为了往后更大的稳定,很感动这18个月占中三子与各方展开理性对话,这是很少看到,但却被傲慢者起诉,这是一个沉痛、不幸时刻,而面对历史应该更谦卑。

现场民众与媒体询问对月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时,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不放弃武力对台等话语看法,以及被《大公报》抹黑为港独的回应,陈健民认为,没有民众普选,就没有一国两制,拿一国两制向台湾提出统一是笑话,先给香港民众普选再说;而《大公报》抹黑「占中三子」为港独,并与台独合流,这凸显对自由社会的恐惧。

戴耀廷也回应,这几年来,香港人民和台湾一样,对政党信任越来越低,全球公民社会应该连结起来,追求民主价值,互相帮忙,一方面拓展公民外交,并互相支持。 (许敏溶/台北报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