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rpuppybunny   来源:虎嗅APP

今年是曲婉婷母亲张明杰被羁押后的第四年,按照“惯例”,她会在社交平台为母亲喊冤洗白。就在前天(1月28日),曲婉婷“如约而至”,在微博上说:“妈妈已被羁押4年多,依然没有判决结果,”“但还要相信法院一定会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1月29日,经不起网友狂喷的曲婉婷关闭了微博评论,转战Instagram,称喷她的网友是“无知的血口”。

张明杰案件始末

张明杰曾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国有企业改制工作,并任道里区改制领导小组组长。

据哈尔滨中院官网2016年的消息,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张明杰与被告人王绍玉及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魏奇共谋后,在《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讨论稿中加入了有关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内容,由张明杰以多种理由蒙蔽原种场及其上级主管单位有关人员在已被加入包含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内容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上签字。其后,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出具了《产权交易凭证》,张明杰命原种场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及公章等证照交予东江公司有关人员。

2010年~2011年间,张明杰利用其作为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农村征地工作职务之便,与王绍玉及魏奇共谋,在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2012年7月,王绍玉代表张明杰与魏奇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

2011年春,张明杰在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期间,利用其主管农村征地工作的职务之便,收受下属榆树镇党委书记孙文军、镇长刘晓明为感谢其下拨征地款而给予的好处费10万。

除了贪污,张明杰被指控操作员工安置费,致使1000多万至今未归还。这也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

2009年8月,东江公司并购原种场后,张明杰作为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在继续主管原种场职工安置工作过程中,未按规定由转让方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而是同意将6160万元违规转入由东江公司实际控制的以原种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并由受让方东江公司负责发放职工安置款。致使其中11467218.50元至今未归还。

据观察者网2016年的报道,连续七年举报张明杰的哈尔滨原种繁殖场职工李长告诉媒体,从2009年改制至今,在职职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一直未交。若指控成立,已经涉嫌在原种场改制中骗取土地征收金3.5亿元的张明杰,用自己不需要的这1000万,损害了146名退休职工和420名在职职工的家庭。张明杰许诺员工会被返聘也没有实现,遭到解聘的员工中有一人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上吊自杀。

2014年7月28日~9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黑龙江省进行巡视,职工代表张国联合其他职工向巡视组递交材料举报张明杰。2014年9月29日,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以张明杰涉嫌滥用职权罪对其逮捕。

2016年7月19日、20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明杰犯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根据当时的指控,张明杰涉嫌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罪三项罪名,涉案金额超过3.5亿元。检方建议判处张明杰死刑。

7月20日的庭审有两个焦点:土地使用权转让有无问题;案件调查是否有违规行为。

庭审现场

在庭审中,张明杰一直坚称自己无罪。

据新京报当时的报道,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张明杰对于起诉的三项罪名均不予认可,随后公诉人与辩护人对张明杰进行了发问。张明杰表示,作为一家国有企业,原种场当时濒临破产,医疗保险与工资已经无法发放,“每个月都有员工死亡”,张明杰说,在这种情况下,500多名员工曾到市里上访,区领导限期马上对原种场进行改制,而时任副区长的张明杰说自己属于“临危受命”。希望马上能够改制成功。张明杰说,自己并非什么专业人员,对于起诉书中所说的合同中是否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概念并不了解,当时只是希望赶紧改制成功。

娱乐硬糖在2016年的一则报道中援引了一位律师的观点:“若是认罪,就要退赃,但还有个死缓的机会。但这家人可能是豁出去了,也要保住钱。”

据哈尔滨中院对当时庭审情况的通报,张明杰等二被告及其辩护人均提出二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系以非法方法取得,应予排除,辩护人认为二被告人不构成犯罪。在被告人最后陈述等法定程序进行完毕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对该案择期宣判。直至今日,该案仍未宣判。

张明杰的辩护律师宣东今天(1月30日)向北青报透露,张明杰六十多岁了,糖尿病很严重。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律师一直向法院申请,希望加快案件的审理进度,并多次申请对张明杰取保候审,但都被法院驳回。

曲婉婷的“云孝顺”

曲婉婷将母亲视为自己的英雄,她曾因发表“妈妈给了我最好的生活,无论她为此付出了怎样的奋斗”遭到网友痛骂。从2016年起,她会不定时出现在社交平台为母亲喊冤。但讽刺的是,她并未出现在2016年7月的庭审现场。自母亲受审后,这位“孝顺”的女儿长居温哥华。

 

@我不是谦哥儿 这样评价曲婉婷的孝顺:

每年一次的云孝顺,怎么看都有一种卧槽去年我妈怎么还没死今年要加油的味道,就差说“求你们了,快动手吧,不然这钱我花着不踏实”。曲婉婷的妈妈张明杰的案子,是中央巡视组到黑龙江时,被坑的职工代表去作的实名举报,巡视组还没回去呢,市里就抓了人。张明杰作无罪辩护,不认罪,也不交代钱的下落,咬死不吐。曲婉婷除了在网上一年一度云孝顺,从母亲出事以后从来没回过国,也从没耽误她带着加拿大市长男友秀恩爱。反正不管给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母亲都是她的英雄。用生命给她换钱花的母亲,更是英雄了。

张明杰的辩护律师宣东在今天(1月30日)向北青报透露,他与曲婉婷一直保持联系。对于网友所称的“曲婉婷留学是靠母亲贪污的钱”,宣东称,曲婉婷出国留学与张明杰被控贪污没有关系,“留学的钱,家里出了多少我不清楚。孩子出国,家庭出资,是人之常情,家庭肯定是出了一小部分。但其他的是她靠自己打拼的。何况当时,张明杰并不支持曲婉婷从事这一行,两人关系闹得很僵。”

曲婉婷曾为张明杰写过两首歌,《你的女孩》是其中一首,里面有一句这样的歌词:“我不在乎流言蜚语,我并不在乎别人说什么(I don’t care what people say),我只是你的孩子。”网友以《悲惨世界》作为回击:“你可听见人民在呐喊?(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最后,借用 @罐头辰 和 @连鹏 的话作为文章的结尾:

我希望法律可以满足你的愿望,让你那连工人们保命钱都要贪的母亲,能在黄泉路上见见那些绝望的老人和孩子。

希望早日宣判,罪恶得到惩罚,一个都别放过;不知道那些下岗的工人如今处境怎样,希望地方政府能善待他们。他们是最可怜的;在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每次改制、转型,都有人来分杯羹吸点血。教训太多了。计划经济的劣根,官僚死板的国企,以及严重的腐败,这些顽疾不解决,投入再多也难振兴。

虎跑团 · 零售消费团

用6800撬动过亿大盘生意

👇分享虎嗅顶尖商业资源👇

编者按:曲婉婷的微博引起网友们的热议,豆瓣网友“发财葵吉庆有余”在豆瓣发了一条有关东北底层生活的广播。

发财葵吉庆有余 说
2019-01-30 15:21:34
因为曲婉婷的那条广播,有那么几个人不相信东北那几年发生的那些事,甚至觉得我是在编故事。那我再给大家编一段关于我老姨的故事吧。 九十年代我老姨所在的国营饭店破产她下岗了,下岗后没多久就因为她老公的家暴所以婚姻也没有保住。在这之后的几年里我老姨一个人带着女儿吃了很多苦给人做过保姆、炸过麻花、卖过卷饼勉强维持着生活。后来我妈妈实在心疼自己的亲妹妹,托人找关系终于在环卫处给我老姨谋了个扫大街的工作,每个月工资500元左右。 因为没怎么上过班,我老姨几乎不懂什么职业潜规则,队长给分了什么工作她就傻乎乎的去做。东北的大雪深的时候都能没过膝盖,老姨总是被分在早班,三点多就要去扫雪,扫一点下一点,怎么扫都扫不完。后来在单位同事的点拨之下终于明白,就是她每个月赚的这500块都要拿出200来孝敬她的小队长,这样小队长才不会一直难为她给她小鞋穿。 但是当时的老姨实在是太穷了,她太需要这500块钱了,如果给了队长200块她可能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养活一个女儿。老姨咬了咬牙不肯送礼,她想着苦点累点就忍着吧。可是老天不会遂人愿的,她的这个小队长越看这个不懂的人情世故的人越来气,终于不满足于给她小鞋穿了。在某个冬天的晚上,老姨提着打扫工具走在回家的小胡同里的时候,她的队长这个坏女人给我老姨脑袋拍了一板砖,在我老姨跌倒的时候她又上来对着我老姨又是踢又是踹的一顿殴打。 后来我老姨报了警,警察以没有证据为由没有管。我全家人咽不下这口恶气,借钱给我老姨打官司。可是法院也是调节和稀泥,那个坏女人在法院上表现的特别认错,可是私下里拒绝任何赔偿,还扬言让我老姨小心一点,她的家人看到我老姨是一个没有老公没有父母的女人私下里对我老姨可以说是百般奚落。 认清了这个世界真相的老姨,沮丧的走路回家,就遇见了我之前说过的那件事。”我们鹤岗煤矿发不出工资的那个春节,一个打劫的在午夜给我深夜打工回家的老姨跪下了,他握着尖刀给我老姨磕了三个响头,他说他多了也不抢,就要一袋面钱,回家给孩子包顿饺子。“ 老姨当时是万念俱灰,不但没有得到该有的赔偿,还被打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欠下了一大笔债,举债起诉打官司更是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她对那个打劫他的人冷笑了几声,一把抓住了那个人手里握着的尖刀,用力的往自己身上就要捅。那个劫匪被她的举动吓坏了,但是这个劫匪应该是歌身强体壮的矿工,力气大反应也敏捷,赶紧打落了尖刀,阻止了我老姨的自杀。 后来我老姨和劫匪互相给对方下跪对着磕头,都求对方弄死彼此。终于两个人都跪着在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他们谁都没有问谁原因,只是一直哭一直哭,直到远处腾起的烟花声把他们炸醒,赶紧都擦擦眼泪拍拍身上的雪准备回家给孩子做饭。 后来老姨把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块钱递给了那个劫匪,劫匪还给我老姨20块,揣着剩下的20多离开了,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