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 | 对话赵发崎:我为什么有勇气举报赵正永

昨晚(1月15日),中纪委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赵正永的落马,早已在许多人意料之中。自去年8月,时任陕西省纪委原预防腐败室主任的胡传祥被纪委带走调查,针对赵正永的调查大网就已经徐徐撒下(胡为安徽人,赵正永外甥),只待收网。

自2001年从安徽来到陕西,赵正永在陕西已有18个年头,历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等多个职务,利益根深蒂固,门生故旧众多,相信因此而来的反腐调查尚只是开端。

正是因为人们相信他迟早“落马”,自去年而始,他的每一次公开露面反倒成为“新闻”。从去年年中,他前往香积寺拜佛,到北京观看网球比赛,频频亮相,这段时间,赵正永信佛,爱好画老鹰,却给人“心神不定”的印象,终究于事无补。

赵深涉陕北矿产领域腐败问题,已为许多人所共知,然而在桌面上,许多年里,“陕北矿产领域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这一层纸是被陕北人赵发崎和他漫长的官司捅破的。

自2016年起,赵发崎以一介平民身份,在逼迫无奈之下,先后公开实名举报赵正永、胡志强(曾任榆林市委书记,现已落马),更因前不久千亿矿权案卷宗在最高院丢失问题被崔永元曝光,为公众所关注。

以下为赵正永落马消息公布后,「贞观」与赵发崎的独家对话。

「贞观」:晚上看到这个消息后,心情如何,也没有特别高兴想去喝一杯?

赵发崎:什么心情都没有,没有特别期待特别高兴。很多人都给我打电话,我就觉得他(赵正永)倒都倒了,关老子什么事儿。我还是挺平静的,该睡觉就睡觉,一会儿就关手机睡觉。有人说你得去放一挂鞭炮,放炮我还怕炸了手呢。

「贞观」:我看好多人都在说,赵发琦牛X。

赵发崎:这有什么牛X的,这么长时间了,一个官司打了十几年了,从最早的民事案件,到赵正永介入后,民事、行政、刑事官司一起打,整个过程都是被逼的,被逼到了这个份上,不这样也没办法。

「贞观」:你之前以一个平民身份,公开举报省部级高官,在很多人看来很有勇气,也是风险挺大的事情。

赵发崎:从2011年8月19日,他为了打击报复指示相关部门把我关进看守所,我就下了这样的决心。

当时,他指令陕西省和榆林工商局撤销我公司的工商登记,严令省公安厅和榆林市公安局伪造“证据”曲解法律,用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对我立案、通缉、抓捕和审判,把我在看守所关了133天,当时我就觉得,必须要用抗争来寻得一个公道。

我的特点是记性好,别人的好处我都记得,坏的地方我也都记得。

我是军人出身,懂得必须要合法的抗争,在法律的框架内抗争。所以一方面就是继续打官司,打到底,再就是合法的举报。我的举报材料都是真实的,有事实证据的。

▲图为赵发琦。

「贞观」:你是哪一年当的兵?我看到许多人说你也有“背景”,才在2003年拿到西勘院的合作勘察合同。

赵发崎:我是1966年生人,陕北是贫瘠的地方,我小时候还是在计划经济时期,都是农业合作社,没有商品的流动,陕北干旱少雨,粮食作物收成很差,靠天吃饭。我从小在饥饿中长大,吃糠咽菜。

当时杂粮作为口粮,一个人一年还不到一百斤。当然村和村不一样,有的村好,有的村不好。我们村就是人多地方偏僻,收成不好。

在我记忆中当时经常很饥饿,家里都是喝稀粥,到1982年,我才十七八岁就参军了。1985年,我作为最前线的步兵上了老山前线,在云南呆了两年。我本人是兰州军区21军61师181团的,181团是非常牛的一个团,在历史上是著名的一个红军团,叫“金刚钻团”,我当时是181团的步兵。

从部队回来后,90年代初,我开始下海经商,开始是在一个物资公司搞采购,全国各地跑,后来赚到一些钱后也投资过别的项目,比如打油井什么的。当时中国刚刚摆脱计划经济时代,给我的感觉是人们可以自由的奔跑,每个人都对未来充满了期待,那时候牛仔喇叭裤,还有的确良都进来了,我(以前)都没见过的。

还有人开始染头发烫头发,都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时候正好可以看录像,我记得我当兵的时候放电视剧霍元甲,整部剧给我一种生机蓬勃的感觉。当时我在全国各地到处跑,接触到的人们,去外地打工的,去做小生意的,大家都在奔波,整个社会非常有活力。

「贞观」:你为什么会在2003年决定投资煤矿?

赵发崎:很简单,就是为了发财嘛。人能没有这种(发财)心吗?这是无可厚非的东西。

现在大家一提到煤矿,都觉得是暴利行业,但在当时不是这样的。煤炭这东西它是什么呢?体积庞大,但单价实际不高,要依靠大规模的运输才能流通。在2003年,你看看陕西的交通,哪有现在的运输能力,真是想都不敢想的,当时陕西哪有几个产能千万吨的煤矿,500万的煤矿都很少。

煤运不出去,就卖不掉,只能在本地销售,所以煤矿效益就不行,煤矿就不值钱。在2003年,一两千万就可以买两个小煤矿了,我投资这个领域比高乃则早的多,如果是买小煤矿,我早就发大财了。

至于跟西勘院合作勘探,其实矿产勘探就是买彩票,中了就中了,没中就拉倒。我这块矿区就200多平方公里,在无定河以北地区,无定河以西还有400多个平方,西勘院当时还想给我,我说我只要这一块就行了。当时我没想到的是,我中了彩票,有人却不愿意给我兑现,就跟当年的西安宝马彩票案一样。

「贞观」:一开始是因为那位省政府的女打字员刘娟插了一脚。她的来路,你后来搞清楚了吗?

赵发崎:刘娟不是赵正永的女朋友。刘娟是……(此处略去若干字)。到2005年10月份,煤矿勘探出来了,煤炭的行情也一下子火爆起来了,所有麻烦事儿就都来了,有人眼红了,有人就开始操纵这个事情。

后来赵正永就亲自上阵,以政府名义组织了许多次密函,还叫公安部门办我。当时我的案子已经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赵正永还要求陕西省高院复核这个案子,你看这不是傻X吗?陕西省高院还真复核,按赵正永指示把这个案子复核了一下,你说是不是傻X。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

「贞观」:你认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人觉得这也是维护国有资产利益。

赵发崎:扯。是我中了彩票,他不光不给兑现,还拿去送给别人做人情而已。赵还以这个名义处理了许多干部,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有被平反。被处分的人有国土资源系统的,有西勘院的,都特别的冤,都是经手过我和西勘院的合作合同的人,而事端都是2005年之前的事儿。

你想,2005年之前,还没有探出来煤炭,人家也不知道将来你要给谁,你想给谁,肯定是按合同,按法律办事,谁他X的有算命的本事,真是天灾人祸。

「贞观」:陕西官场很多人都知道,赵喜好打网球,还组织了一个网球队,刘娟在其中吗?

赵发崎:刘娟不在这个网球队里面。

「贞观」:你知道都有哪些人吗?他们打网球的水平如何?

赵发崎:知道,听说练的还可以。

「贞观」:我也知道。再问最后一个小问题,你还相信正义吗?或者说,虽然一个官司已经拖了十几年,虽然你曾受过这样那样的权力打击报复,最近一两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可以让你相信正义吗?

赵发崎:在网络上,这段时间里很多人其实是在“围观”我的案子和举报,但我觉得这种“围观”就是人们内心的一种正义感。哪怕人们只是关注,也体现了人们对法治、对正义的一丝期待。

文字整理:肉上师、二二、陈锵、铛铛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