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主任 | 跟这帮笨蛋同呼吸共命运真是他妈倒霉

几天前伴随着滴滴公司裁员的消息出来的还有巨大的亏损,被爆出亏损109亿,补贴113亿。

网约车新政颁布了有两年了,滴滴在按照有关部门的神奇规定逐步清退一些“不合格”人员和车辆。回顾下网约车新政的内容。

绝大多数城市都要求网约车本地号牌/本地登记注册,73个城市中仅柳州、邵阳、儋州、马鞍山四地未对网约车“车籍”作限制规定。

价格方面,39个城市给出了网约车“指导价”,其中19个城市要求网约车价格不低于12万元,10个城市要求网约车价格不低于主流巡游出租车购置价格。

73个城市中,北京、上海、天津、东营、德州五个城市要求“本市户籍”,七成以上城市要求网约车驾驶员需有本市户籍或本市(省)居住证。

……

简单说,户籍限制,车牌限制,车辆限制,如果可以,司机的学历也会给限制。内容很多,不是给人看的,是给人添堵的。

各地的执行标准不一,但监管是个指导方针,大方向,那么你猜各地交管部门会怎么做?或者说换作是你,有这样的运作空间,你打算怎么做?条条框框就是寻租,而且理直气壮,有法可依。

滴滴的亏损是不是全部来自补贴呢?显然不是,除了研发和运营成本,看不见的,滴滴不敢说的成本有多大,看一下这个。

2018年7月2日,新京报曾经报道过,北京交管一天抓到了54辆所谓的“黑车”,每辆罚款1万-1.5万,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滴滴快车。仅北京一个城市,一年的罚款费用可能就超过2亿。从全国范围来看,这个成本粗略算下来可能得数十亿元。

哦,另外与此同时,出租车还活着呢。2018年北京6.6万辆出租车的补贴预算是8.7亿,而全国约有140万辆出租车,算下多少钱。出租车一直是享受财政补贴的,这被定为公共出行。这个问题你仔细想想,对打车的人是不是不公平呢,而并不是非此不可,因为滴滴在内的网约车原本就能解决这部分工作。如果滴滴不行,别的网约车公司也行。

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北京的出租车的车辆标准显然不符合网约车新政里的苛刻规定。当然我不是说这些出租车不合格,相反,我觉得新政的存在本身就是在阻碍供给。现在打车有多难?作为一个在一年内行程7847.87公里,打败了99.99%的滴滴用户,我比99.99%的打车用户的感受都深。

网约车的出现让很多人都忘记了当年在路边拦车的日子到底有多痛苦。大部分还活着的人都无法更深刻地体会到在安全性上,滴滴是秒杀传统出租车的。有些人倒是深刻体会到了,但他们都死在出租车上了。

新政苛刻的无理要求,有关部门的罚款,雪上加霜的是顺风车下架,供给再次减少。供给一层层认为消灭,打车自然更贵更难。

人们的生活无非衣食住行,为什么如此伟大,堪比手机支付一样颠覆人们出行生活的一个企业活得如此艰难?以前出租车那么多问题,还有更多不可能让你知道的负面,依然活得“有法可依”,原因有很多,有些是普通人无能为力的,有些则是多数人一起造就的。因为滴滴一出事,大家就骂滴滴,打车打不到,说滴滴垄断了,打车贵了,说滴滴无耻。总之,民营企业在这里生存非常不容易,人们骂民营企业都特别来劲。理论上说,把滴滴搞死非常容易,但是这样对谁有好处呢?就好像顺风车下架之后,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谁因此受益了?那些生活中离不开顺风车的人谁在乎他们的日常损失呢?

想象一下没有网约车管制的大城市,供给充分,意味着打车很容易,价格也会因为顺风车、拼车等等各种运营手段下降,意味着在马路上跑的车辆都是使用率极高的运营车辆,有豪华车有普通车。除了兰博基尼车主,有谁还愿意开车呢?车辆被充分利用,马路上的车是不是不需要那么多?路是不是就不堵了?生活是不是更舒畅了?停车位也不用抢了?

一个有那么一点点想象力的人都可以大致推论出这些原本应该如此的生活场景。这不是什么大道理,关乎实实在在的你我的日常生活。我不想说国人不配更好的打车服务这种气话了。那些曾经无脑参与呼吁收拾滴滴的,为顺风车下架欢呼的,认为是滴滴让打车变难变贵的蠢货们确实活该。跟这帮笨蛋同呼吸共命运真是他妈倒霉。

2019年2月19日, 1:12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