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 | 国际政治斗争中,民主国家相对于独裁政权有什么优势?

有感于最近的一些事件,不得不提出这个问题。我感觉在单纯的政治斗争中,民主国家相对于权威/独裁政权似乎没有什么优势。我从以下几个方面讨论这个问题:

1. 情报/间谍战:
在权威/独裁政权中,进行大清洗、秘密关押和逮捕、酷刑审讯显然更加容易。这是因为虽然民主国家也有这些手段,但是由于法制程度高,敌方特务可以利用法律系统疑罪从无的特点脱罪。
同时,民主国家媒体管制相对宽松,因此“秘密关押和逮捕、酷刑审讯”很有被曝光的危险,引起内部和国际社会的反感。

2. 民众支持与洗脑
在权威/独裁政权中,由于对媒体的强力管控,民众更容易被洗脑,从而支持政府的决策。而民主国家内部声音很难统一,自然民众的反对意见就多。
另外一旦经济战/贸易站影响民众生活,民主国家很可能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权威/独裁政权却无此顾虑。

3. 贸易战/重商主义
民主国家要搞贸易战/重商主义,如果征税/制裁,常常涉及立法权问题,要通过议会辩论,事情必然传的满城风雨。一来政策难以推行,二来国际政治上也就缺乏回旋余地。
而权威/独裁政权常常是寡头秘密讨论,可以任意搞出各种关税/非关税壁垒,而且还不给人口实,政治上回旋余地大。

综上,我很怀疑,实力相近的情况下,民主国家是否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战胜权威/独裁政权。

由比滨结衣 – 葱油,有一个蛤蟆桑,隐居在密歇根的膜法少女,大岤图书馆管理猿

民主社会/独裁社会/极权社会的区别在于

已经进化沉淀为生活方式的社会意识/政治强人与围绕在其周边的个人意志或群体意志/强加于整个社会各个角落的个人思想或意识形态。

很遗憾的是贵国所遭受的是最后面的一种,也是最糟糕最头疼的一种。

正如题主您所言,面对一个极权社会,民主社会在战术上的确是不堪一击的。因为前者是一个开放的社会系统,后者是一个封闭系统,最后的一种是一个对内极端封闭但是却还尝试对外输出的系统。

这就很麻烦,很操蛋了。因为这牵扯到了一个哲学和数学的问题:即在自由的社会里,你是否该允许这个社会存在消灭自由的自由。

私认为,在第三次数学危机没有解决,哥德尔不完备公式解决之前,这个问题恐怕是无解的。

哪怕不是一个黑客,黑进一个安卓手机系统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你只需破解一个app你就可以时时刻刻的监视这个手机用户的日常。但是苹果不行,它所有的软件都是基于苹果公司本身root所开发,而且版本还在不断的更新。(蛤蛤蛤,这是不是就是党国搞苹果大数据的原因呐?)

但是再动员能力上面,一个民主社会一旦形成共识,他们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可是你绝对无法小觑的。例如,在二战时期,一个孤悬在海外的英国面对支配了整个欧洲大陆的法西斯竟然敢说出那句著名的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已经亡国的法国,竟然能够凭借着孤悬海外的殖民地在北非打出一个接着一个的胜仗。

你问他们为什么这么狂?追根结底,还是那句“保卫我自己的生活方式。”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动员力量。再次,民主国家在这个世界上毕竟是多数,而其自身又将自己视作是一个共同体,这在发达国家体现的尤为明显(如北约,欧盟等)。裆然啦,共产主义邪教也不是不与时俱进的。他们希望借用于改变人民的生活方式来寄希望于人民捍卫自己的统治。

结果会是什么呢?

举例来说:2008年的奥运会,欧洲等地尚有“爱国团体”保护火炬传递免遭藏独分子破坏。而2016年,圣地亚哥的南加州大学邀请达赖喇嘛出席本校的毕业典礼,中国学生们极力抵制,然而最后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所有的中国留学生都像是小孩子一样坐在座位上听着老尊者讲完,然后机械一般的鼓掌。不光震惊了国内领导同时也震惊了美国人(在美国如果一个讲演者你不喜欢,你完全有自由起立转身离开,这在美国的演讲场合非常的常见)。

私认为,用恐惧凝聚而成的共识或生活方式同样会被另一种恐惧所抵消,他们在国内怕共产党,那么显而易见地,他们到了美国也一样害怕美国的政治势力或国安单位。明哲保身在任何时刻都是适用于这号人的价值观,共产党诚然可怕,但是:

一,我是被动接受者,不是组织者,与我无关。

二,毕竟共产党跟我隔了一个太平洋,这个危险是以后的事,但如果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影响了我的毕业或是工作签证,那才是我眼前实打实需要承担的后果。

支(不是错别字)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原因就在于贵国从2008——2018完成了一个从独裁社会到极权社会的进化路程。在2008年,虽然政治一样是乌烟瘴气,但是所有的国民问他爱的是什么,他的回答一定不是共产党,而是这个国家。解放军入川救灾,好样的。官员拿善款买悍马车,王八蛋。这段时间支间,他们成功地做到了“赞扬军队救灾和抨击政府腐败”,二者同时进行,在某些人眼里这是精分。但这就是一个国家正常的状态。

所以,在民主社会里,一旦形成了一个对极权国家的对抗共识,是任何政治势力,任何强硬的领导人都无法改变的(请问那个美国政治家敢说他要结束反恐战争?)。但是在极权国家,一旦它的意识形态发生动摇,整个国家就会陷入土崩瓦解,并且分崩离析。

所以总结:民主社会可以输上一千次,但是极权社会一次都输不起。

=================================================================

注:纯手打,仅供参考,如果有人想转请说你转自知乎,并且随意附上任何知乎上的账号。谢谢。还有记得删除虚线下的这些话哦,谢谢。

客观来说,极权体制不择手段的特性在竞争力度上确实是明显有优势的,但极权的代价是放弃体制的自我纠错和自我修复能力。或者反过来说,民主政体牺牲执行效率换来的是更高的容错率。
从历史可以看出:无论纳粹、日帝、苏联或毛时代的中国,极权政权往往可以取得比较明显的先发优势,但只要出现决策性失误基本没有挽救的机会。可以说是一种越极权越短命的周期率。
这就像一辆马力奇大没有方向盘和刹车的跑车,跑直道挺爽,碰到复杂一些的路况就原形毕露了。

利维坦 – 利维坦

非常好的问题,很有代表性。

1. 间谍战:
专制社会,人的权利没有安全边界,一旦统治者给予具体执行者反间谍等权力,就必然在社会上滥用。如题中所说确实“大清洗、秘密关押和逮捕、酷刑审讯显然更加容易”,但是你想一想,反间谍情报战真的需要这些吗?苏共的肃反大清洗,中共整风三反五反,还有这些政权长期的较低强度的内部告密和清洗行为,虽然杀掉了很多他们本来就希望杀的人,但还有上千上万倍的人是无辜被杀的,社会造成难以愈合的巨大创伤。而美国即使是在面对苏联核战争的威胁,面对苏联水准的间谍攻势,在最黑暗的麦卡锡主义时期,数量少得多的受害者大部分不过是丢掉工作。而且美国并没有输掉间谍战。

也就是说,实现同样的情报战反间谍目标,专制社会需要比民主社会多付出无数倍的代价。

2. 民众支持
面对和民众并非息息相关的问题,譬如钓鱼岛、对外国的仇恨、开打之前的战争,洗脑是非常管用的。但是专制国家对于民众情绪的操控并不能做到如臂指使。受煽动仇恨某国的民众,不会真的像1984那样一旦官方转变态度就立马解除仇恨,这种“计划外”的仇恨会反过来阻碍政府的灵活决策,也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坏事。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和美国搞贸易谈判时要严控仇美言论,在会见安倍的时候要严控仇日言论,由此还引来了许多“中央出了汉奸”的指责。但是不是一直能压制住呢?不一定。而开放社会就没有这个问题。

对于和民众息息相关的问题,譬如物价、生活水平等,专制社会只能在表面上压制他们的不满。和民主社会不同,他们有了不满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不能找自己的议员,不能质问政府,不能起诉公权力,不能马上把也许合理也许不合理的不满马上转变为建设性行动,或者至少发泄出来。但是不满并不会消失,而只会积累,积累到顶点一旦爆发就不是示威那么简单了。

简单点讲,民主社会有成熟的一套规则去获得共识,而专制社会只能靠强行压制其他人,以至于社会矛盾积累,因此专制社会需要付出更多更大的代价。

3. 贸易战。
题中所述也就是专制社会的贸易规则更不可测,更容易耍流氓搞小动作。这种所谓“优势”其实就像一群人互相做生意,而某个人更容易做出欺诈行为而已。交易中更容易采取欺诈策略是一个优势吗?它可能在其他人毫无准备的时候得到一定好处,但是时间一长则必然被其他人抵制。因为伤害游戏规则是对所有人的侵犯。游戏中喜欢耍诈的结果就是别人一定不会愿意和他继续玩下去。所以中国在贸易战中试图联欧,联日,都是注定失败的。这是很明显的劣势而不是优势。

专制其实是一种效率极度低下的制度。所谓“效率高”的说法无非就是只统计统治者一方在短时间内的绝对收益大小而已。当甲可以拿木头做成床,乙可以拿木头做凳子,丙可以拿来烧火取暖的时候,丙把三个木头抢来都烧了,丙当然更暖和了,但是你觉得效率高吗?丙的收益都绝不可能超过原先的1.5倍。

在世界上发达国家都实行民主政体时, 民主国家在政治斗争中显然有人多的优势
美国能联合西方发达国家, 还有南韩日本,
不只是因为其军事经济实力, 还有他们的生活方式, 政治体制都是相同的.
实际上中国经济军事实力没比美国差太多, 但是为何没有文明发达国家愿意与中国交好呢 ? ?
[非洲北朝鲜就不算了, 经济军事体量和欧美国家没法比]
这不很明显嘛, 哪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愿意和独裁者走的太近, 被本国人批成支持独裁政权, 老大哥再世, 继而落选
这就和小时候男孩和男孩一起玩, 女孩和女孩一起玩一个道理

viewer – 重建共和的時代

情報戰
靠酷刑來打贏情報戰,你不怕被別人笑掉大牙?民众支持与洗脑
你國的民眾支持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之上,一旦推倒了牆,共匪能否存活都是問題他。更少拿遊行說事,民主國家天天遊行,政權沒有問題,你國共匪政權連遊行都怕的要死,還談何與民主國家對比。
八國聯軍進攻北京,勢如破竹,大清民眾實際是看著清政府完蛋而不管的。你匪如今開個會,防民眾如同在敵戰國一樣,怕得要死,你也能說民眾支持?

贸易战/重商主义
你國包皇找兩個馬屁分子,拍拍腦袋,也成了你國必勝的理由,這是啥邏輯?
—————————————-

為何民主制度會終究戰勝專制制度?

除了歷史的事實外,人 是決定性的因素。人民在民主制度下享有更充分的權利和自主性,人的因素可以更充分的發揮出來。
對比人民公社鬧劇與包產到戶政策的不同效果,是人就知道為什麼了。

狗剩 – 支持品葱观点多元化

这个问题共产党自己就回答过,不妨看一下他们的观点。我个人认为他们当时说这些话还是比较真诚的。

毛泽东与黄炎培畅谈:跳出兴亡周期率唯有靠“

晚上,毛泽东设宴款待客人。黄炎培在宴会上说:延安“就我所看到的,没有一寸土地是荒着的,也没有一个人好像在闲荡。有一位朋友告诉我,政府对于每个老百姓的生命和生活好像都负责,这句做到,在政治上更没有其他问题了。”

六位参政员将要回重庆时,毛泽东问黄炎培有什么感想,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史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变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 一步步扩大,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听了他这番话后,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在黄炎培看来:“这话是对的”,因为“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

哈哈哈,这个问题太简单啦,专制政权是会灭亡的,而民主社会永存。一个是一时,另一个是永恒。就拿这几年的情况来说,中共的巅峰已经过了,正因为巅峰过了,才更严酷地对内维稳,就是怕呀~拿朱镕基总理那句话说就是,按你这么算,希特勒斯大林早就统治全世界啦~

Pepperoni – 人间失格

存在的更久……
没有任何优势,因为集权国家是不可能输的。
现在的中共朝鲜已经找到了完美的独裁方法,无论他们做什么都只会自己变得更强,根本不存在输这个概念

FmOO – 哼~

天時地利人和三要素中,專制國家最大的劣勢就在於人和,這一點在日常的事務中更明顯。一架專制機器經常因為利益分配不均導致內部離心離德,底層人士消極怠工。另一個常見問題是決策者的最高利益並不一定代表整個國家的最高利益。可能一個方向或路線對大老闆是最有利的,但對國家是不利的。
2019年2月13日, 3:46 下午
编辑: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