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企业自揭大量死猪河北疑长时间瞒报猪瘟疫情


2019年2月22日,孙大午在微博和微信揭露自己的养猪场已有上万头猪死亡。(知情人提供)


2019年2月23日,凌晨保定官方还没有公布真实疫情的时候,派出大批人员前往大雾集团旗下的一家合资种猪场扑杀了约6000头猪。(知情人提供)

河北拥有高安全等级养猪场的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主动将疑猪瘟疫情曝光后,河北官方迅即派人到猪场连夜扑杀6000头猪,虽然有证据显示河北全省大范围死猪持续数月,但至今该省真实的疫情状况,仍被各级政府封锁。(黄小山/刘少风报道)

中国企业家孙大午,继周四(21日)首次爆料指旗下的养猪场大范围死猪之后,周五(22日)再分别在微博和微信,贴出旗下种猪场大批死猪的照片,而企业方面公开挂出横额,要求政府查明疫情真相,为众多的养殖企业和整个生猪养殖产业寻求出路。

大午集团一位高管纪女士周六(23日)对本台记者说,孙大午周五公开相关资讯后,立即引起广泛重视。周五晚,河北省和保定市官方都派人到猪场了解情况,当地政府亦派出扑杀队,由周五晚10点开始扑杀剩下的大约6000头猪,并将所有死猪在现场挖坑深埋。但到现在为止,企业方面并不知道检疫结果。

纪女士说:原先是我们一直给徐水区报嘛,一直报,然后愈来愈严重了,但是一直没有给结果后来死猪愈来愈厉害嘛,所以我们就在网上自报了嘛。自报之后现在市里省里都来人了。昨天(周五)晚上10点左右吧,就开始扑杀了。大概也就三个多小时吧,把剩下的几千头全部给杀完了,有电死的,有直接活埋的。就是就地掩埋。深挖坑,然后就埋掉了。应该是取样了,但是到现在至少我们不知道这个结果。

纪女士还说,在他们之前还不知道猪的真实死因时,政府就表示给予养殖场一千万补偿,但被集团拒绝。她透露,因为他们是种猪场,不但损失巨大,且直接关系到能否继续做下去,企业方面更希望知道疫情的真实情况。

纪女士说:。首先我们这个是个种猪场,我们有二万多头猪,其中种猪有三千多头一头种猪的价值六,七千块钱,所以说这个经济损失我们很难估算然后政府原先也一直答应给补偿,好像一千万,但是我们集团不想收这个补助钱,就想把这个病情确认,搞搞清楚是不是非洲猪瘟,就想着对社会负责,也对行业负责,所以这个钱一直也没拿,我们周边的猪场也差不多都死光了。中国有十大养猪省份吧,都全军覆没了,河北是唯一一个没有报的。

但本台记者发现,河北今次大范围死猪,至少在两个月前已在河北多处出现,但跷蹊的是,至今河北官方没发布任何有关的疫情通报。

唐山的养猪户刘女士透露,她的猪场每年出栏只有500头左右,但在这个冬天已死了200多头。尽管他们都按指令将死猪运到镇兽医站集中处理,但他们都不知道猪只死亡的原因,以及兽医站如何处置死猪。

她还说,他们死了一头猪最多只能得到几十元的补助,所谓的每头猪1200元补贴,根本没他们的份儿。

刘女士:肯定有死的,我们这儿不是镇嘛,就是给他们送到我们镇上的这个兽医站哪儿去,他们那个集中销毁吧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也没确定说是非洲猪瘟。他们给补偿小猪十来块钱,大猪二,三十块钱吧,但这都没给呢。

有河北媒体人士指,河北尽管多次采取扑杀非洲猪瘟的方式,大量扑杀养殖场的猪只,但一直到现在都不承认有非洲猪瘟,这可能是源于十二年前发生在河北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的后遗症,该宗事件对奶业的整体冲击一直延续至今。此后,在河北出现任何关于食品安全的问题,都可能被当成政治事件而管控资讯。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河北省农业厅,但该机构的多个电话都没人接听;而河北省保定官方亦没有就大午种猪场疫情及善后问题接受访问。

非洲猪瘟由去年8月开始在中国肆虐,至今除新疆,西藏,海南,河北的政府没有报告疫情外,其他地方都已经沦陷。但业内一直诟病,河北方面疑有系统性隐瞒疫情行为。

相关阅读

2019年2月25日, 12:25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