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庆:科幻电影的政治问题

作者:苏庆      来源:干货

》的口碑在朋友圈两极分化,再加上春节电影票涨价了,我就没去凑热闹。前两天网上盗版可以在线看,我手痒点开了,不久又看到《人民日报》的这篇推送,我笑了。

人民日报:美国人看了《流浪地球》之后问,为什么片中没有美国人?

这是以“中国人拯救地球”为主题的科幻电影,影片摄制和上映期间,正逢中美贸易战白热化,两国首脑穿梭外交,谈判桌上讨价还价;导演拍的时候当然也会想,如果电影在里加美国人,到底是正面人设比较讨喜呢?还是负面角色更合理?总局会不会把电影枪毙掉?最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加美国人最安全。连前期炒作的“奥巴马欣赏刘慈欣”,“奥巴马客串演出”,最后只压缩成一张照片,扭扭捏捏插在影片滚尾一闪而过。

在《流浪地球》片尾闪过的奥巴马

或者说,《流浪地球》是一部主旋律科幻片,是“太空版战狼”:天上,中国宇航员吴京向联合国争取牺牲自己拯救地球的机会;地上,中国救援队奋不顾身抢修地球发动机,吴京召唤各国救援队给中国人帮忙,帮忙的有韩国人、日本人,模糊国籍的大鼻子洋人,唯独没有美国人,在中国人的奋斗之下,众望所归,地球保住了。《纽约时报》评论:“中国电影业终于加入太空竞赛。”

《纽约时报》对《流浪地球》的评论推送

要知道,三十年前,和美国在太空竞赛的,还是苏联人。

很燃是不是?凭什么以前的进口科幻大片里都是美国人在拯救地球?左一个蜘蛛人,右一个钢铁侠,如今,在“拯救地球”这个领域,吴京又一次填补了中国人的空白,难道不该点赞三联?

一个国家能拍科幻大片,至少具备两个条件:1国家要有科技实力。2国家要有完整的电影工业体系。除此之外,还有个“假想敌”问题。——无论科幻片的主题是“征服宇宙”,“攀登科学高峰”,或者“拯救地球”,创作者都要设置假想敌,电影要有情节,情节要有矛盾,制造矛盾就要设置假想敌。这个事很有趣,可以对比一下:

美国科幻电影里的“假想敌”:以市场为导向

美国人创造了电影产业,好莱坞电影占据了世界电影市场80%的份额,为了挣钱,好莱坞的科幻片一贯坚持市场喜欢什么假想敌,那就设置什么假想敌。

第一类假想敌:不可抗力

这类假想敌,得罪了全人类,所以设置这种假想敌的科幻电影可以全球畅行无阻,可以通过任何国家的电影审查,比如假想敌是外星人,比如假想敌是自然灾难,比如《星球大战》,比如《星际穿越》。

第二类假想敌:黑科技公司

科幻电影的重要分支——“赛博朋克”的母题是“黑科技奴役人类”。比如,电脑奴役人类,生化技术奴役人类等等,但电影中的黑科技也需要人来发明和主导,为了通吃全球票房,好莱坞通常采取“所有国家一概不得罪”的套路,把假想敌设计成“黑科技公司”,用“公司”这种商业组织,避开了所有可能的电影审查和文化壁垒。在《银翼杀手》中,某个生物公司发明了复制人,控制了全世界。在《攻壳机动队》中,同样是黑科技公司野心勃勃地奴役世界。在《黑客帝国》中,最初的发明矩阵的也是个电脑公司。

第三类假想敌:冷战对手

电影《终结者1》上映于1984年,当时苏联未解体,冷战未结束,所以电影中爆发的核大战,是美苏互殴的结果。

好莱坞科幻电影《终结者》截图:

核战争爆发,美苏对射原子弹,卫星拍摄的画面

到了1998年,苏联解体已经7年了,美国人在《世界末日(绝世天劫)》中还在黑苏联,剧情明明是美国糙汉子布鲁斯威利开着航天飞机去炸彗星,偏偏要找俄国的联盟号空间站借燃料,明明借俄国人的燃料,偏偏要黑俄国人,台词说“俄国人的空间站十几年没换零件了,比美国的二手车还旧”

好莱坞科幻片《世界末日(绝世天劫)》截图:美国人进入俄国空间站

上图电影里俄国宇航员的画风,一个戴着羊剪绒帽子的俄国大叔,整个俄国飞船就是个锈迹斑斑的加油站,这还不够,俄国大叔的台词是“这里不是加油站,这是实验室,是空间站……”但最后空间站设备老化燃料泄漏,爆炸了。

拍这种电影时,好莱坞根本就没打算要俄国的票房,所以黑起来毫无压力。当然,这种黑也要俄罗斯有这个科技基础。全球有能力搞地球空间站的,也就美、俄、中三家,就算美国人想黑别的意识形态敌人,敌人未必有这个实力让美国人黑。比如某些中东国家,盛产极端分子,经常和美国唱对台戏,但这些国家最多在好莱坞电影里客串一下恐怖分子的母国,一旦科幻片里需要高科技反派,就没他们什么事,因为他们没有黑科技啊。

好莱坞早年也黑过中国,《007. 金手指》是时代华纳公司在1964年拍的片子,007是间谍片,也喜欢搞黑科技的噱头,这部1964年的间谍片的核心情节是“中共原子专家准备将一枚小型核弹在美联储金库引爆,致使美国的储备黄金受辐射污染58年,引起美国经济瘫痪”——亏他们想得出来。

1964年拍摄的《007.金手指》海报

这是美国人在电影中给我党干部设计的形象

《007.金手指》截图:中国反派和美国反派

好莱坞之所以在1964年的007电影中黑中国,是因为中国在同年十月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打破了美苏的核垄断,加上毛主席雄才大略——“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所以好莱坞人心惶惶,担心中国拿着核弹找麻烦,这种恐惧感酝酿出了《007金手指》里的反华情节。1964年,中国闭关锁国,这片子根本没打算给中国人看,是卖给欧美腐朽资本主义市场的产品。

好莱坞递给中国的情书

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之后,好莱坞对中国的态度就友善多了。

前几年,好莱坞导演詹妮弗·余说,她拍的《功夫熊猫》是“献给中国的情书”,这话非常肉麻,想赚中国的票房就直说呗。这些年好莱坞不遗余力开拓中国电影市场,在科幻大片方面更是如此,这几年,他们总是想方设法把中国元素塞在科幻大片里——《变形金刚4》不但让李冰冰演配角,更是把霸天虎的生产基地设在了中国深圳,打boss的决战场地放在中国香港;

好莱坞科幻片《2012》海报

在科幻片《2012》里,全球变暖,冰山融化,世界被淹没,联合国请求中国紧急生产了十四艘巨大的方舟才拯救了人类,电影给出的逻辑是,“只有中国可以调动国家力量,在短时间内生产这么多大船”

《2012》截图:各国首脑联合拯救人类,“中国首脑”在左下角

《2012》截图:中国制造的方舟拯救了人类

在马特达蒙主演的《火星救援》里,美国人的火箭爆炸了,为了救丢在火星上的马特达蒙,美国宇航局又求助中国,用中国的火箭替美国发射火星飞船,中国科学家和美国科学家共享了探测火星计划,两国科学家勾肩搭背地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为了赚中国的票钱,好莱坞放下身段,频频对中国人抛媚眼,让中国观众深刻领略了好莱坞资本家有奶便是娘的虚伪嘴脸。

《火星救援》截图:中国官员的正面形象

《火星救援》截图:中美科学家联手合作,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

俄国科幻片的假想敌

2017年,俄罗斯拍摄的科幻片《太空救援 Салют-7》,逼真还原了1985年的苏联空间站“礼炮7号”事故,剧情是:当年“礼炮7号”突然与地球失联了,俄国人马上派两名航天员上太空,要把礼炮7号找回来。就在这样一部太空灾难题材的科幻片中,俄国人也没有忘记黑美国人,电影里的第一反应是,一定是美国人把苏联的空间站给偷走了。

俄罗斯电影《太空救援》港版海报

俄罗斯电影《太空救援》截图:美国人是假想敌

同样,俄国人在拍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片子要卖到美国去。

谈到俄国电影,不能不提当年的苏联电影工业。苏联,这个地球上存在了74年的第一大社会主义国家,在它鼎盛时期拥有完备的电影工业,在计划经济指令式的创作环境下,苏联的电影工业生产了一个时代的红色电影,这些电影的水准之高,可以保证它们在七十年代经常在欧洲各大电影节上为国家赢回荣誉;在科幻片方面,苏联导演不但狂黑美国人,更是把共产主义制度投射到了浩瀚的宇宙。

1924年苏联科幻片《火星女王艾莉塔》中的火星

1924年,苏联人拍摄的科幻片《火星女王艾莉塔》(Aelita, Queen of Mars)讲述一个苏联工程师制造太空飞船飞到火星上,发现那里有个极权主义帝国,然后他在那里领导无产阶级奴隶进行了一场革命,直到在火星建立一个由苏联人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

1960年 苏联科幻片《天空的呼唤》剧照

1960年,苏联科幻片《天空的呼唤The Call of Heavens》讲述了一个关于太空竞争的故事。片中英雄式的苏联宇航员解救了那些企图把共产党打到火星上去,却意外搁浅的美国人。片中的美国人不但是苏联太空竞赛的敌人,而且是输了比赛的弱者,需要苏联人拯救。

黑美国人只是苏联电影的副产品,是捎带着干的事情。苏联电影工业的真正作用只有两个,第一,在欧洲各大电影节获奖,提升国家影响力,这是类似苏联运动员要在奥运会拿金牌一样的政治任务;第二,提供宣传材料,为美化苏联国家制度和团结东欧国家的这些政治任务服务;为了获奖,苏联导演拍摄了大量沙俄时代的古典主义作品,比如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等;至于同时代的政治宣传电影,包括上面例举的科幻电影,皓若星辰,不枚胜举。苏联电影是新中国电影的老师和参照物。新中国是学着苏联老大哥的样子,一步一步学会拍社会主义电影的。

中国科幻电影的先驱者

但新中国的科幻电影比较贫乏,在《流浪地球》之前,中国科幻片数得上号的,还得算1980年拍的《珊瑚岛上的死光》

80年代《大众电影》杂志插页:科幻片《珊瑚岛上的死光》介绍

这个片子讲述中国海归科学家发明了“高能原子电池”,要献给祖国,但是他坐的飞机却被激光击落,坠入太平洋。并被神秘组织困在太平洋的小岛上,而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当然是某个黑科技大国,而这个某大国派出的官员有个意味深长的名字——沙布罗夫,这是个典型的斯拉夫名字,是的,这部中国科幻电影鼻祖的假想敌,就是苏联人。当时国内不好找苏联的特型演员,只好让中国演员黏着大鼻子扮演苏联官员。

《珊瑚岛上的死光》剧照:中国演员饰演的“沙布罗夫”

我们为什么要在科幻片里黑苏联呢?首先因为六十年代中苏交恶,其次因为1979年中国狠狠地教训了苏联的小弟越南,当电影开拍的1980年,中苏关系还尚未解冻,而当时中美关系已经进入蜜月期,所以这个假想敌不黑苏联,还能黑谁呢?

当《珊瑚岛上的死光》作为小说发行的时候,苏联《真理报》发表评论,说这篇小说“充满了民族沙文主义”——看来苏联人看懂了,知道我们在黑他。

回到《流浪地球》,可以想象,以后的国产科幻大片在设置假想敌方面,大约就是《流浪地球》定下的调子——把假想敌设计成某种自然不可抗力,这次是木星要吞噬地球,下次我们就可以征服天王星,这样的假想敌,既不得罪俄国人——普京大帝现在是我们的战略伙伴;也不得罪美国人——两家正在谈判,还要继续做生意。

或者,我们可以把假想敌定成日本人,比如“日本人要毁灭世界,中国人手撕日本科学家拯救人类”这种情节,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艺术家完全可以把抗日神剧搬到太空上去。

我们的科幻大片之路才刚刚起步,在视觉效果方面,我们还要向好莱坞学习;在数量方面,我们比苏联科幻片的鼎盛时期还有不小的差距。而在苏联的最后岁月,俄国老百姓讲着这种笑话:

“列宁时代像一条隧道,周围一片黑暗,只是前面有光;斯大林时代像是一辆卡车,一个人开车,少数人坐驾驶室,大多数人在货箱里颠簸着;赫鲁哓夫时代像个马戏团,一个人表演,其他人在下面笑;勃列日涅夫时代像一场电影,观众们都在等着散场。”

 

朝鱼羊的大片

上文提到,一个国家能拍科幻大片,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一要有科技实力。二要有电影工业;但其实也不一定。我们的邻居朝鱼羊很穷,但三月半的爸爸正太阳同志很喜欢看电影,尤其喜欢看好莱坞大片,正太阳同志一直希望朝鱼羊也能拍出自己的大片,但苦于没有这样的电影人才,于是在1979年,正太阳同志派特工绑架了韩国著名导演申相玉;

韩国导演申相玉

申导演被软禁在朝鱼羊,拍了7年电影,期间,申相玉为朝鱼羊拍摄了第一部科幻片——《平壤怪兽》,说的是14世纪的朝鲜,诞生了一个大怪兽,怪兽专门吃铁为生,甚至能吃军队的兵器,而且怪兽很爱老百姓,它带领农民闯入国王的城堡,吃掉了国王卫队的兵器,帮助人民推翻了暴君。

1986年朝鲜电影《平壤怪兽》海报

1996年,索尼公司的怪兽片《哥斯拉》上映,日本人发现,正太阳同志主持拍摄的这个《平壤怪兽》居然长得很像《哥斯拉》,而且据说比《哥斯拉》好看。(完)

参考资料:《红色的天空:苏联科幻电影简史》

感谢您转发到朋友圈,转发是对我最好的支持。媒体转发请联系作者。

原创不易,感谢打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