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ang Xiao


许多观众对农历猪年春晚没有提到“猪”而表示不满。 ()


中国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晚会旨在迎来农历猪年的到来,但在昨晚的电视节目中,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很大程度地审查了所有与猪有关的文字和图片。

全球超过八亿观众收看了这场由CCTV直播的春晚,然而在他们之中,许多人因为几乎没有出现的2019年农历生肖而大失所望。此前,人们对小猪佩奇(Peppa Pig)重返中国大屏幕而感到惊喜。

虽然近四个小时的春晚只提了一次习近平,但这场晚会还是偷偷设法提到了这位领导人。词语“新时代”指的是已写入中国宪法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个词在主持人的串词和歌曲中被重复了十八次。


微博用户发布了一张截图,称“猪年有猪”这句话受到了网络审查。 (Weibo: Shanpangding)

春晚结束后,许多观众通过社交媒体发泄他们对晚会没有提到猪年的不满。 但这些抱怨贴却受到了言论审查。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所有包含“猪年没猪”的帖子和评论都被屏蔽了。

微博用户发布的截图显示,微博禁止发送包含这一关键字的帖子,并以错误消息称这些帖子“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一些网民绕过关键字和短语在微博上发布了这个消息。

“他们怎么能在猪年完全不提猪呢?”一位微博用户写道。

由于狗和鸡的文字和图片在前几年的春晚中被放在十分显著的位置,但今年却几乎对猪年只字不提,这令一些观众表示困惑。作为十二生肖中的第十二种动物,猪被广泛视为善良和好运的象征。

“我们要回避猪”才能尊重穆斯林


Performers dance on the stage for Chinese New Years gala.
春节联欢晚会迎来了猪年,但却只提到了一个“猪”字。 (CCTV)

这并不是这家中国官方广播电视机构第一次在春晚上审查涉及猪的图片和描述。 “猪”这个字在12年前的2007年春晚上也只是被提到过两次,而在那之前的再上一个12年周期中,“猪”的元素在春晚中的出现也在1995年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审查。这是因为90年代的官方媒体出版物上刊登的关于猪和回民的低级趣味玩笑引发了几次中国穆斯林的游行。

从那时起,中国共产党开始对少数民族的宗教活动保持高度警惕。 前国家宗教事务局主任叶小文在他出版的《宗教问题七天会谈》中写道,为了维护中国的社会稳定,在1995年的春晚前夕,和“猪”有关的图像和文字都受到了审查。

“开始审节目…… 一百多个孩子拿着灯笼跳上来,手舞足蹈…… 每一个灯笼都是一个大猪头,我说你都给我拿下来,”叶小文在他的书中写道。

尽管许多生活在中国的穆斯林也能够理解新年期间宣传“猪年”的敏感性,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知道新疆设立的大规模再教育营。据称,那里关押着近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族裔。

王思琪,一位22岁的中国女孩居住在西安,这一坐落西部并拥有中国最庞大的穆斯林人口的城市之一,她和家人在吃年夜饭的同时观看了今年的春晚——正如全国数千万个家庭所做的那样。

王思琪并非穆斯林,她告诉ABC中文网,虽然她对猪年春晚几乎没有提过“猪”而感到失望,但她相信这个生肖是受到了善意的审查。

“我们要回避猪[才能尊重],猪是他们的天神,”王思琪说道,并表示她不了解新疆的情况。

知名维权律师滕彪告诉ABC中文网,对猪的审查并不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尊重少数民族,这是因为考虑到有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族裔正被拘留。

据报道,维吾尔族穆斯林强迫接受政治教化、放弃信仰、或虐待,在某些情况下,还遭受酷刑。

春晚强调的是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


Well-known Chinese singers Ye Zhang and Jihong, left, stand on the stage with a dozen back up dancers.
中国著名歌手张也和吕继宏(右)演唱的歌词是“人民的心跟随共产党”。 (CCTV)

除了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对“猪”的审查之外,今年的春晚和前些年的一样带有政治色彩。超过1000名表演者在分布在中国四个分会场进行演出,其中包括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深圳、长春和井冈山——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第一个革命根据地的所在地。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的中国数字媒体专家于海清博士将目光锁定在了历年来展示中国功夫、太极的巨大方阵,以及不同年代的流行歌手用歌曲向共产党献上赞歌。

于海清博士告诉ABC中文网,所有这=一切都可以被视为中国春晚所传播的政治宣传运动的一部分。她补充道,“春晚的政治使命越来越强了”,艺术家们没有相对多的创作空间在他们的作品中调侃政治。

“这就没什么乐趣了,因为……老百姓的声音被压制了,”她说。

“在中国的环境里,要不断地表达自己,这在公共领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她说,“春晚强调的是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不管人们以前怎么调侃它,每年都会照旧举办。”

2018年春晚,一段庆祝中非关系的小品引发了广泛的批评,当时一位亚洲女演员扮演成非洲裔面孔,并在服装里垫上了夸张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