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议】“电影不会摧毁政治,除非其本就摇摇欲坠”

今年2月《》在柏林电影节参展,新闻发布会上娄烨不知道第多少次谈到了电影审查,他说他对审查的态度没有改变,“我觉得电影应该是自由的。”

娄烨没有变,审查这件事存在的事实,也没有变。距离原定的上映日期4月4日还有一周,微博上传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撤档的消息,媒体向片方光线传媒求证,得到了三个字的回复,“尽全力”。

尽全力的后半句是“听天命”。只是天命的要求到底在哪儿,谁也不知道。这次娄烨也不是没有做出妥协,电影2016年就做完了,从那时候起大大小小改了117处,看过去年金马影展版本的人都说戾气已经消减很多,身份敏感的陈冠希连一个正面镜头都没有了,但带到柏林的版本又改,到了香港国际电影节的版本,还要再删5分钟。

好在撤档只是虚惊一场,在坐了24小时的过山车之后片方确认《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不会撤档,海报上写着两句话:

“感谢大家,如期上映”;“电影会帮我们记住,我们和我们的时代”。(来源:北方公园 | 和审查的缠斗到底要把创作者带向哪里

相关阅读:

2019年3月28日 导筒 | 娄烨,被审查的20年

2019年3月11日 立场新闻 | 娄烨两作品「片主要求」取消港放映

中国数字时代关于“娄烨”的文章

————————————————

以下评论由中国数字时代辑自网络:

小栗寒:电影不会摧毁政治,除非其本就摇摇欲坠

苏喆:”不要害怕电影!电影没那么可怕,也没那么重要。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体因为电影而感到恐惧,那绝对不是因为电影太强,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太脆弱了。” ​​​——

Bone:“电影应该是自由的”

Diana:太心疼了!!看到撤档石锤的消息直接掉下眼泪来。。。以后要只能拍歌颂河山大好粉饰太平盛世的片子了我还学什么电影

雨露萌萌:有时候我真的也对中国的文艺政策感到绝望,凭什么都市场经济了,个人就没有表达自己看法的权利吗,对于文艺和教育还是计划经济那一套,真是秉承着我国儒家思想的光荣传统啊,挺好,现在都2019年了,怎么还是让我感觉在清朝呢?愚民政策做的好

忧郁迪西:娄烨:我感觉中国电影在这5年里没有本质的改变。如果导演不能自由地表达,市场不能自由平等地交易,观众不能自由选择,那么导演拍不出好作品是必然的,投资人利益得不到公平尊重和保护是必然的,大家看盗版是必然的。这不是什么导演或者观众问题,而是自由问题。

L0veredT1ger:我没有看到强权,我看到的是满满的恐惧和害怕

東廈廢樑:娄烨太硬了,不让表达我想表达的,宁愿放弃署名权。

他吃了那李莫方:“埋下的种子多了,破土的几率还会少吗?”

水逆快走开:去年金马奖庆功宴所有大陆影人集体缺席抗议,只有娄烨去了。不想说对错,但是这或许是更加艰难的重要原因。

Haʊlɪt:他要生在韩国就好了

不妨~方长:对岸能看我们却不行,不是一点也不能少吗?

The Stalker:电影应该是自由的,喜欢娄烨,支持娄烨,正是因为有了像娄烨这样的人物,我们青年创作者还能看到渺渺曙光

蕉叶覆鹿:娄烨去的是入围晚宴不是庆功 入围大家都去了。媒体报道不实

evak:中国的文化氛围是真的不自由,更别说这几年了,越来越严越来越封建

村 上 聡 樹:越自卑越害怕。人如此,国亦是。”文化自信”的背后是数百年的文化自卑。慢慢来,总会好的。

梦到内河:艺术不是政治的附庸,艺术是基于哲学和美学的。

无匮:当现实阻挡着“现实”,电影只能是“电影”

anatta:把自由还给我们。

王小明:英雄就是英雄,不需要勋章的肯定!

潘小婺:漏了一部,推拿还是有上线的

王不怕:电影和人都应该是自由的

侠云飞@IDRAGONS:不论内容如何,敬有风骨的导演

Charlie Coo:这个年代的嘴脸依旧那么糟糕,丝毫感受不到与大国经济实力相当的文化氛围。

斯图:这跟八股取士的本质没多大变

Magi:“在战争中流尽鲜血,在和平中寸步难行。”

Mcubcn:艺术不应该被任何理由所限制

jht:看评论区还是挺欣慰的

Angelo:clapper: 人造的光芒 只会刺瞎双眼。被限制的艺术 怎么会野蛮生长

2019年3月30日, 2:27 下午
编辑:
分类: 众声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