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 盐城爆炸事故背后

文章原标题:盐城爆炸事故背后:倪家巷集团的红与黑
作者:记者 刘佳

倪家巷集团拥有近二十家对外投资公司。庞杂的关系图中,天嘉宜只是其中一个节点。各公司中有安监环保隐患的,也不只是劣迹斑斑、直至发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

倪家巷村虽然面积不大,但拥有五十多家企业。早在2006年,全村就完成了工业产值四十多亿元,利税3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超过14000元。而倪家巷集团,正是由最初的村办集体企业周庄针织染纺厂通过股份制改革而来。

搬到响水之后,生产高端化工材料的天嘉宜却把化工废料埋在了家乡倪家巷。天嘉宜因犯有污染环境罪而被法院判决罚金100万元,时任公司董事长张勤岳、原料供应科科长吴国忠等均获刑。

无锡江阴市,距离“天下第一村”华西村不到十公里的周庄镇倪家巷村,在过去32年同时上演着另一个村镇企业的发家史。

相较于华西村,这个企业要低调得多。但2019年3月21日,一波相当于2.2级地震的化工厂爆炸,将它推到台前。

据天眼查,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到,震惊全国的盐城化工厂爆炸事件里,涉事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嘉宜)前身为江阴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属于倪家巷集团的骨干子公司。

倪家巷集团拥有近二十家对外投资公司。庞杂的关系图中,天嘉宜只是其中一个节点。各公司中有安监、环保隐患的,也不只是劣迹斑斑、直至发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

倪家巷集团企业关系图(天眼查/图)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倪家巷集团最大控股人倪成良已经被带走调查。

天嘉宜的爆炸,会影响倪家巷集团“做世界纺织强企”的理想之路吗?

2019年3月22日,爆炸次日现场,气态污染物已经大幅降低。(视觉中国/图)

从苏南到苏北
倪家巷所在的江阴周庄镇并非旅游胜地周庄。

这里古有“江南布码头”的称号,毛纺织染是主要产业之一。1987年,在村办集体企业的风潮中,华西村组建了江阴县华西工业供销公司。同一年,倪家巷村把目光瞄准了周庄镇的毛纺织染产业,江阴县周庄针织染纺厂成立。

(倪家巷集团官网截图/图)

不过,倪家巷人很快便发现,向纺织印染行业的上游——化工原料进军,既能降低成本,也能满足周围企业的需求。1992年,天嘉宜的前身,江阴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应运而生,主营业务是生产芳香族硝基、胺基、苯甲酸等制造医药、农药和染料的重要中间体。

对于倪家巷化工厂而言,2006年是一个分水岭。

这一年,公司销售额超过1亿元,迅速发展的倪家巷化工厂决定搬出面积只有4平方公里的小村庄。次年4月,在苏北的陈家港化工园,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不过,据新京报报道,天嘉宜的前员工称,企业搬迁到盐城,是因为当年的无锡太湖蓝藻事件。那一年,绿油漆般的蓝藻污染了饮用水源地,无锡超市的瓶装水被抢售一空。

倪家巷距离太湖80公里,污染是否会排入太湖不得而知,但在企业已经对太湖造成污染的苏南,化工企业显然已不受欢迎。

隔江相望,经济相对落后的苏北,橄榄枝递了过来。

在招商文案中,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宣称设有化工生产、生活服务、污水处理、化学危险品储存等四大功能区,是苏北第一家获得环保入户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纷至沓来的企业,被盐城响水县捧作“乡镇项目攻坚的硕果”。

不只是化工,浙江宁波客商投资了塑料项目,江苏省盐业公司投资了矿卤日晒项目。家具、机械制造等项目推进也“一路飘红”。

到了地域更宽广的响水,天嘉宜的研发和生产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一路高歌猛进,产品也随着国际市场的需求迅速转型。其中,新研发的三羟甲基氨基甲烷、均三甲苯胺等8个产品畅销欧美市场。

在响水县政府网站上,一则《天嘉宜产品畅销欧美提前实现“双过半”》的消息稿写道:据该公司副总经理介绍,产品主要是销售医药、染料中间体,远销欧洲、美国、东南亚各国,包括美国杜邦公司,都是该公司客户。每个月下的订单都比较多,一个月基本上两百吨左右。

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关系图(天眼查/图)

“黑马”倪家巷集团
倪家巷村虽然面积不大,但却拥有五十多家企业,早在2006年,全村就完成工业产值40多亿,利税3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超过14000元。

有网友发微博说,“倪家上、倪家巷、倪巷村……我不知道这个村子到底有几个名字,虽然在这里住了有七八年。这是一个城中村,周围大都是工厂。”

这里的众多企业,都与2002年3月成立的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是互为子母公司,或是业务多有往来。而倪家巷集团,正是由最初的村办集体企业周庄针织染纺厂通过股份制改革而来。

2000年10月的《中国乡镇企业》杂志上,就有文章将这家迅速扩张的企业形容为一匹在毛纺行业杀出的“黑马”,评价其是“继阳光、三毛、南山后的中国第四大毛纺企业”。

那是一段蒸蒸日上的时光。时任集团董事长从南京领回了“江苏省名牌产品”奖牌,又立下誓言再增加技改投入1亿元。集团在倪家巷还拥有公交站专属名称——倪家巷集团化纤站。

在倪家巷集团的版图中,除了上游的化工企业天嘉宜,还有下游企业,如1999年成立的江苏倪家巷集团精毛纺织有限公司、2000年成立的江阴市虎跑纺织印染有限公司等。2002年集团成立后,又相继成立了江阴常盛化纤有限公司、江阴倪家巷新材料有限公司、江阴市倪家巷纺织有限公司等。

(倪家巷集团官网截图/图)

除了纺织印染行业,倪家巷集团还瞄准国际贸易、物流等行业,倪家巷国贸有限公司、倪家巷物流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此外,倪家巷集团投资还涉及市政设施,包括江阴市一家污水处理公司、热电公司和热力公司。集团旗下甚至还成立了环保企业——江阴市虎跑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环保工程技术的研发。

领域扩张同时,地理版图也在扩张。

除了盐城,倪家巷集团还涉及上海的顺翰服饰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安徽蚌埠等地的项目。项目所到之处备受欢迎,2011年,倪家巷集团到蚌埠五河县投资筹建纺纱、织布、印染项目,15亿元年产值预期的消息,成了五河县政府官网的“五河要闻”。

根据倪家巷集团的官网信息,目前集团总资产已经超过52亿元人民币。

各类光环频频收获。早在2009年,倪家巷集团被无锡市列为第三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江苏倪家巷集团精毛纺织有限公司是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首批“白名单管理资质企业”,也是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2014-2015年度国家级“守合同重信用”企业,一同上榜的江阴企业还有江苏华西村股份有限公司、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天眼查,在庞杂的倪家巷企业关系图中,核心三人正是集团公司的三位股东。媒体报道被带走调查的集团法定代表人倪成良是集团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70%,同时拥有多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

另外二人中,倪新瑞、杨洪孝持股比例各占15%,倪新瑞同时是江阴市倪家巷纺织原料公司的执行董事、江阴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等;杨洪孝是倪家巷国贸公司、倪家巷企业管理中心的法定代表人。

同样,天嘉宜也有多位倪姓人士。天嘉宜经历了数次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先后从张勤岳变更为倪良、倪红卫等人,后在2017年3月变更为职业经理人陶在明,陶的唯一高管任职是天嘉宜的总经理。

安全与环保隐忧
和版图一起扩张的,还有安全和环保方面的隐忧。

在喜马拉雅App上,一位来自天嘉宜的年轻人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他回忆,自己入职几年就当上了车间主任,而在他任上的一次严重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在车间刚刚筹建之时,员工大部分是新招聘进来的,“技能培训和监督都不到位,导致了事故发生。”

天嘉宜附近的企业有时候还会叫它的老名字,戏谑为“倪家巷农药厂”。

一位从事化工行业的资深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天嘉宜在产品列表中,把阻燃剂KSS写在很前面,这种材料与隐形飞机、电气控制设备生产有关,以前依赖进口。

“这家公司能够自产,应该说技术上很高明。如果只生产KSS,还不见得多危险,如果是高端与低端产品同时生产,让做低端的员工去从事不熟悉的生产装置,没有培训,没有经过认可操作规程,就可能出事。”上述人士认为。

在环保组织IPE“蔚蓝地图”数据库收集的企业监管记录中,公司还在江阴时,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就因扩能未审批,擅自投入生产,被处罚停产,环境行为信息公开化评定结果为红色。

搬到响水县之后,生产高端化工材料的天嘉宜却把化工废料埋在了家乡倪家巷。2014年,江阴市周庄镇倪家巷村村民投诉,有人夏天在村边偷埋大量装有化工废料的铁桶。铁桶腐蚀后污染了地下水,水井能闻出异味。

村委会委托一具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井水取样检测表明,苯胺类物质比饮用水标准超标7倍,后经环保部门现场督办,挖出三堆填埋物124.18吨,警方介入后锁定了涉嫌填埋的正是天嘉宜。

因为此案,天嘉宜因犯有污染环境罪而被法院判决罚金100万元,时任公司董事长张勤岳、原料供应科科长吴国忠等均获刑。

除了天嘉宜,倪家巷集团旗下其他公司也不乏安全环保隐患。例如2018年8月,江阴市青阳镇官方微博称,为深刻吸取江阴倪家巷新材料有限公司“8.2”事故教训,青阳镇综合执法局组织召开了全镇化工企业安全生产会议。不过,南方周末记者未能搜到事故详细信息。

在 “蔚蓝地图”中,倪家巷新材料有限公司在2010年、2016年、2018年分别因未验收擅自投入生产、聚苯乙烯批建不符、违反危废申报制度被处罚。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在2017、2018年多次因违反污染物排放标准,共计罚款60万元。

(倪家巷集团官网截图/图)

有网友吐槽倪家巷:“一到晚上空气中都弥漫着刺鼻难闻的气味!”

天嘉宜所在的响水县,村民也战战兢兢,甚至有人说,“一有动静就跑,准没错。”一场在2011年因传言爆炸而发生的响水万人大逃亡的细节至今还被很多人记得。被化工园区包围的居民们悬着的心从未放下,他们对家园还是没有安全感。

当爆炸声真的响了,当年天涯论坛帖子标题依然显眼——“倪家巷,不是你家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