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寻找小危

编者按:3月20日凌晨,长期关注尘肺工人的、为工友维权的《新生代》编辑小危(危志立)被广州警察带走,另一位编辑老木(柯成冰)失踪。3月25日,小危妻子、女权主义者郑楚然(大兔)寻找小危一天没有结果。

#大兔尋小危#大兔個人微信被炸號了#
今天我五點多起床,開始尋找在3月20日淩晨因為幫助塵肺病工人而被抓走的丈夫小危,危志立。至今已經5天了,我們家屬還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書。
廣州同德派出所說小危是被深圳龍華公安抓走的。於是我和律師去了龍華公安局,龍華局的警察幫我查,說是坪山分局把她抓走的。於是我們又去了坪山分局(40多公裏啊老天)。穿拖鞋的我,在這個乍暖還寒的時候,冷到比他們局地上的大理石地板還冰。
到了坪山分局,他們不讓進公安局大廳,讓我們去信訪。信訪民警查了壹下,說沒查到,還把電腦給我們看。沒查到,建議我們去市局。我已經感到不好了……可能他們永遠不會再讓我見到我丈夫了,那個陽光大男孩……
到了市局,同樣被弄去信訪辦,警察直接不查,說15天之後給我們回復。我怒了,打了12389,打了12345,打了110再次報失蹤。110分派了某派出所給我回電,對方讓我到派出所談。我去了派出所,對方幫我查,確定了真的是坪山區公安局辦這個案子的。但是他們無法告訴我他被關在哪裏。下午的時候坪山公安也不肯承認他們抓了小危。
我哭了一晚上,完全沒有辦法停下來。小危被失蹤了嗎?沒有壹個部門敢承認抓了他嗎?他和作為妻子的我的合法權利都被當成玩笑嗎?
同時我的個人微信號還被炸掉了,他們企圖制止我訴說我丈夫的故事。
我的千里尋夫,今天打卡100公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