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流法眼 | 非正常大师

就像当初周星驰用搞笑和低俗解构了社会价值观的无厘头一样,今天有一个爱哲学的流浪汉大师和一个患精神病的法官大师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当我们被各种正能量和整齐划一的生活观规制成木偶人时,却有这么一两个嬉皮士跳出来,让我们感觉到令人窒息的生活里原来有那么多我们喜欢的黑暗料理。

在衣食不缺的时代,流浪大师彰显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处世哲学,一种在各种规章法条潜规则经济原则各种学习文件世界里的毅然转身。当众人在熙熙攘攘里被裹胁狂奔或沉默不语或被消失时,大师却独坐在垃圾桶旁,修行着世人梦想的修行,淡漠着世人无法掩饰的淡漠。他宁愿和垃圾为伍也不愿和人为伍。有人说这个大师背后有团队的运作,有又如何?只能说明这个团队知道当下的人们需要什么样的餐后甜点。不要再给大师伟光正和啥啥梦了,不要跟大师讲什么匮乏冷漠和虚伪,大师只想在阳光下懒懒地晒一晒真诚的太阳,捉一捉调皮的虱子,给来求合影的美丽女粉丝们讲一讲之乎者也和天地玄黄,让那些高涨的房价、有毒的食品、腐败的官员和各种APP都见鬼去吧。

比起这位晒太阳的大师,我倒更喜欢另一位大师,一位被宣布为精神病的法官大师。据媒体消息,这位被宣布为精神病的法官,在2014年2月24日到2015年12月22日间参与审理的案件共有353件。而一位被“平反”的申诉人员后来却被告知,这位法官患有“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所以申诉人员从这位法官那里拿到的盖有法院公章的判决是“无效”的。

这位法官用他个人的癫疯,让我们都感受到了当下我们法治建设的伟大成就。到底是工作逼疯了法官,还是时代逼疯了法院,让一个疯癫的法官带病工作?如果法官不正常,那么他到底是如何不正常的,何时开始不正常的,又如何在疯癫状态下拿出了一份份盖有法院印章的法律文书?在法院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法院的印章就意味着司法机构的背书和认可。或者我们换个角度,疯癫的法官也可以是好法官?很多大师不也是疯癫以后才有伟大的艺术成就嘛?也许这位疯癫法官在写判决时根本就没有考虑各个司法机关之间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也没有考虑错案追究和国家赔偿会给很多人带来麻烦,所以就疯癫了?

法官也好,法院的判决也好,这两者当中,总必须有一个不正常。假如加西亚马尔克斯能活到今天看到这则信息,相信他一定能写出比《百年孤独》伟大一百倍的作品,作品名字就叫《精神病法官审理的353件案件》。

一个做了流浪大师,一个当了疯癫大师,一个寄情于垃圾桶间,一个努力着颠倒黑白,两位大师用他们的传奇涂抹着这个时代的浮世绘,用他们的肮脏气味和漫不经心嘲笑着当下的正经日常和各种高大上。

大师不是大师自己命名的,是时代的网红脸赋予的。

就像一个朋友讲的,抢银行的勇气是没有的,但蹭蹭流量的无耻心还是有的。所以,我也来蹭一蹭。

相关阅读:

2019年3月21日, 8:04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