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从龙|《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到底在讲什么

作者:    来源:作家云从龙

欢迎关注“作家云从龙”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海报

娄烨的新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确被剪的伤了元神。

从电影院出来下电梯的时候,一位观众不停的嘀咕:你说他到底要讲什么啊?警匪片也不是这样一个路数啊,是要表现官商的勾结和贪婪吗?好像也不是吧。

这或许是很多观众共同的疑惑,都拿捏不准娄烨的意图,甚至于会觉得,片子有些生涩隐晦。凭心而论,有这样的感觉,非常正常。因为荧幕上呈现出来的124分钟本身就不是一部完整的电影,它最关键的部分,已经被电影局剪除。并不是娄烨不想让观众看明白,而是电影局有意要遮蔽观众的眼睛。

尽管如此,我仍然觉得,《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是今年不容错过的国产电影,绝对值得一看。在中国当代电影人中,娄烨始终是一个鹤立鸡群的存在,勇气与担当,在这部新片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放眼华语影坛,具有同样气质的电影人,几乎没有。

不妨试着猜猜电影局到底删去了哪些内容?影片开始于一场拆迁,唐奕杰离奇死去,杨家栋介入调查。镜头拉到了20多年前,一幕一幕回放,起始于1989年,姜紫成、林慧与唐奕杰在舞厅里认识,但随后,姜紫成就去了台湾,唐奕杰娶了林慧,生下的却是姜紫成的女儿。几年后,林慧精神病康复出院,姜紫成自台湾归来,正好来接林慧出院。姜紫成、林慧与唐奕杰三人互相拥抱。这是电影中他们三人第一次拥抱。还有一次,是姜紫成、林慧残害连阿云之后,唐奕杰赶来,看着熊熊燃烧的连阿云的遗体,三人再次拥抱,泪湿衣襟。

这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关键所在。在这些情节上,电影局肯定做了大幅度的删除。观众都会觉得姜、林、唐三人被利益互相纠缠,狠毒而贪婪,但要仔细想一下,他们会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至关重要的线索是:姜紫成为什么突然要去台湾?林慧为什么在怀了姜的孩子后还要嫁给唐奕杰?注意看我在前面说到的那个时间点:1989年。

陈可辛导演的《中国合伙人》中,喜欢诗歌的王阳在那一年将全部诗稿付之一炬,一头长发也含泪剪去。荧幕上的旁白说:“他的八十年代,死于今天。”陈可辛的这个镜头足够隐晦,但一句旁白,却令观众心头一痛。《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根本没有这样的旁白。

《中国合伙人》剧照

姜紫成一定是当年的风云人物,他出走台湾必然属于迫不得已。唐奕杰当年也还不是今天五毒俱全的唐主任,他娶林慧为妻,很可能是处于道义上对这对志同道合的热血情侣的保护。这样就能理解三人在精神病院再次见面时的拥抱:英雄折戟,惺惺相惜。美人迟暮,今非昔比。

但后来的事情已经与热血无关。市场经济浪潮下,三个人青年时的理想、信念一一覆灭,为欲望和贪婪吞噬。姜紫成成了黑白通吃的地产大亨,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流着“原罪”的血液,唐奕杰周旋于官场,通过权力攫取财富、美色,林慧则游走在这两个男人之间,最终成了他们的殉葬品。残杀连阿云的那个晚上,三人再一次拥抱,意义和上一次完全不同。上一次是惺惺相惜,这一次是向欲望彻底妥协,一腔热血早已冷却。

这样的人在当下比比皆是。大概六七年前,我供职一家媒体业务单位。有一次我的Boss喝多了,跳上桌子,引亢高歌崔健的《一无所有》,咆哮着说:“老子当年,带着学生,差一点就烧了南湖上那条船。杭州师范校长的千金非我不嫁,可是毕了业,却跟了宣传部长的儿子。”我还采访过一个专做金融拆借的老板,姜紫成、林慧与唐奕杰相识的那一年,他刚刚入职长沙市公安局。那个夏天,他按耐不住一腔热血,脱了警服,带着整个警局,向大街上走去。

无论是我的boss,还是我采访过的人,如果不是他们一时兴起对我说起这些,打死我都想不到他们还曾有这么燃的人生。我从未怀疑他们说的事情,但我还是无法将眼前的他们与二十多年前的他们联系在一起,看成是一个人。现在的他们,早就没有了青春的锐气,一个个都油头粉面,老辣世故,都成了姜紫成、林慧和唐奕杰。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正是讲述了这样的蜕变、人和往事。娄烨撕掉面具,给我们看到的一个真相是:三十年来,即使最高尚的人,都已经沦为既得利益者。理想、信念、青春、热血全部坍塌,化作脂粉与笑谈,道义失去了它本身的价值。

拍这样的电影,难道不需要勇气吗?它在2019年与我们见面,可以说是为知己而死,为悦己而容。

相关阅读:

2019年4月7日, 12:52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