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频 : 女权者真被”打脸“了?

文章原标题:吕频 I 女权者真被”打脸“了?刘强东案”仙人跳实锤“视频观后感
作者:吕频    来源:女神和表姑的日记

北京时间4月22日下午,微博新号“明州事记“放出两则经过剪辑、标注和说明的视频,展示刘强东与其强奸控告者Jingyao,在强奸案发前于餐馆和公寓楼电梯间内外的互动:”刘强东明州案晚宴视频曝光,女方未醉酒主动跟随“;”仙人跳实锤?明州案公寓视频曝光女方举止亲密主动邀请刘强东进入“。

视频一出,无数评论提出案情已经反转,此前公开的女生民事起诉状中关于遭刘设局强奸的说法不成立,并且再次庆贺“打脸”女权主义者。

首先必须要说是,这种视频发布发纯属卑劣【狗哨】操作。所谓狗哨,是民粹暴力化的大众传播年代特色的恶意动员,通过发布对其基本盘具有特别喻意的指示性信息,召集定向攻击,而自己却假装身在事外,不负责任,不受监督和批评。

“明州事记”是刘强东-京东方的小号无疑。一个上市公司,一个公众人物和全国政协委员,面对一项严重的公开法律指控,没有任何正面回应,微博禁止评论,同时却注册小号,躲在暗处,发布来历不明、全在质证之外、无须为之承担任何后果的选择性材料,以刻意的渲染和标签,怂恿其死忠男权粉丝再次对Jingyao和女权主义者发起网络暴力。这种猥琐操作本身就是大公司和大人物公然堕落的表现,是对懵懂吃瓜群众的道德毒害。

质询这种视频的合规性,尤其是其选材和剪辑制作的狡诈,是十分必要的,在澄清之前,一个正直的观众可以将以这种黑色手段放出的材料一概视为假。

但对质视频本身不是我的重点。除了只想强调几点:

1、对照视频和Jingyao起诉书,其关键情节完全不构成否定关系。参考下图:

(忽略水印,不知道如何去掉)

2、视频完全无法证明在公寓房间内没有发生强奸。

3、完全无法从视频得出Jingyao“仙人跳”(预谋、诬告和敲诈)的诽谤性结论。

但是要承认,视频的放出让Jingyao在这场舆论战中再次处于下风,在明州检方于2018年12月以“证据有重大问题“为由拒绝提起公诉之后的又一次。

她并没有在饭局上醉酒,而且还主动跟着刘一起离开餐厅。在公寓楼内她引导刘换乘电梯上楼,(看似)热情介绍,还挽臂照顾——尽管身体始终是保持距离。(看起来)她并没有如在起诉书中所描写的那样,抗拒刘和她一起进入她的房间。

如果有人担心这会让Jingyao在法庭上吃亏,那我的看法是这恐怕还不至于,民事诉讼是就许多证据和辩论的结合所做的相对判断,仅一个不涉及强奸关键情节的视频影响有限,更何况法庭恐怕不会接受剪辑拼接过的材料做证据。但是,起诉书里那个无力、抗拒、悲愤的受害者Jingyao的形象,似乎已经不再真实。

很多人已经产生了困惑,虽然很多人还在坚持为Jingyao澄清和辩护。但前一种现象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实际上,女权主义者的力量总是很小的,只要刘强东成功动员和其支持者,同时动摇中间派;其支持者声音放大,中间派开始倾向于观望,而女权主义者本来就势弱的时候,就是他的舆论胜利之时。而这种舆论胜利,又为他的法庭之战的无论胜负做了保险——只要国人相信了他,美帝国主义反华法庭的判决就不能让他形象失分。

精力、空间、资源,都不允许我们将重点放在试图改变那些男权分子上,何况那些人也不接受有理的辩论——他们从一开始传播“仙人跳“阴谋论的时候,就不是基于证据或说理的。重点是我们怎么坚定我们自己,并且帮助中间派小白们更清楚地理解形势。

坚定我们自己,不是坚持一个基于二元论的固执立场。看似非黑即白,实则莫衷一是的取向,已经让中国网民/愚民/韭菜们受够了苦,一次次在“实锤“和”反转“之间疲惫被带节奏和被消费,最终是彻底被榨干价值和犬儒化——用”我什么都不相信了“来保护自己。关键问题是韭菜们的心态就是在自大、冲动、情感化和绝对化的两极之间摇摆,没有经验与能力做自己的判断,也没办法为自己的判断设出必要的事实和道德边界乃至负责。

女权主义者发起了“Here ForJingyao“的活动。所以,怎么理解”我相信Jingyao “?相信Jingyao是不顾事实预设立场吗,抑或是我们已经提前决定为Jingyao做一切人品担保,尽管我们压根不知道她到底是何许人?如果你曾是这样的热血感性,那现在你就正在被悄悄种下心理的危机,而且可能随着舆论战还而可能升级,未来危机还不止这一次。

不管其他人理解不理解,我们自己首先要知道“我相信Jingyao “是在哪一个层次上及什么程度的表态,要理解它的道德和政治的意涵,然后在纷扰面前还能守住它。

每个人都有她的主观性和局限性,因此即使是最直接的亲历者,最诚实的陈述,也不意味着完全契合“客观真相”,或者说所谓“客观真相“必是可以追求但永不可能真正到达之事。而另一方面,她感受强烈的,她的身体和心理真实经历过的,很可能无法被外在客观地证实,并且也没有一种(没有被男权污染的)语言让她好好说出来。

每个人都无意识地在头脑深处遗忘和改写着记忆,陈述不可能百分百复原。甚至强烈的冲击会使人失察失忆。人又都有趋利避害的社会本能,在不同的情景中,为了争取理解,会强调她想强调的,而回避令她所无法面对的——别说你没这么做过。所以每份自述都可以是不完整、破碎和有漏洞,可以被无穷地追问和怀疑。

而Jingyao这样的强奸受害者很容易成为糟糕、失信的受害者,因为她们就是有“贪念“,想抓住额外机会,结识些头面人物,找份工作什么的。她们总是犯错误,没有“正确“和及时充分反应,临事不够警惕勇敢决绝,经常自欺到最后一刻。事后又过于愤怒恐惧嫌恶,因恐惧错过了报警,因愤怒又试图威胁对方,如此等等。

我们必须要明白,【绝大多数犯罪都因受害者的错误或无能才成功】,除非是走在路上被一个陌生人冲上来一刀直接捅死的那种。除此之外所有的受害者都是“有问题的”。因此,要求Jingyao是整个过程中的完美受害者,这根本就不应该成为表态的前提。

强奸是一种结构性暴力,这不仅是指它是这个社会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的外在表现之一,也是指它的实施就绑架了亲密、要害和无法解脱的,基于情感,社交,与资源的权力网络。没有一种受害者像性别暴力的受害者一样与加害者那么亲近而又无法拒绝,他们是父亲、丈夫、导师、上司,或者意外垂青来坐在你身边挥挥手就能让你这小角色登上事业巅峰的人。在这个权力网络里Jingyao一直被教导着要通过为大佬提供无偿的情感服务,让他们顺心满意,来争取一些从未被承诺的机会。实际上这个权力结构非常容易就把她至于一个被剥削的位置上了,而她还得在这个位置上很乐意很努力。女权主义说,男权社会是不允许女人有完整的自主性,给她自觉的“双重意识“,从男权压迫的角度审查自己,自我批评自我督促,包括可能逢迎讨好强奸者到最后一刻。

这真的很羞耻。可是这是怎样造成的?如果大众不能理解这羞耻的根源,那它就会永压迫女人不说和让羞耻不退。

强奸文化不仅是议论一下女生的贞操品性,而是【对性别暴力事件中事实、法律、道德的全过程篡改和劫掠】。内生于压迫性的性别权力结构的属性,使强奸经常以“不是强奸“的方式被实施,并且使强奸往往在法律上和舆论上都被认定”不是强奸“,甚至在许多个案中,还能殖民受害者的意志,让她不敢说”我被强奸了“。然而,其实只有她知道那是强奸,那些曾有类似遭遇的女人也知道。

否认强奸个案就是保护整个性别结构,而关于强奸的主流话语和实操,在在也是暴力,那么多强奸案,大家都清楚,太多在法律上和舆论上首先审判的是受害者,而永不给足够救济。那我们怎么能抵制这样的强奸文化,拒绝和受害者一起承受这种性别暴力的一次次原生,次生,再生?

相反地,就要切断身为女性对男权的期待,以及以不惜过正的方式,阻止强奸文化的无形殖民,至少让它在我们身上无法再循环下去,在男权社会里划出一个女性领地,而”我相信Jingyao “就是这样的边界所在。我指的是,坚决不当貌似懂法的”客观中立“的男权志愿者,不是用男权所设的关于强奸的、本身就是暴力的标准来自我检查和苛刻地部分通过受害者,而是相反,先假设她们没有问题,这就是一种彻底的集体斗争。

重申一下,相信Jingyao,不是因为已经审查了或者能担保所有的“事实“。而是因为我们体会这男权社会给人设的限和下的毒。不是因为她做得一切够好,不是因为她已经向我坦白证明了一切。不是因为她没有回避,隐瞒,淡化,种种她可能还不想面对的情节,不是因为我相信人间的法律一定会给她公正的判决,也不是因为我自诩上帝的代理法官,可以裁判她的纯洁度。

然而我看到她的自述,仍然有一种真实的力量,因为它就是这社会里每一个女生都可能遭遇到的。所以它唤起许多共鸣,许多女生讲了自己类似的,逃脱或未能逃脱的经历,每一个都非常相似。这难道是可以无视的吗?性别压迫将不同的女人同等对待,因此塑造了她们的遭遇的同质性,也因此埋下了女人相互认同和支持的伏笔。

我相信Jingyao,是想给她一些被接纳的安全之感,在这之下,我们能更相互理解,让那天的真相最终有机会涌现而不致被怀疑恐吓所堵塞。是因为我看到她在斗争。在前期的斗争中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失去了健康,学业和信誉;她一定已经深知法律凶险,舆论恶毒,却还要再去打一次民事官司。这【一定是因为她有确信】。既然这样,我就陪她走这一段路。

我也别无选择,既然那些人一开始就蛮不讲理散布毫无证据的阴谋论,我就必须在这个事件里参与对强奸文化的纠偏,拉住社会不至于进一步失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相信Jingyao”是一种被迫的反制,是在墙和鸡蛋之间的【积极的道德选择】,也是少数人不得不自我放大的姿态——既然大多数人,更有权力的,都在另一边,而所谓“中立“就等于让结构存续,那我们这点人,在这一边每人都做出百分之一千的拉力都不够。

我也看到她的斗争正在激起所有强奸文化的穷极攻击,因此从即使只为了这场舆论战的角度说,支持她更意味着支持其他许多女人,我也一定要去做。也因为我和她一样在这社会生为一个残缺、有错、羞耻的性别,我一生当中有许多极度的惨痛从未对人言,我也希望通过支持她来治疗自己那个内在的女性。

我曾听过太多女人讲她们的故事,也深知这社会有多黑暗严酷,是这些经验,而不是天真无知,让我变得有时候十分情感化,而另一些时候不惜无情。然而都无碍我对那些女人的忠诚。我曾经陪伴一位母亲,在她的女儿莫名惨死之后,在很多人都觉得她应该放弃的时候,有足足八年如亲人般的相处,我用了许多时间仔细听她一字一句的讲述。我相信她并和她相互帮助,并不是真的相信了那个女生死于有计划的故意谋杀,不是那样的。是因为我相信母亲有求得一个真相的权利,只有她才能决定采用什么方式,到什么时候停止;而且她的坚持具有女权主义的意义。那么,对Jingyao和其他女人,我会尽量做到一样。

当然,Jingyao也有可能欺骗和利用了我——一切皆有可能。可我因此冒险的只是我一己一时的脸面而已,我冒的是为了更大效益的险,我指的是,如果其他千万女人,看到我是这样愿意相信女人,一定会更能说出她们的遭遇,而最终打破强奸文化。因为这样的计算,我不在乎丢脸这种小事。

我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如果最终证明Jingyao是骗子,那我就承认我见识不足,再不参与对任何强奸案的讨论。我还会赔偿刘强东——以不管什么方式白给京东1000块钱。我想这钱占我财产的比例一定超过他可能赔给Jingyao的。

”助力Jingyao“墙外链接:https://docs.google.com/…/1FAIpQLSdEWf4MUBIl1TvYj1…/viewform

作者是媒体背景的女权分子,运动组织者和论述者,目前暂居在美国纽约上州

她的个人微信号是:pinerpiner,防失联欢迎添加,请勿私聊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