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 | 小危,他是一位帮助过我的朋友

作者简介:国安,城市里的一线打工者。

“哦,危志立我当然认识,他是我的好朋友,大家都叫他小危,我也这样称呼他。”

我认识小危是在2011年了,说起怎么认识小危,我还得苦诉我那一段心酸的打工经历。那时我第一次来深圳,没有技术没有工作经验,总与好的工作有缘无分,最后进入一家电机厂工作,总算找到一个比网吧好点的地方安身,带着感恩老板的心和天真幼稚的梦想,认真的,非常认真的工作。

我在电机厂操作整形机,开始我做的比较慢,老大天天都骂我,但是我不生气,相反我觉得很愧疚,好不容易有个厂收留我,我还干不好。经过老大无数次的谩骂和我命都舍得的努力,我终于从一天做八千的产量做到一天三万三千多的产量,超过老员工的两倍,现在我才明白,那时我并不比老员工厉害,而是我很蠢。

后来我被整形机压了大拇指,我痛得快哭出来,老大就带我到工业区里的药店包扎了一下,医生安慰我:“小伙,还好你大拇指肥胖,肉厚,骨头没伤到就好。”我听了很高兴,我就说嘛祖宗是会保佑的,不会伤到骨头,不像对面那条拉的老员工,都干那么久了还干不好,搞得被机器咬掉了半节拇指。

我带着7块钱药费找工厂财务报销,被财务的叼了一顿,说药店不是工厂指定的医院,没有报销。又找我拉上的老大,老大说:“这7块钱你自己出不起吗?”我当时也不知道对错,就那样吧。

白天没感到手痛,只是有些麻,晚上却痛得不行,翻来覆去没法睡着,多些来颗安眠药让自己好好睡一会。第二天早上,证实了我在工厂的生产中占着重要的位置,没见我到车间上班老大就到宿舍来请我来了,可是在炎热的深圳,伤口就更加不争气了,红肿生浓,我想上班可是伤口是坚决不答应。我为工伤休养的事找到老板,大家不用猜我老板说啥,就大家都熟悉那一句台词:“别人怎么不受伤就你受伤?”老板怼得我哑口无言,我从那美丽的人间一下坠入黑暗的地狱。可我又想,跟资本家做事有谁不受气呢?最后签了一张请假条,我终于可以无薪养伤了。

是的,就在这个我对生活非常失望的时候我遇到了小危,那时他和志愿者们在社区宣传劳动法知识,我便向他咨询了我工伤的事,在交谈过程中,他给我梳理了现在我遇到的问题,并的给我一些建议,他给我讲解工伤法律知识等,不断鼓励和支持我,给我建立希望。

回到工厂,我翻看小危给我的《工伤工友知识手册》,里面有很多看起来都是对我有帮助的知识,回想他跟我说的话,给我很多的帮助。可是我又在想,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哪有人非亲非故的就对你好呢?还不知道他是不是骗子呢?我实在不放心和不敢相信,我特意到网吧查了一下,确实小危给我的资料都是跟网上发布的法律知识一样,那时我悬浮的心才能放了下来。

后来,我跟着小危给我那本法律册子上写的地址找去,那是一个工人活动室,小危带着我参观并给我介绍活动室,有图书可以借阅,有免费的劳动法律咨询,还可以做志愿者等等。

从那之后我就经常去找小危他们玩,一起做志愿者,小危说话幽默,给我们带来很多欢笑声,给我带来很多快乐;小危个子高大,让我感觉很有安全感;小危很有爱心,给我很多照顾;小危知识渊博,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小危还很会安慰人,当我告诉他,在深圳我老乡很少,尤其是苗族的老乡更少,虽然有时候我很多欢乐,但是有时也会感到孤独。小危经常跟我说,天下打工的朋友都是老乡,都是一家人,都是可以互帮互助,可以无话不谈,让我不必感到孤独。后来他又告诉我,他也是苗族,他看过很多书,危是三苗之后。我开始觉得他是为了安慰我,可后来我相信了,因为他不会骗我。

我跟小危一起做志愿者那段时间,我也认识了很多朋友,让我不再孤单,得到很多的帮助,不再陷入被工厂欺负后的悲观心情,也让我收获了许多欢乐。是小危让我看到了希望,让我感受到温暖,让我看到了人间友爱。

我离开深圳后,我和小危只见过一次面,他告诉我,他还在做关注和帮助工人的公益事业,我感到很高兴也很骄傲能认识小危这样的朋友,非常有爱心,无私帮助有需要的人。

前几天和朋友闲聊,听说小危因为关注职业病工人的遇到麻烦了,作为小危的朋友,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十分不解,也非常愤怒 ,小危一心做公益,帮助弱势群体,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不知道在哪得罪了别人?

我希望更多的朋友在这里认识小危是怎样的一个人,更多的朋友来支持小危,支持有爱心有正义感的小危,让小危早日与家人团圆,早日再向社会奉献爱心,还有很多人需要他的帮助。

2019年4月6日, 6:0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