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跑一万公里迎小危自由# 第1天打卡

#大兔跑一万公里迎小危自由# 第1天打卡

和危志立刚刚拍拖的时候,我问他,你的理想伴侣是怎样的呀?
他说:“拥有六块腹肌可以一只手抬起我的女性马克思主义者!”
……大哥,妳可是一个一米八的大只佬啊。
我审视了一下我自己:久坐电脑前誓死不运动而获得的一块肚腩,孱弱无力的四肢,常常被左翼批评为”小资女权主义者”的身份标签。好吧,危志立找了一个不怎么理想的对象。
4月20日,危志立等新生代三子被深圳警方“监视居住”了。这意味着家属和律师都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律师也没有办法去会见他。我们和他的联系就这样断掉了,他有没有被虐待?有没有被剥夺睡眠和进食?这些我们都没办法真正了解。
他因为帮助尘肺病工人维权而被抓走,已经41天了。他被消失之后,我病了一场,拖着全身的脂肪骨头在广州深圳两头跑,食无定时,睡无安稳。微博、微信都被炸了,完全失去了在国内对外发声的渠道。热心的网友鼓励我“妳要马上振作啊”,我只能很累地回复,嗯嗯,然后颓废地把头贴在膝盖上呜咽。
但我也很清楚我不仅是危志立的妻子,我还是一个女权活动家。女权行动者可以允许自己暂时歇息和软弱,但是不能一直无力绝望。我寻求一个改变,一个长期的、内外修炼的、有意义的改变。于是我又想起他的理想伴侣型:强壮的反性别刻板印象的女性——坚毅有力的女权主义者的象征。我也许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运动是可以让人感到赋权的,特别是从小不被鼓励参加运动的女人们。健康的身体能够支撑不屈的意志,那些流汗和气喘最终都会让自己更有信心面对正在发生的苦难。所以,我决定要为小危的自由和自己的成长,每天都跑步,打卡,累计跑够一万!
我量了一下,一万公里的距离差不多是从小危被抓走的地方广州白云区,去到曼联主场Old Trafford球场!危志立最喜欢曼联了,熬夜看球不说,还经常逮着我就不停地说曼联的历史,说在17世界,在英国曼彻斯特施工的一群外来铁路工人组建了后来的曼联队,在强调整体性的足球比赛中这个球队用工人阶级的平等互助发展壮大了自己。在大财团注入之后他的球迷还自己建立了新的合作社“联曼”……对体育运动完全无感的我都能感觉到他对曼联的热爱。而我则希望用我累计的跑步里程,在地图直线距离中到达他所爱的曼联梦剧场。
其实我从来都对体育运动无感,我讨厌动,讨厌大自然,讨厌户外。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家里开空调躺着喝奶茶。但是,一切都需要有一个改变,因为我再不变强大,就会更轻易地被别人用两只手指捏起来轻易搓一下就死掉。无论肉体和精神,我都需要变得更强。这是我对身陷囹圄的危志立的承诺,也是我对自己作为一个号称打不死越战越勇的激进女权主义者的承诺。
所以,我今天开始跑起来。打卡,第一天。
*国内的朋友如果妳关注危志立事件,妳可以帮助我:
1.看见有关他的消息,就帮我转发到微博、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我的发声平台被炸了,微信小号也被屏蔽了朋友圈和群发言。那么,妳可愿做我的发声渠道?
2.妳可以陪我跑哦!晒图晒里程加上标签#跑一万公里迎小危自由回家#,发到妳的微博、微信上!
3.永远欢迎大家给我发红包买专业跑鞋,听说一万公路会跑坏5双鞋!谢谢~支付宝 [email protected]
4.微信小号被屏蔽朋友圈和群发言,但也可以加好友告诉我妳帮助了我做以上的事情喔,我会感到非常受鼓舞的。
微信号:discounteverything
我将会每天在fb、推特和ins上打卡和发布有关小危的各种消息,求关注:
fb:Datu Zhengchuran
tw:@allisongrabbit
ins:daturahrahrah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