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2日,李志团队发布了一条声明:由于李志的身体原因,我们决定取消即将开始的叁叁肆四川巡演。

就在这前一天,李志刚发微博说:

第三年叁叁肆,四五次發車,第四次下雨,獎破不破不重要,能不能出發不重要,走多遠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划起来。

才一天时间,还没划起来就倒下了。

看来他这身体确实不咋地。

结果,到了2019年4月3日,一家四川媒体在报道中写道:

我用文科生的数学水平一数,李志的四川巡演正好2月,正好23场。

正好行为不端。

01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军轰炸。还在东南大学上大二的李志听到了,当即和朋友在校外整了一场演出,表示抗议。

李志啊李志,你说你一个学自动化专业的,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天天操什么闲心呢?

为此,他们还印了一批传单,到处散发。

这么行为不端的事,当然回学校就是一顿批。

谁知道,李志不仅没好好思过写检查,还在学期结束的时候,申请了退学。原因用他的话说就是:

那种糟糕的教育体制,真不是他妈人呆的。

,你知不知道,这话是会带坏小朋友的。

哪怕你胸口纹着中国地图也不行啊。你看你那肚子那么大,长得就违规了。

退学后的李志四处流浪,去了一趟北京。

在北京时,他为了生存找酒吧唱歌挣钱,但没人看得上。无奈之下,他又回到了南京。

他说北京是个糟粕之地,只有混子没有摇滚。

在歌曲《青春》里,他表达了这种愤怒:

我的青春是一朵花

开在没有日照的坟墓上

我的爱人也一朵花

蚂蚁青蛙都喜欢她

帝国主义它茁壮的成长

(此处删去8个字)

现在,这首歌因为歌词不端,不让唱了。

后来,李志还有很多歌也不能唱了。在申报演出的时候,就过不了。

比如《和你在一起》,歌词“我愿意为你死去”,带了个“死”字。删。

比如《天空之城》,歌词唱道“爱情是生活的屁”,低俗。删。

再比如《杭州》,里面唱“掏出你左手的手枪右手的菜刀中间的凶器”,危险分子。删。

至于像《人民不需要自由》《青春》《广场》等歌曲,那就更不用提了。

除了写歌,李志还写书,书名就叫:《NMB——一个现实主义者的理想世界》。

他在序言中写:

这本书是一个总结,是对我整个世界的表达。一百个你之中有几个明白不重要,可是这么一些就说明我在说谎了,不是吗。那么,还是说一句NMB吧。

不要以为缩写就高级了。

前两天,潮牌MLGB(My life is getting better)因涉嫌低俗,在创立9年后被工商局宣告商标无效。

它的创立者,一个叫李晨,一个叫潘玮柏。

瞧瞧,连李晨都低俗了。

李志,你还敢说你不是行为不端?

02

2010年,李志去瑞典看了场莱昂纳多·科恩的演出。

他看着台上70岁的科恩,唱歌唱得全情投入,激动时直接单膝跪下,仿若神灵。

他觉得,这才是一个音乐人对自己所爱的事情的虔诚,于是下决心要做一个认真的人。

回去后,他就认真地买了台打卡机,让团队所有的成员按时上班打卡。

包括他自己。

艺术家,要的就是自由,李志,你怎么能用这种方式管理艺术家呢?

他还定下规矩,乐手迟到1分钟,排练费减半,迟到3分钟,排练费就没了。

这简直是跟整个音乐圈为敌。

在国内,独立音乐圈有个潜规则,为了多卖几张票,大家都会推迟演出时间。说好八点开始,八点半能开始就不错了。

但是李志偏不。事前规定什么时候开始,就什么时候开始。

而且,他从来不赠票。

演出前,几个朋友来跟李志吃饭,他们都自己买演出票。吃完饭回现场,李志自己走乐手通道,让他们去排队检票。他连加塞的权利都不给。

他说:除了崔健和罗大佑,没人可以无票进他的演唱会。

还特意强调,新华社记者也不行。

真是不想好了。

也是在2010年,李志在虾米网下载自己的歌时,发现一首歌要掏8毛钱,但是虾米并没有找他授权,也没给分成。

李志怒了,找了一群音乐人公开抗议,炮轰虾米网,要下架作品并道歉,就算他跟虾米网的老总是朋友,那也不行。

结果,在他这群人的倒逼中,虾米网开始了签约授权之路,费劲巴拉去找一个个音乐人,一个一个签约,一个一个给钱。

李志,你这是典型的杀熟啊。

一次巡演上,有歌迷虔诚地说:等自己死了,要把李志的《天空之城》作为葬礼上的葬乐播放。

没想到李志竟然回复:

到时请务必与我们联系,获得版权。

每一年的南京跨年演唱会,李志都有操不完的闲心。

他绞尽脑汁,琢磨各种打击黄牛的办法。他觉得黄牛加价,那些最穷的人就被剥夺了来看演唱会的机会。这对他们不公平。

有人责问他,你为什么不提高票价?仅仅是为了照顾穷人,体现公平吗?排除不正当因素的话,富人不是更勤奋吗?

他说:

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一直穷困潦倒。我更愿意和善良的底层人民在一起。

真是其心可诛。

李志,你还敢说你不是行为不端?

03

2016年5月,李志发了一条微博:

2004年,我26岁,做了第一张小样。一转眼12年过去了,一个小轮回。回头想想,还算没太过虚度韶华。

我想再用12年,在全国334个地级市做334场演出:普及现场音乐。让更多人听到、看到、参与到现代音乐中来。

2028年就50岁了,我想试一试。

关于这个叫“叁叁肆”的计划,他说,因为中国绝大部分的中小城市里的人,都很难看到Live的现场音乐。

幼稚如李志,他还举了个数据,说中国有一半人还没有上网接触过现场音乐,他想要影响和改变的就是这些人。

这是逆天而行。

用他前经纪人大肚迟老师的话说:

很有可能租好的场地,可能公安突然来说不能用;可能到了发现电压不够,没法演出;还有谈好合作的主办方突然跑路的。

再加上,live house虽说卖演出门票,但最赚钱的项目是酒水收入。在小地方的酒吧办演出,往往喝酒的人和听歌的人口味难调。

为了解决更高的不确定性,就要砸出更多的钱。情怀嘛,不能当饭吃。

最终,在李志的朋友赞助了巡演所有的音响设备、箱式卡车和大巴小巴车后,巡演才勉强把收支控制到了平衡。

李志给自己的人生规划是:

在音乐行业中做到50岁,也就是叁叁肆结束的那一年,然后从政10到15年,在60到65岁的年纪参政。

结果我们都看到了。

叁叁肆刚跑了安徽、陕西、宁夏、云南、山东五个省、64个城市,到四川就被叫停了。

334-64=270。叁叁肆,以后只能改名叫贰柒零了。

如果它还能活下去的话。

怪不得,当初他放出要从政的消息,有网友说:

逼哥要是去从政,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相关阅读:

GQ报道 | 这个李志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