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藤梦樱 | 东京大学学部入学式:女学生们面对的现实

原标题:平成31年度东京大学学部入学式上野千鹤子祝辞翻译

恭喜大家入学!你们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来到了这里。

女学生们面对的现实

对于这个选拔考试的公正性,你们想必是深信不疑的。若是出现了不公正,也许会顿感气血上涌吧。但是,去年,东京医科大学被查出考试不公,他们对女学生和复读生的差别对待已经确认无疑。文科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医学部展开了全面调查,结果是女性学生的入学难度,换句话说,男性学生的合格率相比女性学生合格率的比值,平均为1.2倍。被查出问题的东医大的该数值为1.29,最高的顺天堂大学为1.67,处于前列的还有昭和大学、日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等私立大学。比1.0更低的,也就是女生更容易考入的大学有鸟取大学、岛根大学、德岛大学、弘前大学等地方国立大学的医学部。顺带一提,东京大学理科3类的该数值为1.03,虽然你比平均值要低,但是也高于了1.0,这个数字应当如何解读呢?统计很重要,因为基于统计考察才能成立。

女学生比男学生更难合格,是不是就意味着男性考生的成绩比较好呢?公布全国医学部调查结果的文科省负责人作出了这样的评论:“男生处于优势地位的学部,除了医学部再无其他了,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基本都是女生更有优势。”也就是说,除了医学部以外的其他学部,女生的合格难度都低于1,唯独医学部的数值在1以上,这似乎意味着需要点解释吧。

事实上,有各种数据可以证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比男性更高(即成绩更好)。首先,女学生们为了避免落榜,会倾向于选择更有把握的目标学校。其次,东京大学入学者中的女生比例长期无法跨越“2成之壁”,今年甚至比去年数据还有下滑,仅为18.1%;统计上的偏差值正态分布并没有男女之差,因此会来参加东大考试的女生原本就比男生更加优秀。第三,原本4年制大学入学率上就出现了性别差。根据2016年的学校基本调查,4年制大学入学率男生为55.6%,女生却为48.2%,有7个百分点的差距。这个差距并非成绩的差距,而是信奉“儿子上大学,女儿上短期大学”的父母的性别歧视的结果。

最近获得诺贝尔奖的马拉拉·优素福·扎伊在来访日本时强调了“女性教育”的重要性。但那不过是巴基斯坦的事,跟日本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是女孩子”“因为不过是女孩”像这样浇冷水拽人腿的事情,我们管它叫意欲冷却效果。马拉拉的父亲在被问到“您是如何培养您女儿的”的时候,他回答说“不折断她的翅膀”。正如所言,很多的女孩子们,都早已被折断了那双所有小孩子都曾拥有的翅膀。

等待着拼命努力进到东大来的男生女生们的,又是怎样的环境呢?在和其他大学举办的联谊活动中,东大的男生会很受欢迎,但从东大女生口中,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在被问到“你是哪个大学的?”的时候,会回答“东京……的……大学……”。究其原因,说是不知为何若是听到“东大”对方就会退缩。为什么男生在自称东大生的时候就可以挺胸抬头视为荣耀,女生却要踌躇不决呢?说到底,男性的价值所在与成绩的优秀一致,女性的价值所在却与优秀的成绩之间存在着扭曲。女生自小就被期待着“可爱”,然而可爱又有什么价值呢?被爱、被选择、被保护,这样的价值中包含着绝对不要威胁到对方的保证,所以对于女生们而言不管是成绩优秀也好上了东大也罢,居然都是需要隐瞒的事情。

(2016年)发生了东大工学部和大学院的5个男生对私立大学女生进行集团性猥亵的事件,加害者中3人被退学,2人受到停学处分。作家姫野カオルコ以这个事件为原型写了一本名为《因为她脑子不好》的小说,去年还以此为题在学校里开了论坛。“因为她脑子不好”是在调查过程中加害的男生实实在在说出来的话。若是读过这本作品,便可知道社会是用怎样的眼光来看待东大男生的了。

据说,东大至今都还有本校女生实质上不被允许参加、只有校外女生才能参加的男生社团。半世纪前我的学生时代有同样的社团存在,没想到半世纪后的如今还依然健在,我深感震惊。这个三月,东京大学男女共同参与计划担当理事和副校长已经对于这种违反《东大宪章》所倡导的平等理念、排除女学生的行为予以了警告。

如今你们所经历过的学校,还算是表面平等的社会,在偏差值竞争上男女无别。但是,在你们进入大学的瞬间,隐性的性别歧视就已经开始了。等你们出了社会,还会有更多明目张当的性别歧视肆意横行。,很遗憾,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学部里的女生比例约为20%,大学院里修士课程的女生比例为25%,博士课程则为30.7%。再之后,进入研究职位以后,助教的女性比例为18.2,准教授11.6%,教授则只有7.8%。这甚至比国会议员的女性比例都还要低。学部长、研究科长15人中只有一位女性,历代校长则从未有过女性的身影。

作为女性学的先驱

研究这种问题的学问诞生于40年前,即女性学,之后被逐渐称为性别研究(gender studies)。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还不存在女性学这一门学科。正因为不存在,所以才被创造了出来。女性学诞生于大学之外,又进入到大学之内。25年前,我赴任东大之时,成为了文学部的第三名女性教员,之后担任在讲坛上传授女性学知识的工作。开始研究女性学之后,世间变得充满了未解之谜。为什么要规定男性在职场工作,女性在家里做家务?主妇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做什么事的人?餐巾纸、卫生巾还未发明出来的年代,月经用品都在用些什么?日本历史中出现过同性恋吗?···这些内容因为谁也没调查过,所以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先行研究,因此无论做什么都会成为这个领域的先锋、第一人。在现在的东京大学,做主妇研究、少女漫画研究、性少数研究能够获得学位,正是因我们曾埋头于全新的领域、战斗而来的成果。而曾刺激我奋起的,正是永无休止的好奇心和对不公正社会的愤怒。

学术之中也有冒险。有如日薄西山般的学科,也有如初生朝阳般的学问。女性学就是这样的冒险。不仅限于女性学、环境学、情报学(信息科学)、残疾学等很多新兴领域相继诞生,因为时代的变化在渴求它们。

由变化与多样性开拓出的大学

在我看来,东京大学正是由变化与多样性开拓出的大学。聘用我,让我站在这里便是证明。在东大内,有国立大学首位在日韩裔教授姜尚中老师,有国立大学首位持有高中学历的教授安藤忠雄老师,也有身患盲聋哑三重残疾的教授福岛智老师。

你们在经受选拔之后来到这里。据说培养每一位东大生所需要的政府费用一年为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从今往后的4年间,等待你们的将是极其优越的教育环境。这份优越,在这里有过执教经验的我可以作担保。

你们应该是抱着“努力就能获得回报”的这份信念而来。但是,正如开头所提到违规入试一样,即使努力也无法获得公正回报的社会一样在等着你们。并且请不要忘记,你们所想的“努力就能获得回报”的这份信念,不是因为你们努力的成果,而是受环境的恩惠使然。你们能够在今天想到“努力就能获得回报”,正是一直以来你们周围的环境在激励、在背后一直扶持着你们,表扬你们成绩的结果。在这世界上,有即使努力也无法获得回报的人、想努力也无法努力的人、太过努力以至于身心受到摧残的人,也有“就凭你”“反正我这种人就是不行”等在开始努力之前积极性就遭到打击的人。

请不要把你们的这份努力,仅用在自己获得最终胜利的这件事情上。这份受惠的环境与能力,请不要用来贬低没有受惠的人们,而应该用来帮助他们。不要逞强,承认自己弱小的一面,互相扶持着生活下去。虽然是女权主义这项女性运动孕育出的女性学,但女权主义绝不是让女性的言行举止像男性一样,也不是让弱者变身为强者这样的思想。女权主义是追求让弱者能够以弱者的身份受到尊重的思想。

在东京大学学到的价值

等待你们的,是以往的理论无法验证,也无法预测的未知世界。一直以来,你们所追求的是有正确答案的智慧。而今后等待你们的,将是充满没有正确答案的疑问满载的世界。若要问学校内为何需要多样性,那是因为全新的价值诞生在系统与系统之间,诞生在异文化产生摩擦之处。不必将它限制在学校范围内。东大有国外留学和国际交流、支援解决日本国内地区课题的相关组织。请你们追求未知,探索周围的世界吧,不必害怕异文化。人只要是还活着,无论在哪里都能够活下去。无论是在东大这块招牌完全不通用的世界、或是任何环境、任何世界、哪怕是成为难民,也请你们努力学习生存下去的智慧。我坚信,在大学中获得的价值,并不是掌握既有知识,而是掌握住令此前谁也未曾接触过的知识诞生的知识。孕育知识的知识,我们称之为元知识。而让学生掌握元知识,正是大学的使命。东京大学,欢迎你们的到来。

平成31年4月12日

认证NPO法人Women’s Action Network理事长

上野 千鹤子

翻译:@工藤梦樱 @夕汐小鱼

匆忙做的翻译,若有误欢迎指出。

原文链接:https://www.u-tokyo.ac.jp/ja/about/president/b_message31_03.html​​​

2019年4月13日, 5:2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