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原标题:为什么程序员吐槽996?为什么马云刘强东这次有些怂?
作者:苏庆    来源: 干货

、ICU

最近翻手机新闻,会发现996、程序员、马云刘强东这几个热词反复组合,如果你不看新闻,朋友圈也没这些信息,说明你有钱有闲或者开始享受人生了,三者必居其一,恭喜恭喜。

所谓996,指“工作996”(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包括不限于更长的加班时间),全称是“996、ICU”,意为上班996,生病就送ICU(重症监护室)。

事件的起因是,3月26日,一名叫996icu的用户在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GitHub上发起了一个“996.ICU”的项目。发起者表示,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在此更新实行“996”制度公司的证据,而对于那些上了“黑名单”的公司,将不让其使用参与项目的用户上传的开源代码和软件,以此抗议996的加班制度。

GitHub上的“996.ICU”项目

这是中国程序员翻墙发在国外专业网站上的维权贴,因为中国程序员深受996加班制度的煎熬,不少回帖干脆用中文。这次维权行动有实质威胁,因为很多独立程序员本来会把一些开源代码传到这个网站上,供所有互联网公司免费使用,现在维权贴呼吁所有国内外所有程序员联合起来,不让黑心公司使用这些已经上传的共享资源。

程序员上传的部分内容

说形象一点,这次行动相当于某个家装设计师在专业家装网站发了吐槽装修公司钱少活多强制加班的维权帖,并号召所有看到这个帖子的业内人士把自己曾经上传到装修网站上的免费家装图纸加密,不再让黑心装修公司下载,本着天下装修工人是一家的原则,肯定有人响应这个呼吁,这当然会影响黑心装修公司的财路。

果然,吐槽996的工程得到了超过18万程序员的“加星”(类似点赞),而被爆出执行996甚至执行更“残忍”加班制度的公司名单接近100家。国内互联网公司几乎全部登上黑心名单:包括华为、阿里、蚂蚁金服、京东、百度、腾讯、小米、58同城、苏宁、途家网、有赞、字节跳动、拼多多、大疆、用友、便利蜂……很多外国程序员纷纷应援苦逼的中国同行。

下面分析“程序员翻墙维权”事件的背景。

中国程序员:高科技高收入加班狗

中国程序员长期长时间加班是业内常态,他们自称码农、IT民工,老板虐我千百遍,我视老板如初恋……每年中国程序员过劳猝死事件频发。

2018年10月18日,负责华为肯尼亚项目的工程师齐某,带病加班22个月,猝死非洲

2017年12月10日,中兴程序员欧某因为干不动了被解职,当天在公司跳楼自杀

2015年12月13日,腾讯技术研发中心语音引擎组副组长李俊明,在陪怀孕的妻子散步时猝死。不少腾讯员工认为他的死是长期加班造成的。他的孩子成了遗腹子。

2016年6月23日,阿里数据技术及产品部总监欧吉良在打羽毛球时猝死,总是加班,很少打球,好不容易打一次,结果心脏受不了。

这仅仅是几起影响较大的互联网公司员工猝死事件,是行业冰山一角,悲剧从未停止,说中国程序员“频繁过劳死”绝不是夸张的说法。

一张著名的自嘲照片

既然问题存在多年,为什么不早不晚,会在今年3月爆发程序员维权事件呢?

凛冬已至

从2018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再次洗牌,曾经风光无两的直播平台接二连三垮掉,网易薄荷,土豆泥先后关停。2019年初,由天下第一富二代王思聪投资,业内排名第三的直播网站熊猫TV,也彻底熄火。

熊猫直播平台倒闭

过去几个月,摩拜贱卖、ofo破产、锤子倒闭;知乎、美团、滴滴等9家互联网企业相继裁员。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招聘缩水。业内数据显示,2019年互联网以及电子商务子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去年下降57%,而2018年相较2017年下降了51%

投资缩水,控成本,榨利润,裁员风潮乍起——想象一张豪华的会议桌上的董事会,一侧坐着软银、红杉这种外资大佬,还有吃干股的神秘股东;另一侧坐着刘强东这种级别的CEO;大佬们发话,烧钱烧了几车皮了,利润在哪儿啊强东?你在明尼苏达的风流故事,我们不想问,但一夜风流让京东仓里损失了147亿美元,你考虑过股东利益吗?再不赚钱,我们就把你撤了,把公司拆了,卖掉……

就算没有明尼苏达事件,就算桌对面坐的不是京东,环境同样严酷,想象一下,两年前投资客是怎样花钱砸视频直播的——把“顺口溜”换了个名字叫“喊麦”,把喊麦的糙老爷们儿天佑炒到2000万年薪,随便一个打玻尿酸的女主播,初中还没毕业,五音都不全,就号称月薪百万,每个平台每时每刻几千个主播在线直播,想想背后天文数字的移动带宽租金……这些成本,投资客都想着在股市上割韭菜来回收,可是韭菜割掉,再长出来,需要时间,而被割过一茬的韭菜也是有记性的。

再想想一年前那些满街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都是谁的钱在买单?

在烈火烹油的时刻,业内都清楚,终有一天凛冬将至,但没有人见好就收,大佬们都在争当风口上的猪。

现在,冬天真的来了,投资人见面就提转化率,就是怎样把网站吸引的眼球变成票子。实际上,每一行能收割的利润,是在单位时间内是一个相对恒定的值。以淘宝双十一为例,每年双十一的流水都“再创新高”,这正常吗?除去货币贬值的泡沫,到底赚了多少呢?

劳资博弈

冬天来得时候,压缩成本,裁员是必然选择。

裁员只是第一步,人少了,活儿不少,留下的人就需要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但收入并没有增加,于是内部矛盾上升了;而公司的前端,文案,销售,等其他部门员工,面对严苛的KPI,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我是比喻,没恶意)原因很简单,老板只需对着这些普通岗位上的员工板起脸,说一句“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满大街都是”员工就得乖乖去干活。

但程序员是互联网公司的核心技术力量,他们在公司的地位高一些,他们也被裁掉了一部分,活儿也变多了,加班时间也变长了,长期以来他们享有中国打工仔群体的最高薪资待遇,即便是现在,一个考察合格刚毕业入职的程序员,月薪也是2万起步,而入门后的程序员年薪30万以上,所以他们才敢在北上广买房,是丈母娘眼中的抢手货;

现在的问题是,假设某程序员过去每年收入30万,每天工作时间都是996,如果在这个基础上还要通宵加班赶活儿,就要加发奖金,这是惯例;现在加班时间延长了强度增大了,加班费却没有,等于收入下降了。接下来的问题是,各家互联网公司都在裁员,跳槽也不可能——所以,合理的诉求是,既然老板不肯加钱,那么这个压榨程序员多年的996工作时间,是不是该调整一下?——不肯发钱,让我早点回家呗。

但这个要求傻子也不会当面向老板提,谁提,谁开除,所以才有了翻墙维权的办法,而维权行动有实质威胁——让你上黑名单,让你的公司受损失,让你至少有可能出点血。

这种维权手段,和1842年英国工人坝攻(谐音字)时,砸掉工厂的机器,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可是欧洲社会主义的先声,是马克思主义诞生的摇篮,对于身处社会主义制度中的我们来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和“全世界程序员联合起来”是不是很亲切呢?

大佬的真面目

马云刘强东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封贴,现在登陆GitHub上的“996.ICU”项目,画风是如此熟悉……

目前登陆GitHub的效果

但老板们也知道,仅仅封贴是不管用的,程序员会害怕封贴吗?所以老板们马上强硬了一把:

首先是刘强东:3月15日,京东CTO(首席技术官)张晨离职,不久CLO(首席法务官)隆雨、CPO(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也相继离职。一个月内,京东连开三名高管,刘强东的意思很清楚,高管我都开了三个,开几个程序员更不在话下,挡我财路者,死!

马云先选择在4月12号做了公司内部发言:

“我个人认为,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

“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996?”

“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这就是马氏新金句“996是你的福气”的出处。马爸爸的内部发言柔中带刚,言下之意:给我卖命是你的福气,很多人想给我卖命,我还不要呢!

:996是你的福气

但刘强东和马云的强硬态度并没有持续很久,

4月12日,刘强东在朋友圈改唱苦肉计,称自己创业时,睡办公室整整四年。现在从周一到周六,每天从早8点至晚11点,周日工作8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总之我比你们累。

紧接着,4月15日,马云微博再谈996:“我不为996辩护,我向奋斗者致敬”。

大佬的口气怎么突然又怂了呢?原因有二:

第一,二位都是在网上开店的,他们的顾客就是普通劳动者,自己高调压榨员工,口气还那么硬,这会影响生意的;

第二,如今在网上维权的就是自家的程序员,如果过于强硬,不怕自己的网站哪天晚上突然宕机吗?——所以,适当地唱一唱苦肉计,才是最优解。

无论老板怎么灌鸡汤,也不会改变继续压榨程序员的事实——多年前CCTV5《足球之夜》栏目的工资总是偏低,白岩松对时任制片人的张斌开玩笑,说“你不能总是拿兴趣当稿费发给编导”,白岩松不愧是国嘴。

马云很可能每月只休息两天,可他是中国首富,有首富的钱才有首富的动力,他如果愿意给手下多发钱,肯定没人在乎加班这个事。

同理,刘强东的苦肉计也没人领情——程序员们无法理解,既然刘总这么忙,怎么还有空去明尼苏达发动全球网民关注防范性侵的法律知识呢?其次,即便程序员们领会刘总加班的情怀,也不可能靠着京东的工资,娶到奶茶这种网红;程序员想:“我每天996的成果之一,就是我老板可以在明尼苏达指导女留学生?”

有个段子就是写京东员工的:老板说,兄弟你好好干,明年大哥给你娶个嫂子。

现实的分析,这场程序员的劳保维权行动,掀不起什么浪,原因如下。

第一,资本寒冬,大家都要保饭碗,闹一闹就会消停。

第二,现行《劳动合同法》没有对“劳动保护”以及“劳动条件”等关键要素给出详细解释,也没有明确全日制工资的结算和支付周期,当劳资博弈遭遇法律空白时,资方将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第三,如果维权行动从网络发展到现实层面,那么劳动执法部门会站在那一边,是个需要展望的问题。

人民日报4月15日发表《崇尚奋斗,不等于强制996》评论指出:

“我们的企业不仅要依靠员工的汗水,更要激发员工的灵感;不仅要让员工更努力的工作,更要激发员工更高效的工作;不仅要靠加班工资的激励,更要让家人的陪伴、身体的健康、意义的饱满也成为工作的奖赏。”

这是一篇正能量的评论,并没有上纲上线,将维权事件法治化,而是采取了安抚的调子,程序员们要好好体会。

不是你一个人在996

其实程序员的维权有这样的效果已经不错了,至少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

为什么比程序员更辛苦,收入更微薄的富士康员工,快递小哥、餐厅服务员们从不吐槽996?血汗工厂一直用极低的底薪和加班费倒挂的办法,来规避劳动合同法,使得员工如果不加班,仅凭基本工资就不能维持生活。仅仅因为他们的劳动没有稀缺性,容易被同类替代,所以底层劳动者长期忍受着资本家的压榨。即便如此,还有不少资本家认为《劳动合同法》堵死了中国的所谓“人力资源红利”。下面插一个视频,是快手上的一位民工老哥,他直观地告诉我们,什么叫做资本家的压榨

十年前我的记者同事扮成打工仔,去暗访餐厅服务员工作环境,应聘时,老板说,我不收高中文凭的员工,他们要求特别多!擦桌子收碗这种事只要肯干听话就行了。招收低学历员工的另一大好处就是工资低,工时长,所以你经常可以看到,餐厅和发廊老板组织员工在店门口唱歌跳舞背语录搞团建洗脑,工资这么低,活儿这么重,不洗脑不好使啊。

其实工作996的又何止以上这些人,十年前的新闻业、电视媒体行业,如今的新媒体行业,所有的一线小编也都天天996,收入还没法和程序员相比,只不过他们没有和老板博弈的资本——如今连“调查记者”这个行业都消失了。

尾声

历史证明,在劳资博弈中,劳动者要占得主动,只有一个办法行之有效,这个办法叫做“弓汇(两个错别字)”美国的制造业之所以搞跨国公司,把福特汽车,苹果手机的生产线放在中国,就是因为美国弓汇太强大,为工人争取到了高福利待遇,资本家利润低,才把生产线外迁。如今你去问问美国国内,谁是川普的铁粉?答案是铁锈带上的工人,川普答应工人,利用高税收杠杆,把这些跨国企业重新撬回美国来,解决就业问题,而具体连接总统与工人的核心人物,就是“弓汇领袖”。

2018年5月16日,刘强东夸下海口:“京东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

2019年 4月12日,刘强东翻脸不认人,说“混日子的不是我的兄弟”

京东没有弓汇,刘强东的无耻就得不到遏制。

不好意思不能再扯了,我是在作死。

回到996 的问题,平日里,程序员多牛逼,掌握着最前沿的科技,怀揣着国内行业最高的打工收入,但当遇到裁员、降薪,劳保这种利益问题,大家才发现,高大上的程序员和富士康的流水线工人没什么不同,即便是互联网科技,也不能解决人的问题,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命运共同体中。

感谢您转发到朋友圈,转发是最好的支持。媒体转发请联系作者。

不知又犯了什么天条,微信把我的打赏功能关闭了,现在使用我的私信收款二维码

原创不易,感谢打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