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虫自习室 | 当大学开始对LGBT进行排查

文章原标题:当大学开始对LGBT进行排查 | 我们从未拥有平等
作者: guozi    来源:毛虫自习室

 

四月或许可以被称之“同性恋不存在月”。

4月12日 les超话被封;4月14日LGBTQ超话被封;再到4月16日闲鱼上大量关于LGBT的周边及相关商品以“涉嫌违规:含有色情、暴力、低俗内容”被强制下架…等等。

4月20日韩山师范学院的一则爆料将剧情推向了另一个高潮。

该校的学生向关注性少数群体的大V“北国佳人李春姬”爆料,学院在进行性少数群体的排查,要求舍长对宿舍进行统计,再上报给班长,班长汇总后统一发送到某邮箱中。

明确用了“排查”这样的字眼,在excel中则写明着“处理结果、处理措施”,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在知道了具体人员名单后是否立刻就要进行劝退的处理。

随着社交网络将事情不断的发酵开来,学校又进行了一波很迷的操作。

这其中槽点之多,只重点论述哪一个都是对其他槽点的极度不公。这里和大家梳理一下韩山师范学院最主要的“三宗罪”吧。

甩锅“心理咨询老师”+ 要强迫学生删除爆料

公然排挤性少数群体

鼓励学生相互举报

 

甩锅“心理咨询老师”+ 要强迫学生删除爆料

出现在韩山师范学院的相关微博账号下的留言内容都不算友好,质疑谁给了学校这么大的权利去搜集、统计甚至还要处理学生的隐私问题。

 

而透过大V的私信截图,我们知道了学校的后续处理方法。

劝删

爆料的学生担心学校进行排查,处理掉她这么一个愿意为同学发声、支持平权的学生,而拜托大V 进行了爆料的删除。

甩锅

从对话中可以看到,学校将这样的排查行动定义为一位老师的心理学术研究调查,并没有任何歧视性少数群体的意思。

不知道该校的老师在进行这么敏感的研究调查的时候,还要逐个班的统计真实的学生信息,意欲何为。一个匿名调查问卷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不知道出现“处理措施”、“处理结果”的excel是为了骗过谁!

而学术研究这么烂的借口,也许是学校的公关部门绞尽脑汁好几天才想出来的对策。

 

公然排挤性少数群体

随着韩山师范学院的爆料,有了更多的其他学校爆料者称,他们的学校也在偷偷的进行性少数群体的排查,并且进行劝退。

更有爆料声称在复旦大学以性与性别为主题的学术社团的微信群中,出现了“信息员”。而信息员的指责主要是对于微信群内每日讨论的动态进行汇总上报。

非当日的信息发送失误,这位信息员还能在群里潜伏更长的时间。这真的是高手中的高手,现代间谍的典范啊!

2018年年初人民日报的原创文章《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给了多少LGBT人群在社会中也可以获得尊重和平等的力量,现在被称为象牙塔的、学术氛围纯粹的高校就给予了他们多大的伤害。

 

鼓励大学生相互举报

还记得笔者初中时候的班主任,为了维持班级的秩序,而鼓励大家递交匿名的小纸条来举报其他同学上课时候的不好的表现。所谓不好的表现则是,上课说话、睡觉、偷吃东西这样的小错误。

在我的朋友的论述中,甚至还听到过老师指派匿名的“亲信”去打入同学内部,收集相关的信息和情报。

而对于学校对于性少数群体的排查来看,除了依靠班长—舍长—学生这样的权利等级进行信息的收集,其实也在暗暗的鼓励学生之间相互举报。不知道举报成功会得到什么奖励…

我们一边在唾弃“间谍”和“举报人”,但也会人人自危起来,对于身边人的信任度也会大幅度下降。

当个体之间缺乏信任度和凝聚力的时候,学校对于言论和自由的掌控又更加轻易了起来。

本以为进入高等教育学府,大学同学间的相互信任能够抹平初中、小学时谍战剧一般可怕的环境造成的心理阴影,没想到大学的领导们、老师们才是熟读《1984》的“人才”!

 

写在最后

在平权的道路上,我们还有很远很艰难的路要走。

我们不能停止发声,我们必须保持持续的警惕和关注。

作在高校的年轻人,我们更应该有着平权的观念,不要成为卑鄙的告密者,也不要成为伤害权利尚且不能得到保全的少数群体的那个刽子手。

THE END

加入月捐支持农村大学生

点击阅读原文或扫描下方二维码,每月低至10元就能成为破茧计划月捐人,和我们一起支持陕西农村大学生。

“破茧计划”是由陕西纯山教育基金会于2007年发起的一项农村大学生支持行动。该计划期望通过能力建设培训、城市探索、兴趣小组支持、资金支持和提供丰富多样的工作机会帮助农村大学生更好的适应在城市的学习与生活,增强其自信力、独立能力和互助精神。

相关阅读:

2019年4月25日, 11:33 上午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