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场 | 钟耀华占中案审结后发言全文

文章原标题:钟耀华占中案审结后发言全文:不信经历过自由的我们,会甘心做笼中鸟

编按:「占中九子」被控公众妨扰一案,控辩双方今早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完成结案陈词,案件押后至 2019 年 4 月 9 日裁决。

九名被告在审讯后见传媒,以下为前学联常务秘书钟耀华的发言全文。

钟耀华毕业于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曾任中大学生会会长,为伞运时有份与政府对话谈判的五名学联代表之一。近年他和拍档叶泳琳在元朗开设书店「生活书社」。

我想其实真正的审讯并不是在法庭内,真正审讯其实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在大家每一位的日常生活和生命的实践中。你试想像一下,法庭说了这么多天,什么公民抗命、马丁路德金如何如何、不同的案例,这些能否捕捉我们当天参与雨伞运动时的心情?大家回想一下,926、927 的时候,大家怎样和警察对峙,怎样抵御警察的袭击?大家记不记得,928 的时候,冲到金钟时,你那份紧张、对香港的关心、害怕和朋友失联的状况?在法庭中,能否捕捉到这些?捕不捕捉到你的流血、汗水和眼泪?捕不捕捉到,在这么长的运动中,大家如何互相砥砺,互相支持?旁边的营(如何)成为了你的朋友,他们的故事,你的故事?你怎样在每天日常生活中花时间走到运动的现场?怎样冒着生活的压力,都觉得要继续参与运动?

我想很多这些片段,你的无奈、你的失望、你的坚持,其实是不能被法庭捕捉到的。法庭不是一个 … 如果我们要讲真相,这些就是真相。法庭捕捉不到这些真相的。

因此我觉得,无论结果如何,判多少也好,怎样审讯也好,它都不能够审讯我们。真正能够审讯这场运动、审讯我们的,是我们自己每一个人。

在你日常生活的实践中,如果你坚持,记得那种感觉,继续在日常生活中做你能力范围内做到的事,你就是判了这场运动无罪。你在做的事,就是你对于香港、对于这场运动的一个肯定。

我觉得,人们经常说这是「九子案」、「九子案」,这是很奇怪的。我当然不是说我们没有参与这场运动,但是你想像一下,一个运动之所以能够产生,或者当你去成就一件事时,其实不会是几个好像很出名的人去做(就成事了),其实没有很多不同人的参与,包括在镜头前面听着这段说话的你们,那件事是不会成的。

因此,这不是「九子案」,这是一个雨伞运动的案件,也是我们一生人的一个课题,是在望着这镜头的大家的一件案件。我觉得无论是否被告也好,无论有否来到这现场也好,其实只要大家继续在自己的岗位努力的话,我们就是一起在路上走着。

最近香港,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家可能会觉得,会说「香港很没希望、很差」,我不会否认香港现在真的有很多问题,但这并不是「香港的问题」,这是我们自己在我们生命中的一个课题。

我始终不相信,经历过自由的我们,在我们心底最幽微的地方,是会甘心做一只笼中鸟。我真的不相信。

因此,你说现在是社运低潮、反抗无用,诸如此类 … 不知道呢,我觉得其实很多人正在做事情,只不过不是每次做事都像(现在一样)九个人站在镜头面前说话。因为,我们真的要做的事,不是一个话语,真正的运动不是一场话语的争夺,不是一场话语比赛,而其实是我们的实践,实践才是运动,而实践往往未必能够被话语捕捉得到。

因此,我相信,我也看到,其实,我知道在镜头前听着的各位,始终不会甘心做一只笼中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