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我的六四:清华学生89年国庆跳楼自杀


1987年夏唐祖捷于上海外滩留影(Public Domain)

八七级研究生唐祖捷是文革后广西全州县第一位考上清华大学的学生。他作为一名普通学生参与了八九学运,可能出于因对六四屠杀不满,在当年国庆节那天在学校跳楼自尽。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王德邦是唐祖捷的高中校友。他在今年清明节写下一篇祭文,缅怀他的师兄。本台记者家傲请王德邦讲讲唐祖捷鲜为人知的故事。

记者:据您了解,唐祖捷自杀时具体是什么情况?

王德邦:很详细的细节我并不太清楚,说实在话,因为当时没有亲朋好友在他身边,但是时间是准确的,10月1日,他在清华大学跳楼自杀。

记者: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王德邦:至于自杀原因,这么多年来我了解到几种主要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官方对外发布的,说他得了抑郁症,所以跳楼自杀。他在1989年10月1日清华大楼跳楼的消息传出来,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让人震撼、引人联想的一件事。所以学校一方面封锁消息,另一方面协调他的家人、老师统一口径,就是说他得了抑郁症,跳楼自杀的。

第二种说法源于私下与他有多年联系的同学和老乡。他们说,当年10月1日,唐祖捷约了他的女朋友在北京团聚。但因为戒严,外地学生当时根本买不到票,不允许去北京,结果他的女友就没法赶到北京。很显然,社会政治使他们两人本来可能的团聚无法实现,这激怒了唐祖捷,让他痛苦、愤恨,以至于做出这样的选择。

我认为逻辑性最强的是第三种说法,那就是因为他不认可当年的这场屠杀,他内心的痛苦、抵触以及后来学校的审查,可能让他产生了极大反感,进而选择在10月1日这一天做出这样决绝的举动。这是我这么多年接触的一些人对此事私下比较共同的看法。

记者:他的遗体最后是怎么处置的?

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王德邦(维权网)八九学运领袖之一王德邦(维权网)

 

王德邦:他的遗体被火化了。他的骨灰被带回了全州老家,并安葬在那里了。
记者:当年他轻生后,他的家人赶到清华大学,此后又发生了什么呢?

王德邦:以唐祖捷的心境,他生前肯定不愿意与他的家人讲,害怕家人为他担心,这些情况他家人并不了解。但是,学校为了安抚他们,特别指出唐祖捷没有加入某些组织,校方谈到的组织肯定就是指当年被宣布的非法组织,包括高自联对话代表团、天安门广场指挥部。学校专门和唐祖捷的家人说,他没有加入这些非法组织,没有跟当局对抗。如果像官方讲的一样,唐祖捷是因为身患抑郁症自杀了,那么学校何必说这些话呢?这很明显就是想有意开脱,把唐祖捷的死从社会政治的角度撇清关系。

记者:唐祖捷和您是广西全州高中校友,而你们在八九学运之前就见过两面。当时他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呢?

王德邦:第一,唐祖捷有远大的理想,有忧国忧民的情怀,而这也是上世纪80年代一批知识分子的共同情结。第二,他为人非常正直、人格高尚、不落于俗套。正因如此,当年发生这样的事,他不论是在情感还是理性上,可能都难以跨越心理障碍,所以导致他心情肯定是备受折磨。1989年5月下旬时,我在人民大会堂前见到他,他的神态让我感到很吃惊。

记者:您能具体描述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王德邦:在此之前,我见到他那两次,他都是意气风发。他个头虽然不高,但是他从中学起就开始习武,形体非常健康,精神非常饱满。但是八九学运发生后,我在5月底见到他时,他神情憔悴,一看就是心灵上备受煎熬。

记者:据您所知,唐祖捷在八九学运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王德邦:他是一名普通学生,他应该不算是清华大学的骨干。对八九学运这件事,恰恰是冷静的人站不到前列来、选不上骨干的。在这场学运、乃至最后全社会的民间运动中,恰恰是一些在某种程度上的非理性者站在了最前沿、跳得最高。我并不是全盘否定八九学运中的骨干没有理性者,但是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确欠缺理性。

记者:您知道唐祖捷在八九学运中参与了一些什么活动?

王德邦:我想,他应该参与了期间所有的大型游行,他只是作为一名普通学生参与而已。

记者:您去年拜访了唐祖捷年迈的家人。他们的家庭状况如何呢?

王德邦:老人年纪已经大了,他父亲已经去世了,他母亲身体还算健康。唐祖捷的哥嫂都很勤劳,家里生活还算过得去。

记者:您如今是如何看待唐祖捷当年跳楼轻生的决定的?

王德邦:我们老家全州这个地方,人的性格都特别刚烈。再加上唐祖捷虽然是学工科的,他对人文科学有钻研。

记者:也就是说,您从某种程度上理解他的决定?

王德邦:我理解。我回过头来想,当年我在人民大会堂前与他见面时,看到他那么憔悴、神情那么抑郁,所以,其实那次见面已经就显现出他可能会走向一条决绝之路的端倪了。

 

相关阅读:

2019年4月16日, 11:22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