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维权一年后遭秋后算帐18名老兵遭重判

专门成立的退役军人事务部不但没能协助老兵争取权益;相反更多的介入了对退伍老兵的管控和维稳。 (退役军人事务部官网 / 2018年4月16日截图)

2018年10月7日,山东调集重兵镇压聚集平度的老兵。 (资料图片)

中国虽已成立专责部门处理退役军人的福利,但仍继续以严刑峻法对付维权的老军人。去年全国老兵维权事件中被捕的骨干成员,有18人周五(19日)分两地宣判。他们的亲属也遭贴身监控维稳。 (黄小山 / 李弘音 报道)

在外界几乎毫不知情的状态下,江苏省徐州市和山东省潍坊市两地的法院,周五(19日)突然对参与去年镇江和平度维权的18名老兵进行宣判,分别判处从缓刑和6年不等的刑罚。其中,参与山东平度维权的老兵钟世峰、陈军、王秀启,于有峰、王绪章都被判3年以上的实刑。

而参与镇江维权的9名获刑老兵,最高刑期4年。

本台记者致电被判刑4年的老兵于有峰的亲属,但始终未能成功联络。

知情人士王女士向本台表示,包括于有峰妻子在内的获刑老兵的亲属,在宣判后即被官方维稳。并且作为当事人家属,他们连开庭都不知情。并且自亲人被抓并异地关押后,官方还禁止他们请律师,而是由官方指派律师。

王女士说:不要她去,也没给她通知,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员警对她说,不准她去。怎么说呢,当时这个事叫她赶紧找律师,然后她就去找了个律师,但政府已经给他指定好律师了。

引人关注的是,法庭宣判刚结束,官媒新华社即连发两篇长文,批判这些维权老兵是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犯罪,称法律的底线不容逾越。而央视也迅速报导,并且被最高法院官方公号转发。

但多位负责法制新闻的记者则明确表示,尽管江苏和山东方面称是公开开庭,但此前也没有听说开庭的消息。这意味官媒的报导内容都是事先拟订的。

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是该案在退役军人事务部成立一周年之际开庭审理。多名老兵在朋友圈将两者放在一起谈论。

据老兵维权群消息显示,山东和江苏两地维权老兵获刑,其他大多数老兵慑于压力,并没有立即抗议,甚至在群里表达不满的声音也很少。

山东一位退役军人向本台指出,该案庭审的消息他们都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害怕,不太敢说话。

他说:我不知道,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以后,我转发到群里去了。现在都不敢说,以后我找你联系。

据资深媒体人陈先生认为,这种打压可能会吓退一部分维权老兵,但同时也会令他们彻底绝望,并不排除用别的方式抗争。他认为这种镇压手段将会激化矛盾。

陈先生说:它可能一定会吓到一部分人,把原来有些人有维权想法的,可能通过这种打压呀,他就会害怕了,不敢行动了。但是,还有人可能会通过这个,更真切的明白现在这个社会现实吧。会寻求其它的维权方式,我觉得,用各种手段进行打压,能解决得了根本问题吗?解决不了,无法就是饮鸠止渴。

陈先生还指出,在老兵维权压力下,官方成立了所谓的退役军人事务部,但成立这样的部门仅具有象征意义。因老兵数量太过庞大,事务部根本无力解决任何问题。

退役军人事务部对案件没有任何表态。该部门自去年4月中成立至今,也没有公布办公电话。

去年6月和10月,江苏镇江和山东平度分别爆发老兵维权事件,并引发全国数千老兵聚集声援,但也都遭到官方的强力镇压,被打伤和被捕的老兵人数,至今仍然保密。

 

相关阅读

2019年4月22日, 8:25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