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法庭恐惧的证据:六四难属就陈兵案的证词

CDT编者按:六四酒案终在本周陆续院开审。最后一名被告陈兵今日被判入狱3年半,是案中唯一不获缓刑的被告。陈兵原本打算传召两名六四难属作为他的证人,并在法庭上陈述六四真相,但法庭却禁止他传召证人。六四酒案后援团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六四难属的证词。

 

【让法庭恐惧的证据:六四难属就 #陈兵 案的证词】

八九遇难学生肖杰的父亲肖宗友,遇难学生吴国锋的父母吴定富、宋秀玲,原本打算今天为陈兵出庭作证,然而法官却禁止他们出庭。这是他们本来想说的话 (节录,全文见附图):

【肖宗友】
共产党从49年开始到现在,已经统治了这样多年了。我和我儿子一样,只想这个国家更好。陈兵,陈云飞他们我都熟悉,这些和我们肖杰差不多大的娃娃啊,简直是把我们当作父亲一样看,每年清明、中秋必然要来一帮人看我们,我们有病要住院,他们也都要张罗,喊我们都喊肖爸爸肖妈妈。他们凭啥子这样子对我们呢,我想无非就是一种和我们肖杰一样的感情。

(他们纪念六四) 有啥子不对的!我的儿子肖杰从来都是一个好儿子,他不死也应该是国家的栋梁之材,做一名走向世界的新闻记者。他死得冤枉……他们纪念六四,也是痛惜和他们同样年轻过的风华正茂的同学,像我肖杰这样单纯的理想主义年轻人。

【吴定富】
陈兵和我儿子是一样的,是为了报效祖国参与悼念六四死难者的活动,悼念那些为自由民主而牺牲的同学。我们老俩口也把陈兵 他们当作我儿子一样的娃娃,当然愿意给他作证。

我们认识的陈兵,是个很开朗,乐观的小伙子。本来与我们素不相识,仅仅因为我们的儿子吴国锋,就把我们和肖宗友夫妇当成父母一样来对待,有啥子错呐?他们本来都应当是国家的人材,国锋肖杰他们这些遇难的娃娃,还有我们在北京八宝山看到的其他火化的北京市民,都该活着的啊。纪念有啥子错呢?六四是国家的伤疤,可是更是我们这些人到晚年天天都在想念儿子的老父母的伤疤。

【宋秀玲】
你晓不晓得我们天天都在痛啊。纪念八九六四,咋个成得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啊?煽动的对象是哪个?是死去的吴国锋吗?纪念八九六四,难道还整得出啥子事情来?每年陈云飞、陈兵他们和一些朋友来,就是给 肖杰吴国锋上坟扫墓,完了就离开了。陈兵从来都只给我们说吴爸爸宋妈妈要保重身体,有了困难把他们当成儿女来使唤之类的,啥子共产党不好的话都没有说过。

我们愿意给陈兵做证,愿意到法庭上去。我们今天说的全是实话,全是真实的,我们不怕。未必我纪念我无辜去世的儿子,也要构成个啥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不成?

肖宗友及老伴乔秀兰

陈云飞,吴定富及宋秀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