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原标题:失落的煤城—300元/平方白菜房价,一面镜子,照出很多问题…

作者:陈安庆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鹤岗的房子确实很便宜,花10万——20万块钱买套房子定居,你愿意吗?这是一片神奇的黑土地,以前盛产人参、貂皮、鹿茸,如今盛产直播网红、快手喊麦达人、和撸串串的尼古拉斯赵四。你敢说自己,没有看过赵本山大爷的乡村爱情故事,以及《卖拐》小品?

01、300元/平方白菜价房,令北上广深购房者五味杂陈

房子不单是一种生活的必需,也是尊严的凭借,更是社会排序的基础。 面对高房价,越来越多的未购房、开始焦虑,乃至恐惧。

但是,近日网络上有关东北四线城市——鹤岗房价的消息,引发关注。

有微博发文称,东北某四线城市房价,已经跌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了。2019年3月,鹤岗的均价是1240元/平方米,其中九州兴建小区周围300元/平方米,面积为55平米的住房售价仅为1万9千元。

请注意,这1万9并不是单价,而是整套房子的交易价格,320平方米的复式高层只要15万元。今年4月鹤岗的二手房均价为1546元/平方米,而3月二手房均价 1423 元/平方米。

有人甚至找到鹤岗最便宜的房子300元/平方,实际上网上300元/平方米的房源,位于属于鹤岗的远郊,交通很不方便。白菜价房子实际上大部分是毛坯棚改房。

这给那些在北上广深望房兴叹的渴望购房者,带来了极大震撼——原来中国,还有这样便宜的房子?

这些人恨不得立马打飞的到佳木斯机场,再转车立即杀奔鹤岗,给自己来一套,即使东北冬天冷,夏天避暑度假,也有一个自己的房子住,不是吗?

要知道,如今的房价,深圳疯涨,上海沦陷,北京告急!高房价备受诟病!却高烧不退!

就拿北京来说吧,2019年4月中旬北京的新房价均价是61000元/平方米,中心市区西城区的新房房价均价是150000元/平方米。

上海的徐汇区的新房房价是103633元/平方米。深圳罗湖区的新房房价是71152元/平方米。

一批批特大城市的“暂住者”,因为不堪高房价、快节奏、喘不过气来!

在北上广深, 青春梦想因难以企及的房子和户口,而被搅乱。“蚁族”、“房奴”、“逃离北上广”这些热门关键词,都真实再现了高房价背景下,青年群体的迷茫、无助与困惑。

实际上,黑龙江鹤岗这是典型的城市空心化,导致楼市疲软。在没有人口支撑的情况下,楼市交易不好,价格自然低。

相对于外地人惊呆下巴,对于黑龙江本地人来说,一座缺乏人口红利的城市,这个水平的房价,其实很正常!

02、 鹤岗超低房价,打脸中国多地房地产商

鹤岗的白菜房价,成了一面奇怪的镜子,照出很多问题。

鹤岗市中心房价,每平米也只是2000元左右,品质好的房子也不过3000/平米。以前房地产商总是说,建房成本高,建材砂石贵,所以房价高。

但是看过了鹤岗的房价后,网友们有点明白了,合着开发商的一套说辞都是骗人的啊,中国房地产背后的暴利生意,毛利率超过90%以上,算得上暴利割笋吧!

有网友吐槽,房价真实的水平,实际上就是剔除掉房地产价格中的暴利,这个暴利包括政府土地出让金(土地拍卖的暴利)和开发商的暴利,回到鹤岗的价格,就算是真实的了。

中国房地产暴力——背后利益受损的群体,主要有失地农民、底层农民工、刚毕业的大学生、以及高房价时期购买惟一住房的“房奴”。

他们或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或在其他城市中承担更高的居住成本,或是用一辈子的收入,去换取一个挡风遮雨的家。

房价暴涨,根子在土地。土地饥饿营销再加上货币放水,导致了中国房价的快速上涨。

在中国近几年来密集的几十道金牌的调控下,房价还是如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狂奔不止。

独立经济学者马光远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很少见到哪一个行业像房地产一样,是不断吃避孕药,却不断地结出财富的果实。”

房地产,在多年的泡沫声中,不仅仅没有破灭,反而在每一次放松调控之后,屡屡出现暴涨。

房价上涨,对于房屋投资者和投机者来说,意味着财富增加,对中低收入者意味着可支配财力下降,随着房价飙升,以及对生活必需品通胀“痛感”的加剧。

03、放弃北上广的工作,到东北四线城市定居靠谱吗?

鹤岗的房子确实很便宜,花10万——20万块钱买套房子定居,你愿意吗?

这是一片神奇的黑土地,以前盛产人参、貂皮、鹿茸,如今盛产直播网红、快手喊麦达人、和撸串串的尼古拉斯赵四。

你敢说自己,没有看过赵本山大爷的乡村爱情故事,以及《卖拐》小品?

这似乎看上去很美,但是如果你到了这地方生活工作,或许你真的不一定习惯。弄不好,还是要逃回北上广。

一位当地的内科医师吐槽,说自己在哈尔滨月薪6000-8000元,随便一个民营医院,可是回到鹤岗,憋得他1个月没找到工作,最后还是熟人介绍到南山医院月薪3000多,朋友说到市医院能开到6-8千,逼得他卖掉鹤岗的房子,还得来省会哈尔滨打工。

大城市凭实力本事,小地方,拼关系!这说明小城市“社会关系”,在一个人就业选择中的重要分量。

熟人社会,对于很多向往自由、个性与私密生活的青年人来说,是一种扎心的“人际折磨”。

另外即使你去了鹤岗,有了房子,你靠啥养活自己呢?要知道适合大学毕业生就业的诸如IT行业、时尚行业、设计行业、影视传媒、文化出版、创意产业、国际贸易、金融行业、500强企业等,在小城市几乎都不存在。

从“北上广”等大城市试图回老家发展的年轻人,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你自己,早已不能适应小城生活。

因为见过大世面的你,早已经不习惯小城市的生活,在那里,你也许根本看不到个人事业发展的希望!

还有极寒气候,冬天的东北,零下30度,撒泡尿都担心冻坏你的零部件,鹤岗冷冽的北风中、空气中飘着煤炭味,可能真的会冻哭你!

在东北城市,血缘和朋友构成了人际关系网络的支撑面。办事多半要找熟人, 外来人口如果不融入当地关系网,也难以更好地生存。 只有当地官二代、富二代,凭借着上一代的权钱和成熟的人脉关系庇护,才能在当地如鱼得水。

说这话有啥依据吗?你看看黑龙江牡丹江曹园,涉嫌违规用地,引发舆论轩然大波,曹园幕后老板曹波、曹超和曹越父子被曝光这个事情就明白了。

04、人口外流、资金外流,失速的东北经济

往深了说,其实鹤岗白菜价房子,背后反映出东北三省经济,虽然已出现积极变化,但根本问题未彻底解决。

,是曾经的计划经济,在中国最顽固、最根深蒂固的地区。

改革开放后,东北有钱的人,还是不少。 这些东北人往外面跑,实际上是逐海而居,逐财而居。

东北人凭借着特有的爽朗、幽默、世俗,席卷着南中国的春暖花开。

东北混得好的人,一般都往沿海城市走,海南三亚、广西北海,不仅人口外流、资金也外流,早年到深圳、珠海、三亚跑的东北人,购房落户,长期在外的,数不胜数。

北海、三亚、湛江、珠海在售的房子,被东北人买走的占了至少三分之一,大街上,你随处可以听见东北话。

哪个混得好的东北人,没有一套海南房?

三亚早已跃升为“东北飞地”,松花江饺子和猪肉炖粉条子,也早已成为天涯海角,最出名的地方美食。

为什么出去呢?树挪死,人挪活。愿意折腾的东北人,跑南方去了,喜欢“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东北人留下来了。

经济失速的“东北现象”,至今未得到根本性扭转,这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省份人均GDP排名,要有实质性变,一般需要15-30年时间。

东北经济经历长期低迷,经商环境恶化的事件频出,此前投资界有“投资不过山海关”一说。

一位当地企业家说,东北经济越是坏,投资的就越少,政府就越要绞尽脑汁地,四处拉投资。“一旦拉去了,肥羊在桌,难得一遇,不能放跑了,就使劲儿吸血直到榨干、然后把肉和骨头也解决了。”地方政府知道在大环境不改变的前提下,即使投资到了也前景不长,那么还不如趁着天气热乎羊肉正肥先吃到嘴里。

不管是否夸张,但至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东北地区的营商环境,和其他地区之间的差距。

要说这东北经济吧,黑龙江的增长减速,实际上是长期发展困境,在近期的延续,黑龙江经济发展的困难,要比辽宁和吉林两省,更为长期、更为严重。

黑龙江省,仅有哈尔滨市和大庆市人均GDP超过全国,鹤岗市、齐齐哈尔市、绥化市、七台河市、伊春市等五个城市人均GDP,至今仍不足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

05、收缩型社会和“用脚投票”

东北,曾经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作为新中国最早工业化的地区,东北曾是国人的骄傲,是共和国的长子。

但是,这些年来东北经济发展落后了。

资源枯竭城市、荷兰病、空心化、收缩型社会…

黑龙江鹤岗,是东北经济衰退和人口减少情况的缩影。

工业萧条,地产萎靡,债台高筑,官僚主义,经济垫底,财政窘迫……

这两年,虽然有所改变,但是问题仍然突出。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曾发表过自己的东北见闻,称黑龙江是中国收缩型社会的代表。

什么是收缩型社会? 三联生活周刊曾经发表了一篇文章《东北为什么出现收缩型社会?》,文章中专访了“收缩型社会”概念的提出者、北京师范大学系统科学学院教授李红刚,李的观点分析称,东北地区生育率低,人口流失很严重。计划生育做得严,东北民众似乎已习惯了一胎化生育、养育模式。

心理上会认为一胎正常,多胎则有些特别,而一胎也逐渐造就了高成本的养育模式。

但这种高成本养育模式,面对的是东北并不高的收入水平,另外东北城镇人均收入水平,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东北地区是未婚率高、离婚率高,这肯定是不利于生育的。

东北地区的离婚率高于全国水平两倍以上,黑龙江和吉林的离婚率排名全国第二、第三,辽宁省离婚率也排在前十。离婚虽是发生在俩口子之间的事,但它远非仅仅是个人的感情问题,更是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缩影。

离婚率高背后,其实源于人口流动产生的不稳定性。

东北近年经济不佳,工作机会少,薪酬待遇低,人们自主“用脚投票”。

如果没有特别措施,东北人口会加速流出,加剧社会收缩,进而又进一步挤出人口,进入恶性循环。

经济增长是需要需求拉动的,有人的地方,才有市场需求。人口密度不够,市场规模不突破一定阈值,就可能不足以支撑经济发展。人口要是减少了,更可能是一损俱损。

如今的东北大地,依稀有“北方侨乡”的模样。究竟东北人,该走还是不走呢?从宏大家国叙事来说,好像不好,但是从个体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自主选择权力,也有过上更好生活的权力,应该给予理解和支持。

06、煤城荷兰病,陷资源诅咒困境

黑龙江鹤岗,一座曾经辉煌,如今没落的边陲小城。

一个体面的鹤岗男人要有车,媳妇还要有貂儿,这才是这座小城人的体面生活 。

鹤岗,是国家重要煤炭基地之一,自1918年开始采煤 ,年采煤1000万吨以上。当地的煤炭资源已经挖了101年,已陷入资源诅咒困境。

鹤岗,是全国第三批能源枯竭型城市,鹤岗人会越来越少了,经济越来越差,整个黑龙江和东北基本上都是这情形。

“荷兰病”效应,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大,高依赖度的煤炭产业,形成产业锁定,资源诅咒限制了非煤产业发展,对于其他产业,产生排斥效应与溢出效应。

这是一座典型的煤炭资源型城市,经济衰退后的资源枯萎城市,逐渐成为荒凉没落的城镇,这似乎成为一种令人忧心忡忡的现象。

鹤岗是一个以煤炭资源为主的边境小城,五、六、七十年代大批河南河北、山东安徽江苏的农民,为了生存闯东北来到鹤岗,当时鹤岗也是全国有名的煤城。

他们为鹤岗的建设献出了青春,为鹤岗的繁荣流汗,也流了血。他们离不开这片,劳动过,也养育的黑土地。

小城的资源枯竭了,外来者也不会把大量资金,投入到这么个边境小城,他们的后代有理由打起背包,去寻找另一处,适合他们生存和发展的地方。

医疗、住房、子女教育、就业,是压在鹤岗居民头上的沉重负担。如今的鹤岗,逐渐成为老年人呆的地方,年轻人都出去了。

鹤岗人口减少的原因,最主要的还是主动迁出带来的人口流失,一个数字可以说明情况,鹤岗户籍人口已连续16年负增长,20年间减少近10万人。

这,不仅是鹤岗一地的问题,实际上这是东北的普遍现象,2018年辽宁鞍山本溪一年少3.7万人,未扭转此前人口持续萎缩的趋势。

07、东北人,为什么离开当地呢?

肥沃的黑土地,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这片白山、黑水,姑娘漂亮,盛产170cm+大长腿,男人魁梧,老铁个个一米八,对土地爱得深沉。

那不少东北人,为什么选择离开当地呢?

很多当地人说原因很多,但是总结起来,不外乎几大方面:1、对于当地行政效率不高、甚至潜藏腐败现象的不满。2、经济没有大起色,传统产业凋敝、新兴产业不足带来的产业弊端。3、国企改制和倒闭,带来的一系列就业、养老、医疗问题,至今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

鹤岗所在的黑龙江省,冬天的时候零下30多度,冰封期长,经济发展缓慢,城镇化和体制化,导致生育率低迷,人口外流情况明显,人口总量不断下降。人口外流年轻化、高学历化。

离开家再回来的人,往往被看作混不下去,在家乡抬不起头来。

谁喜欢漂泊,谁不爱家乡,但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个人事业机会的不均等,只能背井离乡,外出闯荡。天寒地冻的自然环境、效率低下的政府机构、日益凋敝的资源枯竭城市,及时止损的唯一方式,就是扶老携幼,逃离这片土地,离开家乡到沿海地区发展。

在大多数东北人眼里,有能力的人,想方设法离开当地。即使你再有才华,都无法改变当地的经济现实,人才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家乡。外出求学,特别是在北京读书后能做个部委公务员,在东北是最值得夸耀的成就。

东北地区重视学历,也比较官本位。思想上保守而封闭,在当地评价一个人有出息,有本事就是考上985、211高校,离开家乡,这就意味着,此人有机会走入仕途,吃上皇粮,端上了体制内铁饭碗。

话说有一年,哈尔滨面向全国招聘的448名事业编制环卫工,环卫工公招,共11539人报名,最终录取的研究生有7名。

东北人崇尚官本位、看不起私营个体户,即使读书,到大学里喜欢做干部,不相信你统计一下,中国有多少大学,社团负责人和学生会主席、副主席都是东北人?

高学历在小地方用处不大,这些地方更看重社会关系网和人情世故。

08、多唱好,少唱衰,东北经济振兴,需要点时间

那人们,为什么又喜欢去大一点的城市呢?

在中国行政级别较高的城市,拥有更高的工资水平。行政级别较高的城市,垄断性质的国企,比重较高,外企也多,经济发达,级别高的城市,倾向于将好的投资项目本地,也就是产业集聚效应。

产业集聚,其实对工资水平来说,实际上是呈正比的。

中国各城市工资水平的差异,实际上是加速扩大的,而不是收缩的。行政级别越高的城市,工资水平一般也高。

而那些官员阶层多,管理阶层占比高的中小城市,当官的多,干活的人少,一个生产者要养一群官员,当地又没有啥大企业,经济不活跃,所以工资水平低。

东北中心城市,虹吸周边城市人口,“大鱼吃小鱼”,非中心城市人口,向东北中心城市和华南沿海城市流动。

东三省经济,实际上至今仍然依赖于一个或几个大型国企,相对单一化的经济和产业结构,例如鞍钢之于鞍山,辽河油田之于盘锦,抚顺石化、大连石化对抚顺和大连的影响。

东北经济发展中,是有沉疴的,东北有三种病:国企病、资源依赖症和官本位。

对于多数东北中小城市来说,营商环境不好,找人办事门难进,脸难看,解放思想停在嘴上,优化环境停在纸面。吃拿卡要情况突出,执法管理的随意性大,企业出现误差或违规时,不是事先告知和教育为主,而多是以罚代管。

有企业网上发帖称,在东北做生意,官员喝大酒、吹大牛、不落实,招商时“拍胸脯”承诺优惠条件,证件未全,催人开工,项目落户后,承诺成了“泡影”,各个部门登门捞取好处,投资者叫苦不迭。

你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企业成为待宰羔羊、摇钱树,办事情不喝几场大酒,不舍得掏腰包送钱,几乎寸步难行,恶劣的官本位、官僚习气,危害投资环境、破坏市场秩序、影响当地经济发展。

东北并非无药可救,不能一味唱衰,对于东北经济振兴,体制机制改革,改变当地的官本位、官僚主义风气,要建立亲、清型政商关系,只有改变各种不作为、效率低下、观念落后,只有践行服务型政府,杜绝吃拿卡要,实实在在为人民服务,才是破局关键。

官念淡一点,振兴快一点。东北经济振兴,需要一个时间,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多一点耐心,多一点支持和鼓励。

版权信息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经授权转载

作者:陈安庆

《一号时务局》,直面传媒旗下财经新媒体

首席法律顾问: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团队

扫一扫,关注《1号时务局》

投稿给“一号时务局”平台

可致信:[email protected]

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

提供500元—1000元稿酬。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南方传媒书院 南方传媒书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