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RapeCulture | 我不是完美受害者,但我受的伤害是真实的

“我去年被驾校司机,一个老男人骚扰,都要佯装镇定。因为在没什么人的郊外练车,就我们两个人在车里,我又不会开,跑不了,而且他手机微信群一直在闪关于枪械的群消息。”

“他是我交的第一个男友。我从小习惯了自我牺牲,于是像烈士一样和他上床。每一次都痛得像酷刑,但我说不出口。有次他让我跪下来给他口,我于是跪在冰凉的地板上。生理上的不适让我想吐,我几次试图抬头和他说,我不想做了。他刚开始还哄我,后来却只是按住我的头,一下下地进入我的喉咙。我是那样屈辱、愤怒、心寒。但我没有站起来给他一个巴掌。他做完了,还心满意足地夸我厉害。”

“我大二的时候,被辅导员叫去陪不认识的学校领导吃饭,那时候正要准备期末考试,我完全不想浪费一天时间去搞这种事,但是又想和辅导员搞好关系就去了。结果发现同时被叫去的还有几个其他专业的女生,她们已经陪领导打了一天麻将了,饭桌上全都笑嘻嘻地主动敬酒,后来私下跟我抱怨,都很无奈。”

“我小学和初中的时候,被很多男同学抓过胸部。我到现在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我当时没有激烈反抗,并且在那之后我跟他们很多人保持了友谊。我现在选择不跟他们联系,但也没有跟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讨还过公道,我并不觉得这是他们个人的过错,我也无法在我们共同的朋友圈里分享这样的经验。除了羞耻感之外,我还担心跟我有过同样遭遇的女同学,是不是用了别的方式来定义和消化这一段记忆,会不会因为我的分享,受到二次伤害。”

“我去英国参加夏令营,那年19岁,带队老师说我年纪最小,要把我的studio分在他旁边,晚上他找理由让我去他房间,说一些有的没的,那时候我还没有过性经验,我以为这是很正常的,直到有一天他在僻静处抱住了我,摸上了我的胸,那是夏天,我穿着薄薄的真丝上衣,我感受到恐惧,却不敢确定他动作的真实含义。”

“虽然刚开始我同意了,但后来我不想。我反悔的时候连衣服都没开始脱呢,连房间都没进,但对方是我的男友,他一直求我,还一直说‘你刚刚明明同意了的。’他的态度让我非常纠结,我想,也许他不做真的很难受?我是他女友所以我有义务满足他?于是我最后还是做了。结果就是我后来一直哭,后面很长一段时间精神都快分裂了。”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亲上来,我一直以为我们算是忘年交,可以很好的聊到一起。所以当他在沙发上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真的懵了,脑子一片空白。还好我当时手里抱着抱枕,就用抱枕挡了一下。他还想继续,让我把抱枕放下去,我很害怕,说我习惯抱着抱枕在家里也是一直抱着不放的。他好像放弃了,没有再试图和我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我很快逃出他家,后来退了乐队升了高中就没见过他了。

直到高考完那个暑假我才有勇气说出这个故事,也不算说出,只是跟我闺蜜说。因为我担心别人听到会说“你当时都答应了去他家了还装什么装”,甚至事后回想也会怀疑我当时为什么要去他家,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老师邀请一个初中女学生去他家,难道我感受不出来不对吗?也许事实上我是潜意识上感觉到了的,我感觉到不安全,所以才会一直抱着抱枕不放。”

这是我们身边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女性

在讨论刘强东案时

有感而发讲出的自己的“受害”经历

这些故事有很多很多

故事分享可以列很长很长

在讲出这些故事之前,我们以为它们都是私人的

它们难以启齿

它们令我们羞赧

当这些故事

因为性骚扰、性侵害、强奸一类的案子

汇聚在一起的时候

我们发现

原来还有千千万万同我一样的你

有过如此类似的经历

只是这些故事

由于不被传播和讲述

尚未形成有力的公共叙事

让我们误以为

不完美的是我们自己

这些伤害都是我们自找的

不信你看

在有人别有心机地

发布了当天两段不完整的视频之后

大众迫不及待地

开始了对女方的羞辱和攻击

  • “看吧,她还挽着他的胳膊呢!”

  • “明明是她主动追上去的。”

  • “她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要被强奸了。倒像是王思聪说的,价格没谈拢。”

  • “就这张脸,我的妈呀,刘强东才下不了手呢。”

在这一个案子中,我们尚不去纠缠于材料或者当事双方的证词的可信度,因为没有人能完全还原事实。但这无疑暴露出了这个社会被强奸文化所侵蚀。关于性侵害的迷思依然牢牢霸占着公众认知。

强奸文化包括但不限于:

  • 苛责受害者(如:她穿那么少,自找的)
  • 轻放施暴者(如:男孩子都会犯这种错误)
  • 在公共场合开黄腔
  • 公共舆论开始用放大镜找受害者的问题
  • 影视作品里性暴力泛滥
  • 是“男人“就得性主动,要强势进攻
  • 是“女人“就得性被动,要乖巧懂事
  • 风骚女人才会被性侵
  • 被性侵的男人都是弱鸡
  • 不把对性侵的指控当回事
  • 不教导男人遵纪守法,反而教训女人怎么避免被性侵害

“我一直以为强奸都是在街上,黑漆漆的,跑出一个陌生人把你抓了,要有暴力,打晕你啊,拿刀逼你啊。强奸不是这样么?我这样的情况算强奸吗?可是我要说,我真的是不愿意的,是他强来的。”

这是暨南大学女实习生被南方日报记者“诱奸”时发出的困惑。强奸,在很多人的想象里都是陌生歹徒的暴力行为。很多人疑问,受害者明明是有独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倘若真心不愿意,为什么不严词拒绝?为什么还要曲意逢迎?所以她们若不是从头到尾防护成铜墙铁壁,表现得宁死不屈,那么就等于是默认甚至是乐意进行性行为的。

我们忽视了来自结构的暴力

我们预设受害者拥有和对方相当的能力、经验、资源、社会地位和自主性,预设社会在以完全相同的评判标准和期待来对待男女双方,也预设受害者是意志坚定,思虑周全,并且毫无欲念和侥幸心理的道德完人。然而人无完人,女性甚至不被视为平等的人。长久以来的性别不平等所造成的结构性压迫,早已把女性困于隐形的牢笼之中。很多受害者在面对性侵害时,都有自己的恐惧、纠结和迷惘。

  • 我要是拒绝,Ta会不会生气?

  • Ta位高权重,如果我不从,Ta会不会打击报复我?

  • Ta如果给我足够的经济补偿,那我也就忍了吧?

  • 我完全没有想到Ta会硬来,就僵在那里,没有反抗,那别人会相信我是不自愿的吗?

又因为女性的议题长期被排除在公共舆论之外,遭受到性侵害的女性甚至难以开口言说她们的经历,毋宁说公开谈论了。不被言说,就会被忽视和忘记,这导致公众的认知偏差无法得到有效的纠正。对性侵害的普遍偏见使得更多的受害者被沉默和忽视,无法获得舆论支持,更难以走向法律程序,去主张自己的权利。

来自华盛顿邮报2014年的数据称,在100个性侵事件里,只有15个受害人选择报案,其中只有4.8个被告会面临庭审,3.1个被告会被定罪,而只有1个被告是被诬告。

——华盛顿邮报2014年数据

“根据媒体报道,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2010年办理的62件强奸案件中,85%都是熟人强奸。在熟人强奸案中,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是有交往的,有的互相很熟悉,有的是网友,有的是男女朋友,或多或少有过暧昧的语言或亲昵行为。

2014年1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连云港市海州区检察院共受理审查逮捕强奸案件17件,其中熟人强奸类型14起,占了82.3%。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之间都是熟人关系,6件是情人(同居)关系,1件是前夫前妻关系,1件是男女朋友关系,3件是网友关系,1件是其他熟人关系。”

——罗爱萍律师

因此,我们想象中的“陌生歹徒”“暴力式”的性侵害早就应该被事实淘汰了,但性侵害现象却从来没有消减,受害者也并没有得到普遍公正的对待。如吕频《吕频 | 女权者真被‘打脸’了?刘强东案“仙人跳实锤“视频观后感》一文中所论述,“是强奸文化让强奸以‘不像强奸’的方式进行”,例如将其替代为“钱色“、“权色交易”,将女性定义为没有尊严和意志的货物,其价值就是供给强权者“购买”,所以唯一的问题不过是“钱没谈拢”的问题。是强奸文化以惩罚和奖励的方式,持续剥夺女性的自主性,让女性难以认可自己的感受、不敢坚持自己的决定、执行自己的意志,让女性把迎合强势一方放在首位,却又在事发后无法消化暴力带来的伤害。

于是女性在自我怀疑之中,把伤害进一步归咎于自己犯的错误。甚至像《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的房思琪那样,只能靠对爱情的幻想来麻醉自己,好让自己心安理得一些地去面对那残酷的剥削,与不堪回首的经验和谐共处。

然而,在一波波甚嚣尘上的受害者有罪论中,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反抗,开始以不完美的受害者身份发声、主张自己的权利,揭开社会的顽疾。

刘强东案的受害者的经历引发了很多女性的共情,她们开始参与讨论、分享那些难以说出口的“受害”经验,反思和挑战这个抹杀她们自我意志,强迫他们接受强权剥削的话语体系。

我们没有理由要求受害者在事发时做出完美的应对,在结构性不平等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有完美的应对。但不可否认的是,个人受害的感受是真实的。无论你信与不信,是否言说,受到的伤害就在那里。

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希望这个社会对待“两情相悦“式的自主性行为更加开明,让它无论对男性还是女性都更加公平,安全和友好,那么我们就都希望女性有能力为自己的性行为负责,最好的办法不是否定女性所遭受的侵害,反而是去正视、认可侵害的存在,鼓励她们发声和主张自己的权利,从而从“物”还原为人、成为责任的主体,并对自己的身体和行为掌握主动权。这不仅仅是女性的责任,很大程度上更是男性的责任。

因此,我们决定共同发起主题为#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的分享活动。

活动内容

主题: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

目的:鼓励大家分享自己的相关经历,挑战约定俗成的强奸文化,打破社会对于完美受害者形象的假想。另外,我们也相信讲述和分享是一种治愈的过程,它将赋权于你,帮助你打破内心深处的无力感,找回自己的力量。

参与方式:

  1. 在此文章下方留言,或者私信回复,我们将整理后以匿名或不匿名(由你决定)的方式为你发表;
  2. 在微信朋友圈公众号微博或其他平台用#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为标签参与话题讨论;
  3. 在你自己的圈子发起以#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为话题的讨论。

为了帮助你思考和书写自己的经验,你可以参考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1. 当时发生了什么?在什么样的情境下,你感到自己受到了性侵害?
  2. 为什么说你不是完美的受害者?你的感受和表现、想法和行为之间出现了什么冲突?
  3. 你有没有诉说过你的经历?说出来后你经历了什么?
  4. 你如何思考和定义这段经历?得出了什么结论?
  5. 其他你想说的话。

如果你并没有类似的经历,我们衷心为你高兴,并邀请你为他人助力,参与阅读、转发和讨论相关话题,也欢迎你前往微博用#我也不是完美受害者#为标签参与话题讨论,支持其他分享者,通过互相理解和连接,来共同推动一个平等、和谐的社会环境。

我们一起

终结强奸文化

消除性/别暴力

本文默认开放转载

可自行搬运至公众号或其他平台

若有疑问请联系发表者

2019年4月27日, 12:4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