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权促会 | 渣浪你好,这一回,我是女同性恋

文/罗宾何
编辑/FanFan

“被删减的同志电影、被整治的Blued,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被大厂剥夺青春躺在ICU的程序员、被剥削子宫放弃工作的全职二胎妈妈们都告诉我们,这种侵犯是不长眼睛的,你永远不知道,你是不是下一个。”

集中清除互联网上的同性恋,这回针对的是拉拉

还记得去年四月新浪的“清查同性恋”事件吗?

一年之后,新浪对性少数的审查与封杀卷土重来。而这次,枪口对准了女同性恋——搜索原有近5亿阅读的超话“les”,会出现“暂不开放”四个字:

除了微博,拥有25万组员的原豆瓣女同性恋聚集社群、被称为“天空组”的“les sky”小组公共入口被封,只有原组员及组员邀请才能进组。

微信则暗戳戳让彩虹旗成为了无效字符:

对于各大互联网平台的“自我阉割”,很可能与网信办几天前开展的整治活动有关:

虽然目前我们无法没有任何渠道获知二者之间是否有直接联系,但至少公权力的表态、各大互联网平台的自我阉割,都告诉我们,也许又一个冬天到来。

——而在暴风雪面前,没有人是安全的。

“我转发了这件事,不过没什么水花”

目前互联网舆论场上已经有不少博主、性少数用户、友同直人发起了各类倡导活动以反对对性少数权益的侵害,但有一个问题很值得我们注意:

涉及女同权益的话题,热度明显不足。

对比去年由男同性恋大V发起倡导活动,使#我是同性恋#一夜刷到2.4亿,使新浪撤回清除同性恋说法,这回,当铁拳针对拉拉,热度明显无法比较。截至今天下午,#les超话被封#的讨论度在十万左右,阅读不到三千万。

有Gay圈大V转发了相关话题,但却“没什么水花”。

拉拉快在互联网上被销户了,话题热度还这么低,不是偶然现象。回想一下:

我们平时看到的微信文章,提到同性恋,配图是不是大多是gay?我们平时刷到的性少数微博大V,是不是大多是gay(即使有拉拉大V,”中国les广播电台”、“百合吐槽君”和“食人貘”的粉丝数,也远远比不上李春姬)?

是因为写文章的人身边没有活拉拉,还是拉拉大V涨粉活儿不够好,或者gay的人数就是比拉拉多很多?

也许我们忽略了:性少数权益被侵犯的时候,是不是发声的人,很多是gay?

女同社群中仍然有很多人,习惯了自我消声。

有人认为倡导、反抗无意义,不如过好自己的生活。

某女同社交软件用户评论截图,图源微博@麻鸡拿指

发起“拍下被禁声的嘴部”活动以回应#les超话被禁# 事件的公益组织志愿者崽子在谈到活动过程时说:“女性的参与度……我自己都觉得看着难受。有很多人认为,‘过好自己的生活是第一要务’,其他都离自己太远。”

同性恋亲友会成都分会志愿者崽子和同志公益组织工作人员小正,发起了“拍下禁声”的活动,倡导顺性别、跨性别女同性恋群体及友同人士拍下嘴部被“封禁”的照片,表达对新浪行为的不满和对性少数权益的支持。

倡导过程中,崽子也听到很多人说“我不混圈子”、“我觉得身边挺好啊”、“我觉得你们太敏感了”、“我觉得不会更糟”,并以此拒绝任何参与与表态。

微博用户@lesleyee参与活动照(图片已获得作者授权)

有人则已经开始自我污名化、自我阉割:

在豆瓣les sky被雪藏时,有帖称欲望会污染群体形象。但无论是弯是直,人都会有欲望。约炮的行为在异性恋小组中也比比皆是,用“自我净化”来“换取免‘罪’”,其实是低头认错、自我贬低。

对于为什么女同群体的可见度不及男同,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从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角度做过分析。我们理解,由于性别、取向的双重边缘性,女同性恋者本身就在历史中长期处于失语地位,希望所有人都突然站起来摇旗呐喊是不切实际的。很多人由于周边环境因素,也确实很难站出来。

但面对不平等,不立即开始自我检讨、自我矮化,而是反思一下不平等存在的不合理性,这并不难;

如果做不到发声,至少对于那些积极发声、做出改变的人,说一句鼓励而不是施以嘲讽,这也不难。别忘了,TA们努力争取的,同样是你的利益。

其实,没有人能完全脱离不平等环境的影响。也许体面的工作、房产车产能让人过上“自己的小日子”,但却要付出永远无法对周围的人坦陈取向、时不时地被攻击为“变态”的代价。

说得更远一点,作为能够接触互联网、接受过一定文化教育的群体,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不发声,更沉默的农村、老年性少数群体,又能有谁去关切?

来自博主@麻鸡拿指。在粉丝数与商业价值成正比的微博环境下,我们理解大号是否发声除了个人选择外也许有更多的考量。也正因此,这些积极表态的公众人物更为珍贵。我们不认为一次发声就会带来本质的改变。但沉默,就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火已经烧到了家门口,再不举起灭火器,等火烧到了眉毛就真的来不及了。

与此同时,我们也期待更多女同群体外的性少数以及直人参与,共同创造平等的环境。

毕竟,对权益的侵犯只有0次和无数次。

被删减的同志电影、被整治的Blued,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被大厂剥夺青春躺在ICU的程序员、被剥削子宫放弃工作的全职二胎妈妈们都告诉我们,这种侵犯是不长眼睛的,你永远不知道,你是不是下一个。

这一回遭殃的是女同性恋,所以,我们都是女同性恋。

下一回,我们同样是Gay,是跨性别,是被强迫生育的女性,是互联网民工,是千千万万基于不公正环境而受难的人。

时代那么坏,但我们拒绝闭嘴。

注:去年新浪的清查对象实质是同性恋整体,但由于主要倡导发起者及大量参与者均为男同,因此对两次封杀在一定程度上作比较,而非以gay来代表“同性恋”整体。此外,本文标题也并非将女性置于次等地位,仅因为本次互联网平台封杀对象为女同,为起到团结女同社群外的其他性少数群体和友同直人目的,而将“女同性恋”作为本次倡导的身份共识。

2019年4月15日, 3:17 上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