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 | 中国:新疆大规模监控如何运作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当局利用手机应用程序(APP),对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穆斯林实施非法的大规模监控和任意拘留。

这份68页的报告《中国的算法暴政:对新疆警方大规模监控APP的逆向工程》(摘要和建议有中文版本)以新证据说明新疆的监控国家机器,当地1300万突厥裔穆斯林正遭政府以“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之名加强镇压。从2018年1月到2019年2月,人权观察对一种公安机关使用的手机APP进行逆向工程研究,该APP可以连结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一体化平台),即新疆警方汇集个人数据、标示潜在威胁人员的警务方案。靠着检视这款当时公开可得的APP的内部设计,人权观察揭露这种大规模监控系统的对象包括哪些行为和人员。
“我们的研究首次证实,新疆警方正在对民众的合法行为进行非法的信息收集,然后利用这些信息来对付他们,”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说。“中国政府监视着新疆居民的一举一动,找出被它认为可疑的对象,再对这些人进行更深入的审查。”

人权观察也发布了这款APP的截屏图片。

新疆当局正在从一般民众身上收集大量不同类型的资料,从血型到身高,从“宗教气质”到政治倾向。该警务平台以36种人为数据收集目标,包括停用智能手机的、避免“与邻居社交”的以及“热中为清真寺筹募资金或物品” 的人。

一体化平台追踪新疆每一个人。靠着追踪手机、车辆和身分证,它可以监控人们的动态,还可以记录用电和加油的情形。人权观察发现,该系统和遍布当地的检查哨共同构成一道隐形或虚拟的围栏。居民的行动自由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取决于当局认定的威胁程度,并由系统内建的编程因素决定。

一名前新疆居民在被任意拘留释放一周后告诉人权观察:“我刚走进一个商场,橙色警报突然响起。”他马上被警察带到派出所。“我告诉他们,‘我刚从看守所放出来,你们说我是无辜的啊。’…警员跟我说,‘你不能去任何公共场所。’…我说,‘那我该怎么办?呆在家里吗?’他说,‘没错,总比现在这样强,对吧?’”

当局对一体化平台做了编程,许多稀松平常的合法活动都被视为可疑行为的指标,例如:

  • 该系统能够监测出到加油站买汽油的人与该汽车的注册车主不同。这时该APP便会向附近的政府官员推送警报,通过下拉式选单显示不匹配的原因,以决定此案是否可疑而需要出警调查。
  • 该APP可以监测到人员出国旅行的期间过长,提示官员审问“逾期”人员或其亲友有关其旅行的详情。该APP还会指示官员检查“逾期”人员的手机是否存有“可疑内容”。
该系统若发现某人的手机无法追踪,便会向官员示警,以确定手机拥有者的行为是否可疑而需要调查。

人权观察发现,这种调查有时包括检查手机中是否装载51种被列为可疑的互联网工具,包括WhatsApp、Viber、Telegram和虚拟专用网(VPN)。一体化平台系统也会监视人们的交往关系,例如,凡是被侦测到与警察监控名单上的人员一同旅行,或者与最近新办手机门号的人员有关,都会被视为可疑。

根据这些含糊笼统的标准,该系统可以生成可疑人员名单,由官员决定是否加以拘捕。有官方文件提到“该抓就抓”,显见其目标是最大限度地拘捕所有“政治上不可靠”人员。被捕人员将在基本程序保障阙如的情况下遭到审问。他们没有请律师的权利,有些人遭到酷刑或其他虐待,也无法获得有效救济。

一体化平台系统是由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中国电科)开发,该公司是中国首要国营军事承包商。该款一体化平台APP则是由河北远东通信系统工程公司(远东通信)开发,该公司在开发这款APP时是中国电科全资拥有的子公司。人权观察曾致函请求中国电科和海康威视提供该APP和一体化平台系统相关信息,迄未得到回覆。

在严打行动下,新疆当局大量收集生物识别信息,包括全区12至65岁居民的DNA样本、指纹、虹膜扫描和血型。居民申请护照时还要提供语音样本。所有这些数据都被输入到集中的、可搜索的官方数据库。虽然新疆的这种系统特别具有侵扰性,但其基本设计与警方在全国各地规划和实施的设计大同小异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政府应该立即关闭一体化平台,删除从新疆居民收集到的所有数据。相关各国政府都应对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和涉及严打行动侵权行为的其他高级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例如根据美国《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他们实施签证禁令和资产冻结。各国也应该适度启动出口管制机制,以防中国政府获得用于侵犯基本人权的技术。联合国会员国应推动成立国际实况调查团,评估新疆情势,并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报告。

“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中国的高压统治已经成为新疆穆斯林的敌托邦(dystopian)噩梦,”王松莲说。“外国政府应该认识到,必须实施出口管制、针对性制裁以及更强有力的隐私保护措施,才能防止北京的骇人手段成为世界通例。”

前新疆居民陈述摘录

为保护受访者的安全,本文保留真实姓名和身分细节,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我开车被交警拦下… 几个特警走过来,叫我把手机交给他们。我照做,他们把手机插上线路…他们为不同类型的手机准备了不同的线缆。他们在我的iPhone上插线,但我看不到他们在搜索什么。五分钟后他们把手机还给我,把我放行。

大家不知道自己手机上的东西──APP、网站内容等等──是否会被当做“非法”或“恐怖主义”。我也不知道所谓的非法内容是什么──我听说过,但我没有看到过。
──努尔买买提,2017年离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2018年6月受访

如果我想离开这个地区,我的身份证在通过警察检查哨时〔会触发声响〕…警察告诉我,我不能离开〔户口〕地区,因为我被列入黑名单。于是我去找本村警察说:“我有孩子,我需要许可前往…” 但警察不给我许可,所以我不能离开这个地区。我愤怒地说,“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把我关进监狱,否则我会自杀!”

──艾合买提,曾在政治教育营被监禁数月,2018年5月受访

那个官员打电话问我妈,她拥有这个手机号多少年…她说,“11年了,”警察说,“你说谎,只有7年!” 她吓坏了,马上挂断电话。

──艾霖,大学生,据称其母因使用他人手机芯片而被关进政治教育营,2018年5月受访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 新疆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