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小屋丨特稿:谁制造了同济彩虹危机

昨日午后,小妖在和院领导喝可乐聊人生,从校园青春到生活琐事,其中也不乏关于性取向、性癖好的话题。作为资深的老师,什么样的学生没有遇到过,见多了也就不奇怪了。在面对这些同学时,没态度就是最好的态度。

未曾想,就那一个午后之后,小妖惊闻同济大学因校园内因遍布保安、老师在围堵,盘问身上带有彩虹旗或相关标示的同学而驰名全国。

起初,小妖是不敢相信的,也不愿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所在的学校,一所地处开放前沿上海的一流大学。

好奇心的驱使下,小妖进行了深入的寻找与思考,现将一些感悟与想法同大家分享。以下仅代表小妖的个人观点,欢迎理性讨论,共同消解“谁制造了同济彩虹危机”的困惑。

保卫科与“黑化”

同济彩虹危机中最受争议的便是“在校园内遍布保安,老师围堵盘问路过学生”,这样的行径让本该维护校园稳定和谐的保卫力量,成为了制造白色恐怖的执行者。站在校园主干道上拦截,围堵,盘问的画面,像极了校园霸凌事件中的“校霸”。

保卫处本该作为提供学生安全感支持的部门,事件中却成为了黑社会一般的存在。勒令同学撕下其身上的饰物,没收学生的个人物品,守护着战利品继续蹲守观望。

小妖也曾受到保卫科的跟踪,身边总有那么几个人形影不离。忍无可忍,就反客为主,主动迎击,小妖主动追随那些人行动,最终得以坐在同一张长椅上含沙射影的聊起天。作为来上海打工的人,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听从命令完成工作,至于更多的他们自己也不清为什么,像是雇佣兵,更像是和我一样无辜的人。

学生处与“非正式约谈”

昨天应该是各院系辅导员颇为忙碌的一天,约谈成了同学间口口流传的“恐怖故事”。由于没有正当的理由,院方无法发起包含告知“时间,地点,缘由,参与人”等信息的正式约谈邀约,只能通过一条条非正式约谈的信息,将“受关注”的同学叫到办公室,进行名为关心校园生活状态,实为变相施压控制的谈话。

不论你是否身在学校,不论你是否做过什么,只要你曾是学生处“受关注”对象,非正式的约谈就比是一场不得不走完的过场任务。对自觉者,谈话不过是配合完成院方工作,在对话中不愿其烦的告诉上头什么才是发展的潮流。谈不上谁想归化谁,只是想让沟通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

缺乏有效的沟通,致使学校与学生间互相不理解是常事。上头直接用跟踪和约谈的方式打压,被打压的人并非圣母,无效的沟通方式只会让本就不明事理的人缄默不语,但对于积极表达的人只会累积更多的怨恨和力量。看似高效的处理方式,实则让沟通更难,让矛盾更深。

宣传部门与“低幼公关”

面对舆论,同济的公关以其说是低幼,不如说是没有,“医学院学生跳楼”事件便是典型。宣传部门在面对广泛质疑时安内平外的方式有且仅有一种——堵。

安内,限制同学自我表达的权利,通过各种方式要求学生不许参与讨论,不许发表观点,不许转发文章,甚至是电话通知删除已发内容。早在年初,学校便进行了个人公众号与微博账号登记备案工作,在此之前妖怪小屋就被学校重点关注。

平外,更多是无力也无知如何去回应公众,任舆论发酵最后采取删文的方式平息。昨日彩虹危机以来,众多网友转发相关推文,并前往@微博账号下评论留言以示不满。同济大学白日收走的彩虹全数藏到了自己的微博名下。

但今日清晨,原@票圈君披露的关于同济彩虹危机的博文被@上海网警删除。极为讽刺的是在@票圈君昨天众多的博文中,这是极为少见的删除案例。想删除博文的人会是谁?

此外,@同济大学官博的运营团队在与网友的对话中也尽显其团队的低幼。他们不断的向网友哭诉:不要刷彩虹了,老师看不到,在这里刷没意义,你们让我们努力做得东西白费了。作为一个学校的官方账号,事发之后只有一群小学生般的声音在独自面对,心疼自己的付出难以达到预期,甚至无法意识到官方账号对外意味着什么,像极了被弄脏玩具的小孩在耍脾气。

这不当是大学生该有模样!

“接到上级的消息说正常要发……新媒体团体包括老师在内反而又是力挺LGBT的”在同济,矛盾的不仅是学校与学生,矛盾的还有上头与所有的下头。

信息部门与“网络监视”

昨夜,小妖洗完澡便接到了一个院方打来的紧急电话称“据市级安全部门监控通知学生处,白沙漠预计今晚发送2篇文章”,问我知不知晓什么情况。我瞬间愕然,一再向其询问具体情况却再无新的消息。

小妖点进白沙漠的公众号,一切如初,文章依旧,唯独不见传说中的2篇文章。如果是市级安全部门关注到了这个组织,为何这么久都没有对其采取封号,删稿的措施?如果不是市级安全部门摄入,校方尚无权限对其采取封号,删稿的措施,那又为何要搬出如此严重的说辞?小妖百思不得其解。

但无论是哪一种答案,都毫无疑问的坐实了同济大学正在对学生进行网络监视,监视的细节甚至到达了一个人将要发什么包含多少内容。我看着手中的手机,此时此刻的同济不再仅仅是有这身边林立的摄像头在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在那无形的网络世界中仍有校方的眼睛在监视着此间的一举一动。

小妖曾在同济校园APP同心云做过运维工作,原以为监视同心云微博圈已经是学校对学生最大的监视,怎想在整一个冠以tongji相关名称的网络背后还有一双更大更深更不可知黑眼。私人聊天,群组聊天,公众号,微博还有一切从中走过的数据,同济你都截取了多少?

谁制造了同济彩虹危机

保卫部门,宣传部门,信息部门,学生处,这场危机并不是一个学院一个部门造成的,也不是部门中所有成员有意制造的,所有的不得不都指向了同一个命令源方向——上头,同济的行政高层。这是一个普通学生、老师和管理者无法接触的存在,尽管同济一直标有存在“校领导接待日”的接触途径,但在实际操作中早已被校长办公室拦截。

防微杜渐的管理固然是好事,富有德国精神传承的严谨也是同济精神的内核,但在实际的管理中过犹不及造就了这场贻笑大方的闹剧。从围追堵截的失态,到网络监视的失格,将约谈替代沟通,用删堵替代公关,最终把普通的事情酿成世人皆知的闹剧。

同济的学生并不都是“榆木脑袋”,“呆板的工科生”,其中不乏富有思想与活力。但面对“异声”时,不乏学习隔壁友校的一些做法,让思想百花齐放,让思辨与学识共成长。

同济人才济济,师生间优秀的想法频出,努力成为一流的大学当海乃百川,提供更多的有效途径去听取不一样的想法。没有人希望母校变差,“异声”也同样希望这里能做出一些改变,这些改变不是换一任校长换一个作息时间表(同济四年换三帅)。

还有2天就是同济大学112周岁的生日了

同济不小了,是该长大了

正如今年校庆的宣传一样

“同汇济时代,勇作追梦人”

别辜负了这时代的千姿百态

别寒凉了追梦人的翘首期待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或许谈话已在路上,或许删稿即将来临,但是小妖复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