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平权 | 我向总部举报了性骚扰

受访者:Faye

采访/整理:033

文字转录:Seaz

今年年初,Faye向公司在欧洲某国的总部举报了发生在她身上的性骚扰事件,下面是她的故事:

我觉得以我以前的职位特别容易被性骚扰,因为它没有什么权力。我当时是总经理助理,除了助理的工作内容之外,还要协助上海办公室的行政工作,就是说,当时所有人都是我的老板。上海这边是我们公司中国区的总部,会接触到许多职位高的人,我的同事也差不多都是经理级的,所以我的这个职位就很容易让人觉得我好欺负,就是“欺负了你也不会怎么样”这样的感觉。

图片来自 variety.com

我是作为管理培训生招进公司的,在老家工作了一年以后,2013年调来了上海。刚到上海的时候,我很想拥有一辆老上海风的那种很大的自行车。因为是老的嘛,我就觉得在淘宝上肯定买不到,就问办公室里的同事知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我这位男同事Daniel是上海人,他说他知道在哪里有,周末可以带我去看。还说:“你是广东人,那你肯定很会做饭。”他的意思是,作为回报让我煮一餐饭给他吃,但他当时没有说清楚,我就以为他要我请他吃一餐饭,那当然可以呀。Daniel是有家庭的人,还有一个女儿,我就觉得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所以当他约我周末中午去看车,我就说好。

那天看完车之后他直接就带我去了菜场,我心里有点惊讶,但也没觉得什么,他想我做饭那我就做给他吃好了。买完菜我们就一起回到了他家,当天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然后我就开始剥菜、洗菜、做饭,那个时候都蛮正常的,我做完饭开始出来摆桌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我这里有避孕套,也有避孕药,你要选哪一种?”当时我就惊呆了,心里很生气:“他到底以为他是谁?”但是碍于同事的面子我没有吼他,就跟他说:“Daniel,我们是同事诶,你到底在想什么?”他顿了一下,说:“你是出国留过学的,思想应该很开放才对呀!不要这么假正经好不好?”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没说话,然后就自己吃起了饭来。可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看到饭就觉得应该吃饭,后来我也觉得自己很神奇。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讲话,他还特意给我倒了一杯酒——他知道我不太能喝酒还这么做。我礼貌性地喝了半杯。吃完以后我就站起来说:“Daniel我吃完了,我要走了。”走到门那里我才发现他的门是从里面锁着的,那个时候我心里超级慌,还好他自己走过来帮我把门打开了。我就走了。

那时候我上报过一次。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觉得同事这样对待我是一件很不恰当的事情,是不对的,不管怎么样对方都应该受到一定的惩罚。但是我又不知道这个行为属于什么性质,对性骚扰的概念也不是很了解。我上报以后,中国区的人事经理——也是我的直属上级——并没有没有找他谈过,也没跟我谈过。她只是说:“你一个女孩子,应该要小心一点。”她觉得“不能跟成年男人去他家”是常识,没有意识到危险是我自己错了,是我太不成熟了。我自己既然选择去他家,那就肯定是会遇到这种事情的。

那个时候听完她的话,我的感觉是:嗯,我的确是要小心一点,可能真的是我错了。我就是那种很听话的小孩,而且刚出职场也不懂那么多,就觉得经理说什么都是对的。所以我虽然自己默默地很生气,却又发不出声。她也告诉了当时的总经理,是一个荷兰人,他也从来都没有跟我谈过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人事经理到底对他说了什么、是怎么说的。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我以前是一个特别特别天真的人,就觉得Daniel有家庭,而且他也挺经常说起他女儿的,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我入职的时候签过一个英文的文件,是每个人入职之前都要签的行为守则,上面就写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是会立即辞退实施的人的。当时我觉得没有受到实质性的身体上的伤害,虽然很生气,还是算了,我也没有想着要求公司怎么惩罚他。公司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那之后我的脾气突然变得很差,很暴躁,特别是对Daniel,因为我觉得他太恶心了。那时候我也想过离职,但是我一方面我觉得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我要离职?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也无所谓,反正这个工作也没有什么晋升的空间。当时我把人事经理当成我的朋友,什么都跟她说,她就告诉我:“你这样的性格在外面是找不到工作的。”一直用各种话打击我。有一年我涨薪涨到8000块,她还说:“我们给你涨薪完全是因为今年大家都要涨薪水了,不是因为你做得好。”持续不断地听到上级这样讲,你就会觉得你不值得更好的工作,会相信自己真的是做不好,找不到别的工作。所以我一直就很气,一方面气TA们什么都不做,另一方面又气自己,觉得自己没有用。

三年之后我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算找不到工作,我也要离开这家公司。然后我才发现当时真的是随便都能找到那个价格的工作,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相信我找不到别的工作。当时我们刚好换了一个新的总经理,他就劝我留下,他说没有找到工作就辞职对我没有利处,找到好的工作再走也不迟。他还问我如果不想做人事和秘书的工作的话,想做什么,我说提了做市场分析,他就帮我转去市场分析了。

可是行政岗位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我的协助,这个岗位一直留不住人,不停地换。我转岗之后来了一个新的秘书,就在她还在试用期的时候,有一次在中国举办的全球会议是我策划安排的。我们总部的CXO,一个非常高职位的墨西哥人在这次会议的时候,也对我进行了性骚扰。那次会议是在南京开的,请了总部很多大领导过来,又卡啦OK,又喝酒什么的。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被安排坐在他旁边——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公司的习惯,在大佬两边安排两个女同事。因为大佬过来访问,我当然要跟他说话什么的,就聊聊工作,再聊聊生活。他也很好奇上海的生活是怎样的,我就跟他讲了一些。后来他就跟我要我的房间号码,当时我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就给了,他就总是打电话过来让我到他房间陪他聊天。

那天我们一起去唱卡拉OK,唱完之后他想让我去他房间。我委婉地回绝说我要在这里陪其他人喝完酒才能走,他就自己回去了。过了一会他又回来了,说等了很久我都没去,他就来找我。后来大家一起等电梯准备回各自房间的时候,他应该是感觉到我不想去,就跟南京的一个分公司副总耳语了什么,那个副总经理就开口在大家面前讲让我送CXO回他房间。当时还蛮多人一起等电梯的,有很多男同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还是我来送你吧”。我当时很震惊:这也做得太恶心了。当时我也不知道应该想什么,就送他回去了。

那时候我还提前跟同事发消息微信说过几分钟后给我打电话,我就害怕万一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我脱不了身。送他回房间以后,他不像Daniel那么直白,他跪在地上一直说:我真的好爱你啊,就好像真的关心你似的。我就说这不可能,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而且我有男朋友,我非常爱我男朋友,我要回去了。他就一直让我留下,说他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情,只想我躺在他旁边。我当然不相信他,后来我接到同事的电话,就往门口走。走到门边的时候,他过来跟我说再见,还趁机亲了一下我的嘴。我觉得非常恶心,他是一个老头,应该有六十多了吧。我就说请你不要这样,他就放开我,让我走了。

当时我觉得,上次的事情只是个经理而已都没有人管,这个是CXO诶,是比中国区所有人职级都要高的人,根本没有人会在意我说什么。我就没有举报,只是跟所有新来的秘书分享这些事情,让她们小心一点。就有新来的秘书告诉了人事经理,她就说了句:“她该不会还不开心吧!”她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这样阴阳怪气地说了我。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为什么我现在突然要举报了呢?一个是因为我对性骚扰的意识增强了,因为我一直读相关的书,对自己有了更多的理解,开始正视那些会故意伤害别人的人;也有读到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也理解了人事经理说的那些话是怎么伤害到我的。

后来我参加了在老家的年会,有一个当地同事跟我说:“我听说过一些你的事情,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真的,但我觉得你还能在这个公司工作非常厉害。”听到这个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一直流,开完年会TA们派了一个同事送我回家,我在车上大概一个多小时吧,从头哭到尾。回到家又不敢让我父母看到我哭,也不敢跟TA们说,因为我害怕TA们不让我留在上海。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那么多年了我还放不下。之前我去看心理医生,TA说我生气、突然变得很难相处、情绪很不稳定这些都是正常的创伤后应激反应,能不能把它放开是要靠我自己的。我就觉得,那我应该为自己做些什么。当时我很明确地对他们说了“不”,这一方面我没有对不起我自己;但是我觉得我任由我的经理们这样对我,任由TA们听到这些事情不去处理而没有说“不”,让我自己受了很多苦,这是不对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想是不是我的错,是不是我发送了不应该发送的信号,我自己却没有知觉到,不然为什么每一次都是我?!我觉得,一方面行政这个岗位是一定的原因,另一方面他们真的太自以为是了,还有就是根本没有人管。所以我要正面对质,要问TA们为什么你们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你们连跟我谈一下都没有。我不是要求你要把对方辞退或是干嘛,但是你连谈都没有跟我谈,这个很过分。所以那天晚上我哭完之后,就发短信给前总经理,他很官方地回答:我一直对员工都是很关心的。还一直避免跟我有短信上的沟通,要求打电话,怕留下证据。回到上海我就跟现在的总经理讲了这两件事,他也跟相关人士聊了。人事经理跟他辩解说,她觉得Daniel那件事情不是发生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的,而且Daniel跟我也可能是办公室恋情。

我当时也在想如果公司还不采取任何行动的话,我就去联系媒体把这个事情曝光。但是这对谁都没有好处,我觉得这么做也不会让我开心的。所以我当时就写了个声明,发给总部的领导,要求公司在内部做一个全球的反性骚扰项目。他们后来答应了,还要求我来lead中国区的部分。在这个项目里面他们会给经理及以上级别的人做面对面的反性骚扰培训,因为有更多权力,会很严重地影响事情的发展和处理;新员工入职的时候也会做线上培训。在课程设计的过程中总部也询问了我的意见。后来总部的合规负责人也来到上海跟我问话,也请了外部的律师来跟我核实事实,同时也访问了办公室其他员工,去证实我说的话。我现在也不知道后续会怎么发展,但我还是蛮高兴的,至少他们有了反应。

在我举报之后,总部在核查的过程中,又发现另外一个女生曾经被这个CXO性骚扰过,应该是看到我的举报,她也站出来了。她现在的处境也很艰难。

这几年来,metoo的事件让公司的一些人好像突然惊醒了,几年前他们可能也不会有这么快的反应。但是我的内心一直在斗争,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一方面我真的希望TA们被惩罚,因为你做错事情就应该被惩罚。另一方面我又觉得,那些一点也没有性别思考的人,因为事不关己就漠不关心的人,或者已经非常严重地被“女生就是要保护好自己”的观念洗脑的人,你要TA们怎么去做正确的判断呢?

2019年5月11日, 11:49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