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喜 | 15岁初中男生因同性恋歧视要自杀

文章原标题:15岁初中男生因同性恋歧视要自杀,悲凉中略有希望

昨晚(2019年5月14日)10点多,我本想刷下微博就睡觉,猛然看到一位青岛15岁初中男生发的长贴,他用超出其年龄和阅历的沧桑文笔,痛苦地控诉着因自己是同性恋而受到的各种歧视与打骂,他实在忍受不了,打算离家出走自杀解脱。才1小时,各界网友就留言4万多条,几乎都是支持跟报警的,最后警察叔叔连夜行动,终于找到了他。活的。

男生的控诉贴。(图/微博:@用户7138253812)

各位务必看完上面这图,才会明白严重性。我很同情他,在微博转贴时我说:“因同性恋被打骂,他留下了微博遗书。几万网友留言牵挂,各种感动。人无助时可以很无助,伟大时则相当伟大。除了这个案外,系统化的歧视如何解决?爱无罪,大胆走!”

虽然我是超级直男,只对女人感XING趣,但我支持同性恋的合法权利,弯或直,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他们自己很难决定。即便这种现象的成因复杂,目前尚未完全破解,如果就去歧视,很没道理。

多年前在家里聊到此话题时,某位亲人表现得特别恶心反感,让我诧异之余也深表担心,说明中国民间的恐同土壤还很深厚。

按照社会学家与心理学家的研究,同性恋或占5%,所以换算成绝对数后,我们身边的相关人群很庞大,但实际表现出来的并不多。因为各种压力。

我以前的单位有位同事属于同性恋,我本来并没太感觉到,直到另外的同事悄悄告诉我,才恍然大悟。那位同性恋同事确实打扮得较花枝招展,他工作认真负责,对人热情真诚,挺好的。

我也被朋友带到北京的Gay吧去坐了坐,那纯粹是大开眼界,各种妖娆,暂且不表,反正是充分见识了人类的生物多样性,也让我心态更平稳,待人更客观。

长沙解放西路酒吧一条街。(图/网络)

据说长沙某网红店的很多小姐姐员工都是同性恋,而且她们下班后,经常会去解放西路酒吧一条街和五一广场逛。虽没专程去那个店研究,但搞不好我还在路上偶遇过她们,跟我们没啥区别的她们。

性学家李银河曾试图多次委托人提交两会议案,让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她认为中国没西方那种严酷宗教氛围,因更世俗化,反而相对容易接受并承认相关现象。可惜目前议案进展不大。李银河依然像西绪福斯般,年复一年地重复推着沉重的大石头。

也幸亏警察叔叔行动及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让悲剧真正发生。但男生回家后,还得面对严峻现实。这么多人关心他,其实不也只是关心他具体这个人,而是对所有“性小众群体”的关心。

5月17日快到了,这是一年一度的“国际不再恐同日”,源于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册中除名。希望唤醒世人关注对同性恋的恐惧,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一切加在肉体上及精神上的暴力及不公平对待。

有识者曾言:“同性恋是恋,恐同症是症,谁有病一目了然。”

尽管这个领域依旧寒气逼人,但微弱的希望也在,那么多鼓励15岁初中男生的话,条条暖心。相当多网友—包括国外网友—表示,愿意送给他自己心爱的东西作为礼物,甚至带他去旅游,只要他看到留言后回心转意,不再自杀,坚强生活。

人文气候风和日丽,彩虹旗才能高高飘扬。

象征同性恋和性少数权益的彩虹旗。(图/网络)

【简介】

旺喜,关注媒体、聚焦公益,1984年出生于湖南桃江,兵-造过益阳的榴弹发射器,工-腌过桃江的槟榔,商-做过宁波的钢铁外贸,文-当过北京的网站编辑,益-跟过全国的公益项目。“冷面热肠,傲骨平心”。可留言,可邮件:[email protected],可微博:@旺喜41,商业合作可微信:yd666-57,其它事可微信:984905268。本贴首发公众号:旺喜,部分资料源于网络。

相关阅读:

2019年5月15日, 12:42 下午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