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七的剑 | 21年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

文章原标题:21年了,还是没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
作者: 萧七公子   来源:萧七的剑

1

21年前,孙小果让整个昆明陷入恐惧。

21年后,孙小果让整个中国感到压抑。

1998年2月,昆明黑恶势力代表孙小果被昆明中院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不服一审判决,孙小果向云南高院提起上诉,云南高院审理后,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后官方和媒体再无披露孙小果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孙小果已经被执行了死刑,没想到的是,21年后的扫黑除恶斗争中,孙小果黑恶势力犯罪团伙竟然再次被打掉了。

并且根据官方披露,这个孙小果正是21年前那个孙小果。

2

21年前,昆明流传一句话,“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已经嚣张霸道了这个份上,已经被判决了死刑立即执行,已经上诉又被维持原判,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保住一条狗命,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事实上,在孙小果的身上,奇迹还有很多。

1994年,在武警学校读书的时候,孙小果伙同社会无业人员,在昆明的街道上劫持了两个女青年,对她们实施了轮奸。

这样性质恶劣的犯罪,孙小果最后只判了3年。

因为未满18周岁,所以变成了从犯,成为五个轮奸犯中判刑最轻的一个。

而事实上,这个年龄却是有争议的,根据武警学校的档案记载,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如果样算的话,案发时已经19岁了,但是在检方的起诉书中,孙小果的出生日期却变成了1977年,于是变成了未满18周岁。

饶是如此,孙小果在狱中只呆了7个多月,就被保外就医了。

犯罪这么凶残,出狱这么简单,小霸王当然更要变本加厉了。

1997年7月,孙小果在娱乐场所和人争小姐,民警到场后发现孙小果是一个本应在监狱服刑的罪犯。派出所了解情况后,已经找不到孙小果,相关部门给孙小果母亲打电话,孙母称孙小果不在昆明,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然后竟然就不了了之了。

慈母多败儿,纵容的结果就是继续作恶。

1997年11月7日晚21时许,孙小果将17岁少女张某某和其朋友带到夜总会包房内,对张某某进行殴打、侮辱,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同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

次日凌晨,又将张某某和朋友带到某啤酒屋二楼在公共场所对2人进行毒打,再次逼着咬住茶几打击头部,轮番殴打致张昏迷后,孙小果的马仔还解开裤子,尿在了张的脸上。

多行不义必自毙,孙小果已经作死很久了,也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了,正好赶上扫黑除恶,1997年11月因强奸等罪被刑事拘留了,同年12月被逮捕。

法院后来查明,孙小果曾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且有当众情节。

孙小果的罪行让整个昆明陷入了恐惧,当时中央多位领导批示,要求严惩不贷,孙小果也确实在1998年2月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后又被云南高院维持原判,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是没有能死掉。

3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不知道经过了什么程序,总之孙小果没有死掉,孙小果的案件很可能是改判了,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个案件改判的悄无声息,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上,对于这个案件能够改判,几乎所有的法律人士都觉着不可思议,在1998年那样一个年代,这样一个高层领导多人批示,人民群众高度关注的案件,已经公开报道两审判决死刑立即执行的案件,可以说已经毫无改判的可能性了,但是最终不仅改判了,还改判的悄无声息。

如果现在去查孙小果案件,我相信从明面上都有合法合规的手续,改判和每次减刑也一定是有法可依的,但是合法程序的背后,却一定全是对法律的羞辱和玩弄。

2008年10月27日,孙小果的母亲代表他就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申请国家专利,并成功通过,根据常识可知,此举一定是为了减刑,并且也一定起到了作用。

但是调查组可以认真查一下,我几乎可以确定,这个玩意儿绝对不是孙小果发明的,一定是他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亲娘为他买的。

2012年,孙小果刑满释放,坐了14年牢的他,摇身一变成了昆明市五华区昆都夜市中M2酒吧的股东之一。

根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的孙小果已经成为了多家公司的股东。

而早在2010年前后,跟踪报道此案的南方周末记者就在昆明见到了已经出狱的孙小果,并且,能确认的是,孙小果在2011年就已经开始进行商业活动。

难道又是保外就医吗?

4

不学无术的孙小果能够成为武警学校的学生,当街劫持轮奸两名女青年以后能够轻判,判了3年还能只住7个月就脱身,在中央领导批示严惩、两审法院判决死刑立即执行以后还能改判,出狱以后就能成为多家公司股东……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其实还有更魔幻的。

1998年《南方周末》记者余刘文在报纸上发表《昆明在呼吁:铲除恶霸》一文,报道出来当日,孙小果的父母曾给南方周末打电话:“你一个南方周末的小记者算什么,我一月之内让你进监狱”!

余刘文进没进监狱咱不知道,受没受到打击报复咱也不知道,但是一个昆明市的小干部为何竟然有底气威胁《南方周末》的记者呢?

一个昆明市公安局的小干部,竟然可以这么自信的威胁广东南方周末的记者?

凭的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思考。

当时,昆明两家报纸对此案进行了报道,其中一家报纸在11月28日以特别的形式对案情作了详细报道,并以过人的胆识将矛头直指”孙小果的某些背景”。

应该看到,这股邪恶势力,这些十恶不赦的团伙,其头面人物往往自以为有”保护伞”庇护,虽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却能逍遥于法网之外,”严打”不及其身。如果没有在一定范围内握有重权的人姑息、迁就、纵容、包庇,他们能如此这般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吗!

这个评论真的是特别好,直接指出了要害,也给出了办案思路。

但是在12月9日,该报头版文章又发表了一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文章,文章中说道:

孙小果的父母在痛心疾首之后表明,他们对孩子历来是严加管束、严格要求的。但鉴于目前社会风气太差,孩子年龄轻,阅历浅,加之其它种种因素,孩子仅靠家庭教育是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的。父母之心、天下人之心,有谁会纵容、包庇、支持自己的孩子去作奸犯科呢?天底下哪位父母会让自己的孩子走入歧途,成为有负社会的罪人呢?

该文刊出之后,很多读者表非常不理解,这波洗地来的毫无道理啊?

到底是怎样的力量,让一家媒体这样自己打自己的脸?

当时扫黑除恶是主旋律,打掉孙小果是领导批示,也是民心所向,孙小果1994年轮奸,1997年多次强奸,手段极其凶残,可以说是毫无人性,但是即便如此,这家报纸还是坚持要在头版为其发声,这背后是究竟是怎样强大的力量?

……

5

孙小果这样一个黑恶分子,一个在公众心里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人,再次回归社会的时候,不仅没有任何障碍,反而在和政府打交道方面游刃有余,这真的是诡异到不可思议。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孙小果酒吧合伙人说的,原话是“孙很熟悉政府方面,办理业务快,对工作也很负责”。

呵呵,还真是很不可思议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

而这一件件匪夷所思事情的背后,已经不只是妖孽了,这背后一定有着盘根错节的保护伞,而在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网背后一定卧着一只很大很大的老虎……

从1998到2019,21年过去了,关于孙小果的背景,曝光出来的只是其生母和继父,孙小果的生母1992年已经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当年全国公安民警评定授予警衔时候,孙母被授予三级督查,当时该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比孙母还低一级。

而实际上,当时孙母并未担任任何职务。

没有担任任何职务的孙母,为何在级别上能够比局领导还要高?

你猜是为什么?

呵呵。

孙小果的继父也当过警察,1997年孙小果被警方控制时候,他开的就是继父的警车,孙小果的继父就是当时任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李乔忠……

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官二代嘛,警察世家嘛,但如果你真要这样想,那就真的大错特错了,就凭着没有职务的生母和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继父,孙小果万万是不敢耍这么大的,因为他的生母和继父不仅罩不住他,还只会被他拖下水……

22年前,昆明市公安局一位领导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办案过程中受到的阻力太大,警方“不敢放人也不敢办他”,于是主动联系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希望借助舆论的力量来推动查办孙小果。

阻力来自孙小果没有职务的生母,还是来自五华区公安局副局长的继父?

很显然都不是。

当年,曾有多个信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孙小果背后的大树是其当“大官”的生父,但是孙的生父从未直接出面干预过办案!!!

……

6

21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

21年过去了,孙小果在昆明政界还有着巨大的能量。

他的生父到底是谁呢?

虽然咱心里几乎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因为咱知道,孙小果的生父现在还是一棵大树,还不是一个大老虎呢,所以咱不能说……

咱只敢念叨一句,军校真的是那么好上的吗?

这次扫掉了孙小果,也许过不了多久,这棵大树也就要成为一只大老虎了吧,毕竟放纵自己的孩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至少也算是违纪了吧。

毕竟,刚出狱的孙小果,哪里来那么庞大的资金经营生意呢,靠他生母和继父的工资吗?

我想是时候从头到脚好好查一查了。

……

7

孙小果逃脱死罪背后,一定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故事。

既然这次扫黑办又已经放了狠话,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希望最后能讲出来一个让人们信服的“圆满”的故事。

听说孙小果服刑的监狱已经扫了两个苍蝇了,人们都希望那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毕竟扫黑除恶不仅要一查到底,更要一查到顶,打掉保护伞啊!

Modified on 2019-05-18

 

相关阅读:

2019年5月19日, 8:29 下午
编辑: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