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LEON LEE
Image caption
大陆学生李家宝直播批评习近平,担心回到中国大陆会有生命安全的疑虑,因此希望能继续留在台湾


赴台湾交换的中国大陆学生李家宝,日前在推特(Twitter)直播发表“反对习近平”的言论,担心返回大陆后的生命安全,想申请庇护留在台湾,在网络上引发正反讨论。作为首位希望申请政治庇护的大陆学生,也让台湾政府庇护及难民相关法规,再次成为讨论焦点。

目前台湾尚未制定难民法,对于大陆人士申请庇护也没有审查机制。人权组织呼吁,政府应加速订定相关规范,建立审查制度,并强调不会因为无法可循,就没人来寻求庇护,痛批政府是“鸵鸟心态”。

直播批评习近平
来自中国大陆山东的21岁学生李家宝,目前是台湾台南一所大学的交换生,3月11日他在推特(Twitter)直播,称习近平去年修宪“称帝”后,中国“比辛亥革命前”更黑暗。 他主张中国推行民主化,反对“习近平专制”,还强调“自由是连少数权贵也不曾拥有的奢侈品;中国公民没有尊严、苟且偷生”。他已做好“站出来”的准备,约1个半小时的直播片段,截至29日已有超过一万人观看。

李家宝在台湾直播批评习近平后,受到高度关注。台湾包括中央社、风传媒、《苹果日报》及中央广播电台等多家媒体,都在李家宝进行直播后对他进行专访,他的出身背景一度成为话题。

网络上对于李家宝的评论非常两极,有网友对于李家宝的动机提出质疑,认为他动机耐人寻味,疑似是炒作,目的是留在台湾,也有人评论不应该相信他片面之词。

他在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表示,“这是为自己的信念站出来”。李家宝使用的推特帐号并未用本名,而是以“北京高校反习联合会”的名字直播。

他透露,直播前内心还是有恐惧,但讲完后觉得没什么好怕的,就决定大胆站出来公布身分证件,要“实名反对”。

李家宝对BBC中文说,“中共一直矮化台湾,强调民主自由很恐怖,但我来台湾后,才发现中共说的都是假话。”

他并表示,直播当天下午,他的微信、知乎、微博和QQ帐号就全部被删。

事实上,李家宝在大陆和台湾都并未实际参与政治运动或集会,只会在网络上发表言论。今年这是他第二次到台湾念书,去年曾经到同一间大学修习。

不过,李家宝当然还是担心,他的行为是否会影响到家人,因为他的父母并不知道他会开直播评论中国。

他向BBC中文透露,他和在大陆的父母已经失去联系,从他直播后,打电话都没人接,至今已经三周仍杳无音讯。他推测,父母很有可能遭到大陆政府监控。

李家宝的居留签证到7月2日,他担心回到中国大陆会有安全的疑虑,因此希望能继续留在台湾,目前已着手准备相关资料。台湾陆委会表示,相关机关将待当事人提出申请后依规定办理。

台湾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向台湾媒体表示,按照规定,李家宝需在在短期研修后返回大陆。他表示,若想长期居留台湾,除了继续申请研修,也可再申请到台湾就读学位,接着攻读硕士和博士,以延长在台停留时间。

赴台湾寻求庇护无法可依
李家宝若要以“”方式留在台湾,目前仍有难度。据台湾媒体报导,台湾提供大陆民众“庇护”,将会牵动两岸敏感神经,目前也没有法源依据,且事证查核不易,因此仍有困难。

台湾目前也没有难民法,2016年虽然进入国会初审通过,至今仍未通过立法。但就算难民法通过,因为两岸关系复杂,该法也排除了中国大陆和港澳居民。

去年九月,大陆人士43岁的颜克芬和63岁的刘兴联,持联合国难民证,从泰国过境台湾,想要申请政治庇护,就因为无法可依循,而滞留在机场近四个月,才以专业交流名义入境。

目前两人仍在等待愿意提供政治庇护的第三国,由于入境期限将在4月1日到期,因此台湾政府会以专案形式处理,研究是否延长他们的入境期限。

过去,也曾发生声称要“投奔自由”的大陆人士张向忠,在台湾旅游时脱队,要求政治庇护,后来遭到遣返。

台湾与中国大陆居民、港澳居民的关系分别由《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及《香港澳门关系条例》规范。

台湾陆委会表示,已拟出修正草案,放宽针对未经许可入境的中国公民的长期居留的相关规定,政治考量包含在里面。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曾向媒体表示,大陆学生寻求政治庇护,在台湾是第一例。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向BBC中文表示,在台湾要申请长期居留的条件相当严苛,像是对台湾有重大贡献等,门槛非常高。她呼吁,台湾政府应该赶快建立庇护审查的相关规范。

邱伊翎说,台湾应该要有一个客观丶公开透明的审查,确认个案是否符合庇护或难民的资格。“而不是把头埋在沙堆里,假装不会有人来台湾寻求庇护。”

针对来自大陆的人士来台湾寻求庇护,她建议应该要有对大陆了解的专家,对每一个案身份做详细的评估,也需要派人协助个案搜集资料。

据她观察,两岸交流增加,像是开放陆生或陆客,都有可能增加大陆人士来台湾寻求政治庇护的机率。台湾教育部数据显示,大陆到台湾留学生的人数在2015和2016年达到高峰,学位生加研修生总数接近4.2万人。此后两年人数稍有下降,但也维持在三万左右。

她也强调,从国籍来看,不只有大陆人士,会有意到台湾寻求庇护,也曾有叙利亚难民到台湾,希望得到庇护留下来,因此他强烈呼吁台湾政府,不应再拖延相关法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