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例》修订:北京图谋已久,林郑俯首听命

2019 年 6 月 15 日,特首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暂缓《》修订。路透社引北京消息人士:严重怀疑林郑能力。其中消息人士确认北京是幕后主使——

报道指出,该名北京消息与中国领导层有联系,会定期与高级官员会面,他批评港府处理逃犯条例争议手法差,

报道指出,在一周前无法预料北京愿意退让,但因为暴力场面以及社会愈发不满迫使北京让步。

该名消息人士,如果不作转軚的话,难以想像事情往後的发展。消息人士指出,北京目前严重怀疑林郑能力(The source added that Beijing now had severe doubts about Lam’s capabilities)。

 

台湾《报导者》发表评论《香港反送中,揭开共产党直接治港新模式》,作者刘细良回顾历史说——

2012年中共决定撤换特区领导人,不少人误以为北京为了纠正前一任梁振英的极左政策,改走相对温和政治路线,才钦点较为港人接受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接任,这个人事彷佛是2003年曾荫权接替提早离任的董建华的翻版。林郑月娥也声称自己会专注民生,减低社会政治争拗丶弥补撕裂等等,结果她上场後却出现更极端的政策。

这是为什么呢?

上述种种政策最令香港人不满,全属闭门黑箱作业,欠缺在香港特区政府及社会精英丶各谘询机制及专业团体的蕴酿过程。有人从林郑月娥个人强悍性格去解释闭门造车式管治作风,但事实上,由《送中条例》修法可见,这种脱离本土政治精英阶层,由上而下的施政方式,非关特首个人性格,而是北京直接管治香港的新模式。过去两年香港特区的管治纲领及具体施政,均是由共党制订然後交予林郑月娥执行,所以才出现黑箱作业闭门造车情况。

刘细良认为,中共实际已经在直接管治香港,林郑月娥是个言计听从的执行者,议会程序亦同时控制在中联办手上。

自2005年至今已经十多年,北京检讨了《基本法》第23条立法失败原因,全力强化党国机器在香港的渗透,加强收购本地传媒丶介入各级选举丶培训「自己人」政客丶拆散本地商界政治力量,牢牢地控制香港政治建制,以协助特区政府施政为名,由中央驻港的党机器中联办掌控特区政治工作。《送中条例》出台,本地商界反对,政治代理人支持动摇,于是便由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召集各路建制人马,宣示此乃中央政策。

刘细良认为,中共实际已经在直接管治香港,林郑月娥是个言计听从的执行者,议会程序亦同时控制在中联办手上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普利策评论奖得主Bret L. Stephens发表文章《香港与自由民主的未来》,认为修订《逃犯条例》是北京压制趋势的新一轮演进——

2015年,中国大陆当局绑架了五名香港书商——他们都以出售政治敏感题材书籍而为人所知——并将他们单独监禁数月,直到他们承认各种罪名。2017年,中国亿万富翁肖建华在香港四季酒店被中国当局绑架。自那以后,他就没有公开露面,而他的公司名下财产也被剥夺。

引渡法案是这一压制趋势的新一轮演进。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

其原因在于——

香港与大陆的关系本应遵循“”的原则。但与任何形式的多元化一样,这个原则对北京构成了根本威胁。1989年,小小的西柏林只是因为它的自由,就参与推翻了强大的(当时看来是这样)东德昂纳克(Honecker)政权。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不会让这种事情在香港发生。

Bret L. Stephens认为,世界仍在承受民主的衰退,但不会永远这样下去。

高效的威权主义曾被认为是中国在全球崛起的秘密,如今,它正在暴露出本来面目——这个政权最担心的是那些香港街头游行者的良知。

 

德国之声长平观察:不是林郑月娥,是北京》也引述香港前总督彭定康的访谈指出,《逃亡条例》修订不可能是香港政府的决定,这是北京的决定,香港政府不过是俯首听命而已。

假如《逃犯条例》修订通过,林郑月娥当然要承担她作为香港特首的历史罪责,但是香港人请不要忽视彭定康的提醒:这是北京的决定。我们当然可以赋予柏林墙倒塌以象征意义,但是也不可以忘记:真正让东德人民获得自由的原因,不是那堵墙的倒塌,而是东德共产专制政权的倒塌。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 | 香港反“送中”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