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 | 看看香港 中国年轻人情何以堪

作者:波大井深(纽约)

6月9日晚成千上万香港青年男女走上街头,不惜以身犯险抗议「送中」恶法,自豪和羞耻感在我心头交织。

自豪来源于香港年轻人表现的非凡勇气,羞耻是因这种勇气和信念在中国大陆青年中如此罕见。我不是指生活在防火墙后面的人们,而是在海外学习和工作,并与香港同胞呼吸同样自由和新鲜空气的人。

2019年5月下旬,波士顿Emerson学院香港学生Frances Hui的故事见诸报端。公交车上一位乘客问她从哪里来,获得「来自香港」的答案后,这位乘客不依不挠、全程紧逼要她重新定位自己是「中国人」。 Hui把这段故事发表在校报,开头说:「 我来自一个城市(香港),但我并不属于这个国家」。文章受到大陆学生群体强烈抗议,有人甚至在社交帐号留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波士顿是美国最自由主义的城市之一,著名私立大学Emerson College的校训之一即「Independent minds shape the world(独立思想塑造世界)」。但看来那些对香港女生进行语言甚至暴力威胁的学生并不认可这样的价值观。

2008年4月9日,杜克大学Grace Wang偶遇支持西藏和中国的两派学生在校园对峙,她试图调解,但一些中国学生看到王来自中国,竟没有旗帜鲜明支持他们,开始咒骂并侮辱她。攻击者提到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学生领袖柴玲。 「还记得柴玲吗?所有中国人都想把她扔进油锅,你看起来像她。」

王反覆声明不支持藏独,只是所有人包括藏人都应有言论自由,但无人理睬,甚至祸及远在中国的家人:王父母的身分证号码及住址都被张贴在互联网上,并收到各种威胁。 「我感到震惊,因为这些信息只能来自中国警察」,王在「华盛顿邮报」写道。她的父母找地方躲起来,母校高中取消她的文凭,中央电视台在其网站主页张贴她的照片,标题为「最丑陋留学生」。

相比之下,波士顿香港女生Hui至少没看到家人在香港被骚扰。但如果香港允许大陆编织罪名指示香港警察抓人引渡,Hui和家人还安全吗?

不要以为大陆留学生不知基本是非对错,实际上当他们成为弱势一方时很义正辞严。今年早些时候,同样在杜克大学,一位教授发邮件要求中国学生在公共区域多讲英文,而不是用中文大声喧哗,愤怒的中国学生发起连署,结果该教授不得不辞去研究生部主任职务。

我对这些中国留学生没有什么恶感,支持他们对种族歧视和偏见抗争。但部分中国留学生只有成为受害者时才追求正义和公平,而对其他族群的痛苦和灾难视而不见,甚至落井下石、帮助独裁威权政府在海外打压政治异议者。

2019年2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中国学生开展抗议,要求罢免刚当选的学生会主席–一位恰好支持「自由西藏」运动的藏族女生。理由很有中国特色:他们的学费占学校比重很大,有权决定谁是学生会主席。诉求未得到太多理睬,原因很简单,学生会章程并没有对主席候选人政治倾向做出要求;该职位服务全校学生,而不只是中国学生;学生会竞选和族群学费比重大小没关系。关键是,学生会选举时反对者到哪里去了?

同样在2月,加拿大安大略省麦克马斯特大学一组中国学生对一位即将来校就新疆局势演讲的维族人士采取不寻常举动。学生们录像、拍照,并将所有资料交给多伦多中国领事馆。

这些学生的民族主义狂热和双重标准让全世界侧目,但他们首先应得到「同情」。大部分中国留学生是1989年后出生,看到的是富裕繁荣和共产党持续不断的民族主义宣传。怎能期望他们有其他的思路和言行?中共洗脑宣传拥有最好的盟友─学生的父母。他们大多经历大陆不同程度的政治压迫,深知真相和安全之间如何权衡,选择躲避历史黑暗面来保护孩子。

「华尔街日报」数月前报导中国一对一英文教学企业VIPKid终止一些美国本土教师的合同,理由是他们在课堂上触及敏感话题,如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西藏及新疆问题。孩子的父母向公司举报,要求对课堂内容严格审查。学生年龄多为5至12岁, 即将成为洗脑和信息封锁的接班人。

华人世界幸好还有香港、台湾,衷心祝福香港「反送中」成功,有朝一日帮助中国大陆年轻人打破历史诅咒,成为信息通畅、思维健全、心态正常的一代。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