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 6月4日六四三十周年,世界各地都有纪念活动。与往年纪念活动不一样的是,今年各地纪念更加指向中共的独裁统治与中国的人权,并呼吁全世界应该警惕中共的极权统治与中国模式的威胁,帮助中国人民早日实现民主,争取自由。

蔡英文总统是台湾历届总统中,反对中共独裁极权统治最为明确的总统。最近,她不仅高调接见海外民运人士,也在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日这一天,高调纪念这个国殇之日,并鼓励香港争取自由台湾守住自由与民主。

6月4日,《风传媒》发表报道《批中共掩盖真相 蔡英文:只要我当总统一天,台湾绝不会屈服,报道说:

今天是「六四」30周年,总统蔡英文今(4)日上午在脸书发文,直言「一个国家文明与否,端视于政府怎么对待人民、怎么对待过去的错误。」蔡英文除了特别表示,今年六四,她要特别对所有爱好自由的香港朋友、中国朋友说一句加油,更宣示「也请你们放心,台湾绝对会守住民主、守住自由,无论威胁、渗透,只要我当一天总统,台湾绝对不会在压力下屈服。」

蔡英文在文末,也以爵爵&猫叔的画做配图,强调「自由就像空气,你只会在窒息的时候,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呼吁国人勿忘六四。

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日前公开表示,30年前中国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对抗议者的镇压是「正确的」。对此,蔡英文总统说:

这显示出中国政府不反省当年的错误,更想持续掩盖真相。 「我相信全世界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都不可能同意这样的做法。」

蔡英文强调:「还有许许多多自由倒退的例子,证明了『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一国』正不断侵蚀『两制』。这个现象,也突显了民主和威权两种制度,并不可能共存在一个国家内部。」

6月5日,美国之音发表报道《国会山举行六四30周年大型纪念活动》,报道说: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6月4日这天举行了多个天安门事件为主题的集会和展览。最值得一提的是,15家非政府人权组织在美国国会山西草坪联合举办的六四30周年纪念大型集会。
当天,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加了这次集会。

她说:“我们必须要记住这些英雄们的历史,因为中国仍试图否认,我希望他们能听到我在这里说的话。中国政府,你们也许就在人群里,也许在街上,但我想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告诉那些(政治)犯说我们不记得他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关押,但是我们记得,我们知道,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提到他们的名字。

与此同时,在国会众议院的Rayburn大楼内也举办了“纪念北京1989年民主运动及六四大屠杀30周年照片与艺术展”。

展览展出了六四事件中众多死者的照片、六四相关的艺术作品和珍贵的历史图片。
主办者表示,他们希望人们能铭记六四事件这段历史,希望美国对中国政府能施加更大压力,来迫使中国实现民主。

6月5日,法广发表报道巴黎各界纪念六四三十周年视频系列》,报道说:

2019年6月四日,六四民运组织成员与巴黎的人权组织联合举行六四天安门事件纪念会,纪念活动分两步进行,首先在离拉雪慈公墓不远的巴黎第二十区区政府附近Edouard Vaillan花园中的六四纪念碑附近举行追悼活动,之后包括国际特赦,人权联盟,团结中国以及法国基督教反酷刑组织(ACAT)在内的法国十多家人权组织的代表共同汇聚在巴黎十一区的共和广场。

人权组织代表高举着“我们要人权和自由”,”永不忘六四”,“我们要和平不要镇压”的牌子。

法广另一篇报道多座城市展开“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中报道,加拿大总理对中国人权深感忧虑。

路透社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纪念天安门六四屠杀30周年时表示,对中国目前的人权状况“深感忧虑”。特鲁多在渥太华向媒体表示,在纪念六四30周年之际,我们更要呼吁中国政府尊重人权,尊重人民集会及自由表达的权利,停止大规模拘押维吾尔少数民族。特鲁多并再次对中国任意关押加拿大公民及其他政治犯表示遗憾。

德国之声发表一篇报道德语媒体:中共的第二次屠戮指出,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之际,中国没有举行任何纪念活动,媒体更是对这场造成大量伤亡的血腥事件只字不提。《新苏黎世报》评论认为,遗忘,就是对死难者的再次屠戮。

《新苏黎世报》这篇题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二次屠戮》的评论写道,台湾和中国大陆虽然只有一海之隔,但对待”六四”大屠杀的态度上却反映出了专制的北京和民主的台北之间存在着多么巨大的鸿沟。评论写道:

“像(台北)这样的公开纪念活动在中国大陆是无法想象的。北京当权者神经多么紧张,从数天来VPN服务商所遭受的攻击上就可看得出。翻越防火墙、以获取未经过滤的信息比以往更为困难。网络上,审查者们在严查’六四’,’天安门’或者’大屠杀’等关键词。除此之外,一个月以来,对那些希望纪念三十周年的人们,安全部门显然加大了打压程度。有些人被严加监控,有些人被控’寻衅滋事’而被投入监狱。

报道还引用了另一篇报纸的评论:

“六四”三十周年这一天,中国官方的沉默也引起了《南德意志报》的关注,该报写道,虽然惨案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六四”事件在中国仍然是禁忌话题,但也并非所有人都选择遗忘。这篇题为《惨剧后的噤声令》的文章写道:

“今年秋季,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庆祝建国70周年。然而其他一系列敏感日期显然为庆典蒙上了阴影。西藏暴力统治60周年,新疆骚乱十周年,以及(天安门)抗议活动遭血腥镇压三十周年。经济下行、中美贸易争端以及失业率上升使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们担心失去执政合法性的基础之一:即不能兑现提高民众生活水准的承诺。也正因为如此,三十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北京显得异常紧张。

1989年夏季采取了血腥的镇压行动之后,中国政府成功地消除了同这场运动相关的一切痕迹,还将民主视为西方模式而打入冷宫。直到今天,政府仍以随后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当年的镇压进行辩护。然而,当年的事件绝非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所为,更不是北京所说的暴乱。这是一场遍布全国的、有学生、市民和工人共同参与的运动。党政机关一度也曾加入了游行队伍。民众要求更多的参政权力、提高生活水平以及保障人权。”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六四后,中美关係、地缘政治与进退失据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作者林垚分析说:

从1989天安门屠杀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十来年间,六四问题不但是美国对华关係的喉中之鲠,也是整个「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烫手山芋。「自由世界」的各国领导人既不能心安理得地迅速遗忘眼皮底下发生的惨案,又无法摆脱经济利益的诱惑与选举政绩的压力,因此在面对中国市场与中国政府的「捆绑销售」时欲迎还拒、进退失据。其最终通过自我麻醉卸下心头的道德负担、为中国敞开世贸组织的大门,虽非历史的必然,却是既有国际秩序局限与各民主国家(包括美国)内部政治经济逻辑下最为顺理成章的结果。

事隔六四屠杀三十年,世界局势迭经变迁,当年甚嚣尘上的「历史终结论」与「中国崩溃论」,逐渐被截然相反的论调所取代。放眼当下,一面是刽子手政权屹立未倒,另一面是运动参与者们曾经嚮往的「(西方)民主政治」深陷右翼民粹主义的泥沼之中不能自拔。这样的局面,与后六四时代「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应对失措(或者说根本无力应对)有着莫大的关係。

正因如此,倘若我们不愿就此沉沦于悲观绝望,而仍愿积极构想并追求一种好的政治生活,则这种构想便不能囿于一国一地,而需要与对国际政治经济关係模式的根本改造相对接。毕竟,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没有一处政治能够独立于全人类的政治而自存。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六四三十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