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自反送中运动在香港爆发后,在台湾的香港学生以及台湾公民也在台湾聚会,声援香港,谴责香港政府暴力侵犯香港人权,同时也呼吁台湾各政党与与总统拟参选人应明确承诺「拒绝一中和平协议」,团结守护台湾的民主自由。

美国之音6月9日报道《数百名在台香港学生联署反对逃犯条例修法》说,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星期天发动游行抗议特区政府推动逃犯条例修法,于此同时,台湾也有六百位的香港学生联署反对,跨海声援。

报道还说:

到场声援的前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表示,很高兴香港年轻人站出来抗议逃犯条例,不过香港也有年轻人被关起来了,不知未来是否会像他一样要逃命。

林荣基还说,逃犯条例不只影响香港人,对台湾人及各国人都有影响,过去在香港卖书不违法,现在他自己变成了通缉犯,不能不跑啊!

6月16日,「在台香港学生及毕业生逃犯条例关注组」丶台湾公民阵线与台湾青年民主协会等团体,共同於立法院群贤楼外举办「撑香港,反送中」集会。他们聚会后发出的新闻稿说:

在集会现场,在台的香港人,和关心香港与台湾前途的台湾朋友们,共超过一万人上街,齐撑香港反对「送中条例」,谴责港府暴力侵犯香港人权,并呼吁台湾各政党与总统拟参选人应明确承诺「拒绝一中和平协议」,团结守护台湾的民主自由。

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员吴叡人来到现场,向勇敢的香港人表示敬意!他认为,一国两制是以一国之名行帝国之实,一国两制是中共帝国压迫香港和台湾的工具,我们要共同反抗!他指出,香港人在雨伞运动後,仍以血肉之躯抵挡暴政,我们要向香港人致敬。今天明天後天,只要一息尚存,我们都要拒绝中国帝国主义,而且香港人应该握有二度自决的权利,他高呼:「香港不是中国的香港,香港是世界的香港!」

他们在聚会中明确表达了他们的诉求:

对香港政府:

一丶我们谴责港府暴力镇压和平抗争,并呼吁追究警方责任。

二丶港府应承认612和平示威并非暴动,且释放被拘捕的抗争者并停止司法追诉。

三丶我们要求港府撤回《》,而不只是暂缓。

对台湾政府:

一丶 我们要求国会应发表「反送中」声明,反对将台湾人移交中国。

二丶 我们呼吁政府与国会应设立庇护港澳政治难民之具体配套。

三丶 我们呼吁政府与国会,针对香港公务员丶警察及「中资具重大影响力」之港资来台 进行严格管制。

四丶 我们呼吁台湾与各国政府共同检视香港民主丶人权丶法治状况,阻止中国伤害香港。

同时,我们也呼吁各政党及总统参选人:

一丶 明确承诺拒绝一中和平协议。

二丶 各政党及总统参选人应於面对中国政府之场合提出「人权诉求」并「反对送中条例」。

 

6月16日,美国之音《台湾公民团体持续声援香港大游行,要求政治人物确保台湾主权》报道:

台湾公民团体经济民主连合研究员江旻谚星期天(6月16日)在声援香港的集会上表示,港府应该撤回,而不是暂缓逃犯条例的修法,与此同时,有意问鼎台湾总统的人士必须确保台湾的主权。

他说:“拒绝一中和平协议,台湾不可以变成现在的香港,台湾必须要和现在的香港一起面对严肃的问题。”

报道还讲到有关“一中原则”:

台湾大学学生会长吴奕柔还在集会当中表示,面对目前香港的情势,台湾竟然有政党人士出席由中国国台办所主办的海峡论坛。

她说:“这些两岸交流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告台湾同胞书周年讲话的定调及中国反分裂法之规的一中框架下进行,预设了台湾(必须)接受一个中国的前提。”

吴奕柔还指出,事实证明,一国两制已经为香港带来民主危机与侵犯人权的灾难性后果,台湾政治人物应该在香港民主、法治遭受严重侵蚀之际展现道德勇气,在面对中国政府的场合提出人权诉求。

此外,报道中,台湾政治人物也对此表态:

可能代表国民党参选下届总统的高雄市长韩国瑜日前在云林造势时表示,说他会接受一国两制是胡说八道,如果他有机会当上中华民国总统,保证一国两制不会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出现。

台湾总统蔡英文星期天接受媒体询问表示,香港近来的情况,证明一国两制绝对不可行,韩国瑜过去有一段时间的言行,让人民对其有些疑虑,必须接受人民的检验。

有意参选总统的国民党籍鸿海集团董事长、台湾首富郭台铭日前接受媒体询问表示,六四之后,新领导人对香港应该要节制,不能再发生六四这样的事情,在民主时代对待老百姓要有宽容的作法,不能使用武力,即使塑胶子弹也不行。

6月16日,成大历史系的香港交换生Jacky Ao 在《上报》发表评论《在台港生:反送中將是香港00後的政治啟蒙》,评论说:

其實坦白說,作為香港人,經歷過雨傘運動、旺角警民衝突和DQ民選議員後,我們都深知香港政府,這個傀儡政權視民意如無物。我們其實都知道成功的機會十分小,不論是甚麼形式的抗爭都很大機會失敗收場。但是,我們香港人就是不認命,不甘心屈服於奴才政府的淫威之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要告訴世界,香港人才是香港的主人。

他还指出了这次反送中运动的意义:

雖然我對這次抗爭的結果不甚樂觀,甚至十分擔心每一個抗爭者,但是換個角度來看,這次的抗爭也有重大的意義。眾所周知,自從DQ民選立法會議員,以及重判旺角警民衝突案的抗爭者後,整個香港的公民社會陷入低潮,人民的無力感強。我從沒有想過可以短時間內醖釀出波瀾壯闊的反送中抗爭運動,原來香港人在關鍵時刻仍然願意挺身而出的。

另一方面,本來我是相當擔心00後這一代,很多人都說港府的赤化教育很成功,新一代的年輕人都愛看抖音喝喜茶,對中國的歸屬感較強。但是,這次的反送中抗爭運動,看到政府和警察的殘暴不仁,絕對會是00後的政治啟蒙,讓政府又再次失去新一代年輕人。所以,容我引用《雙城記》開場的一句: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各位香港人,不要放棄,不必懷憂喪志,終有一天,奴才們必然會為今天的惡行付上沉重的代價。

同一天,台湾时评人王乾任也在《上报》发表专栏《別枉費香港「示範」與惡的距離》,专栏说:

當年台灣青年站出來反服貿,為何能擋下?不就是因為還有一個民主選舉機制制衡著當時的執政者,令其有所忌憚。

香港此次反送中的抗爭為何如此慘烈,且目前看來除了有強力外援協助斡旋,擋下的機會不大?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沒辦法透過選舉換掉賣港特首,只好站出來拼命!

當我們慶幸自己還能夠自主選擇時,更要珍惜這個其實並不理所當然而是很多人的鮮血換來的寶貴權利。盼望手上擁有選票的國民,從現在開始,可以認真思考手上神聖的一票,要投給誰?想一想,誰是真正誓言並落實保護台灣全體人民之利益福祉的人?因為您們手上的選票,能夠決定未來台灣社會與惡的距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