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今天开始二读《》,会议前约三小时,大批反对修例的民众就占据附近马路,迫使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早上10点52分宣布延后原定于11点举行的二读会议。而到了下午,示威者与警方发生了冲突,双方都有人员受伤。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强调,如果香港修改逃犯条例,柏林必须重新审视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

相关阅读:

香港“反送中”直播及相关资讯频道汇总(持续更新)

【众人推】香港立法会示威现场警方发射催泪弹 有抗议者受伤

香港01 | 那夜凌晨,我们都是无路可退的前线记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立法会定于今早11时开会,恢复二读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然而从早上八时许,聚集在立法会外围的大批民众占领了附近的主要干道,仿若雨伞运动重演。接近11时,香港立法会宣布将原定于11时的会议改于一个“较后时间”举行,并未说明确切时间。

然而,街头的群众并未因此消息而散去。 香港的明报报导,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上午11点到场向群众宣布会议暂时延后的消息后,现场群众鼓掌并大喊“撤回”。 此外,民众在接近中午时开始掘起立法会附近的砖头,而香港警方也在脸书上警告示威者切勿丢掷砖头。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则对外界表示,金钟一带已经出现“骚乱情况”,呼吁市民不要进入该地区。他说,有些示威者使用削尖的铁支,还投掷砖块和拒马,情况“非常危险、可以杀人”,因此警方“迫不得已”使用布袋弹、橡胶弹、催泪弹等“适当武力保护自己生命”。卢伟聪同时强调,目前没有进行清场,警方有信心有能力控制情况。

据香港电台报道,在特区政府总部以及立法会前的示威区,大批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一度后退,随后释放催泪弹逼退示威者。过程中,有示威者出现身体不适,也有警员受伤,“情况非常混乱”。

香港政府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也在中午发布网络视频,呼吁占据马路的示威群众尽快撤离,回到行人道上。 他也希望群众能持冷静克制,尽早和平散去,不要以身试法。 他说,香港政府在过去几个月已密集解释修正条例的原意与内容,并强调政府也在听取民间意见后,针对条例内容进行三次调整,大幅加强与人权相关的保障。 他也重申,《逃犯条例》只是针对罪行严重的逃犯,并非一般守法的人。张建宗说,香港政府未来会严谨把关,保障市民权益,让香港能彰显公义,不会成为逃犯窝藏地。

林郑月娥:“我怎么卖港?”

处于争议风暴中心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当地时间周三上午接受无线电视(TVB)采访。在当晚播出的访谈视频中,林郑月娥表示,此刻的心情“既担心也很伤心,我很担心见到这么多青年人采取这个行动,因为香港一向是崇尚文明、和平理性的社会。”

她表示,赞成年轻人议政参政,但不赞同这次的抗争做法。林郑月娥以母子关系比喻称,不能一味迁就年轻人,纵容任性行为。

在被问到“逃犯条例”是否会继续审议时,林郑月娥坚持将继续“用立法会的机制,让不同意见的议员表达”,不过她同时承认,此事的争议性无可置疑,“解说和沟通有用,但或许不能完全消除担心,焦虑或争议性。”她还透露已经收到恐吓电话。

在采访中,林郑月娥在谈到针对她“出卖香港”的指责时数度哽咽。她表示:“说我‘卖港’,我怎么卖港?我土生土长,跟所有香港人一同成长,我对这个地方的爱,让我作出不少个人牺牲。”

上午开始,过千民众走出龙和道和夏悫道,在马路上放置路障和铁马,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往外看,马路上挤满人潮,这个情景与5年前的雨伞运动非常相似。 今早事发时警方人数不多,与示威者的数量非常悬殊,未能阻止他们堵路。

而在昨天,立法会秘书处和警方决定封闭立法会示威区和旁边的添马公园,立法会秘书处在周三凌晨发布“黄色警示”,让警队进驻议会大楼内,所有进出立法会人士必须经过安检。

警方在昨晚开始在金钟一带频繁地截查民众,搜身和搜查随身物品,又设置路障查验经过立法会旁马路的车辆。 不少民众在周二晚开始在立法会外围留守,有基督徒团体彻夜祷告唱诗,晚间情况大致和平。 多个学生团体、工会等号召民众今天罢工和罢课,过百家商店和公司也自发停业罢市。 而汇丰、渣打等多家主要外资银行宣布,考虑到今天市区的安全状况,容许员工留家办公。

香港人民力量党主席、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陈志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我对于今天这么多群众走上街头抗争其实是非常感动的。因为他们大部分的都是年轻人,而今天也不是一个假日。很多年轻人昨晚就已经夜宿立法会外面,然后今天一早就在立法会外占领了主要道路。我相信包含我在内的很多香港人看到这个景象都很感动,因为他们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要对香港政府施加最大的压力,迫使政府撤除逃犯条例。”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助理教授徐洛文则说,所谓华人不关心政治的说法,在香港并不成立,“那么多人加入抗议,这很令人鼓舞。希望特区政府能够认识到民众的反对,做出让步。”他对德国之声表示,相比占中运动,如今的示威者变得更睿智、更强大,也更现实。“我们当然依然怀有希望。同时有一点也很明确,新一代年轻人不再相信北京推广的价值观。”

香港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周二(6月11日)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谈到罢工行动。他表示,香港处于一个危急存亡之秋,而追求社会公义是社工的天职,因此社会福利界先行罢工, 期望以带头作用,感染其他行业加入行列。他强调: 今次罢工是林郑月娥逼出来的, 可谓万般不愿意。因为,不少机构是受政府资助, 罢工有可能会影响日后政府的津贴,因此该行业罢工的决定可谓非常不容易。张超雄并认为, 为了迫令政府撤回恶法, 在必要时要把行动升级至全城罢工、罢市、罢课。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宣布,只会预留66小时予议员辩论草案和153项修正案,下周四 (6 月20日) 进行表决。 民主派议员不满,此项争议法案早前已绕过法案委员会,现在再为辩论设下时限,他们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表达意见。 香港在刚过去周日举行百万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但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至今仍然拒绝撤回草案。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表示,他明白现时“情况汹涌”,但是“政府收回或改动修例的机会不大”,因为表达不满的人“只是要求撤回而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改动”。他还指出,目前的民情与2014年占中运动相当接近,“市民是对中央政府以及特区政府不满或不信任,不是撤回修例便可改变。”

而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则对香港电台表示,年轻示威者许多都是自发到场,说明决心很大,而现在的局面完全是由政府坚持修例所致。钟剑华指责特区政府政治判断出错,认为应当暂时撤回修例,再决定是否在下一个立法年度推动修例,并重新展开对话。

德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不排除重新考虑德港引渡协议

香港抗争激化,震动国际社会。英国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呼吁香港政府“倾听民众及国际社会朋友的忧虑,在暂停并重新审视这些极具争议的做法”。

美国纽约大学教授、知名中国法律问题专家孔杰荣发表博客文章称,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不但会影响香港居民,任何途径香港机场的人都可能遭到逮捕并被送往中国。

比如,香港与世界范围不少国家签署引渡协议。按照孔杰荣的分析,如果有人从这些国家被引渡到香港,也可能被最终送往大陆,除非这些国家与香港重新就引渡条款进行协商。

德国也是与香港签署引渡协议的国家之一。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自民党议员延森(Gyde Jensen)指出,如果香港的逃犯引渡条例修正案获得通过,德国政府就必须重新考虑德国与香港之间已有的引渡协议。她对德国之声表示,百万香港示威者走上街头抗议,这些年轻人的勇气应当得到认可,而不应当被香港特区政府所蔑视。“香港当局必须尽全力维护人权的普世性,并且化解公民社会与政府之间的僵局。中国对权力有着肆意的渴求,正在埋葬香港的自治、人权和基本自由权利。而为此付出政治代价的将会是香港的民主派人士。”

文山/李芊/夏立民 (综合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