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世平被害一案材料

十六年前邓世平惨遭他人暗算,案件至今未破!

——请求有关部门对我父亲邓世平案给予昭雪

 

尊敬的中央领导:

您好!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提起这段往事,我是邓世平之子——邓蓝冰,我父亲邓世平因坚持原则,得罪包工头和校领导于16年前被杀害,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年我才十五岁,我还有个姐姐,名叫邓冷,父亲离奇死亡后对于我们家庭打击犹如晴天霹雳,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辈子都无法释怀。

关于我父亲被害一案,当时新晃一中学校竟然谎称已报案,实际上并未报案,学校领导对此竟然无动于衷!这期间究竟隐藏了什么阴谋?又是什么原因导致我父亲死亡或者失踪而无人问津?关于真相,至今我们都不知道,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我真的很无奈,但是事隔十几年我依旧想恳请有关部门查明真相,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以下是关于我父亲邓世平被残害一案的细节及经过

 

邓世平介绍

邓世平,湖南新晃一中干部,中共党员,当年53岁,1970年参加工作,1980年进入教育战线,主要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工作,长期以来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坚决维护国家和学校利益。对待家人,孝顺父母长辈,疼爱妻子儿女。

 

失踪前日

2003年元月21日晚,我姐姐陈述:“我父母商量好23号上午去给弟弟办理户口手续(将弟弟的户口由怀化转到新晃)”。22日照常上班,不幸在上班期间,因坚持工程质量以及知道他们的经济贪腐问题,得罪了包工头和学校校长而被害,再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对此人命关天的大案,校方负责人黄炳松(包工头杜少平的亲戚)及有关部门的态度十分蹊跷。

我们家人万般无奈,无处申冤!现将情况反映如下:

2003年元月22日上午8点,我父亲邓世平和往常一样去新晃一中体育场工地上班,身上仅有人民币两百元,他中午没有回家吃饭,下午也没有回家吃饭,晚上也没有回家睡觉。第二天早上我母亲急忙去工地找了还是没有看见人,又去亲戚朋友家找了还是没有看见人,后来我又到新晃一中去了解,才知道我父亲邓世平中午以后没有下过山(未离开该校体育工地施工现场)。

据了解: 22号中午11点多,邓世平和本校姚本英老师以及该工程包工头杜少平在工程指挥部二楼(工程指挥部设在该校体育工地入口那栋两层平房的二楼偏僻处)商讨工程扫尾工作,讨论完以后,未到下班时间,姚本英与邓世平在一起下象棋,杜少平坐了一会儿就出去叫民工罗德光在楼下喊姚本英说找他有事,姚本英闻声放下棋子下楼和罗德光见面。姚本英、罗德光二人一同走到高中部教室过道门口时,罗德光对姚本英说:“杜老板(杜少平)要送柑子给你,你自己到市场上去选购。”姚本英不肯去,转身要回到办公室,却被罗德光扯住衣襟,姚本英还要走,却被罗德光抱住,不让其回去,经过一番拉扯之后,姚本英向办公室走去,当走到办公室楼下快到楼梯边时,看到杜少平站到楼梯上,被杜少平挡住,杜少平说:“下班时间快到了,快回家吃饭去。”姚本英问:“邓世平呢?”杜少平说:“邓世平一个人在办公室烤火。”于是杜少平、姚本英两人走了,而邓世平一个人消失在工程指挥部办公室里。当天,上午有几个同事与邓世平约好,中午在校内原教育电视台打麻将。他们左等右等到都不见邓世平,下午两点半钟,姚本英,杜少平到办公室上班未见邓世平。23日,学校开大会及会餐,也未见邓世平参加。

杜少平是最后一个与邓世平在一起的人。元月24日我母亲到新晃一中要学校报案,学校慌称他们已到公安局报了案。但是,当我母亲25号早晨到公安局、派出所询问,他们都说没有学校的报案记录,于是我母亲马上报了案。

 

被害原因分析

我们认为邓世平被害有如下疑点:

邓世平被害主要原因:为确保学校工程质量,抵抗黑恶势力遭暗算!

邓世平是负责工程质量监督管理的专职人员,工程质量由他签字把关。就工程质量而言,已出现过以下重大问题:

一、新晃一中后山体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标后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包工头和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包工头杜少平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对此邓世平向领导提出异议,说不该付这么多钱,引起杜少平的极为不满,在工地多次扬言要干掉他。此时,怀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体育工地经济问题,这封信转到了县教育局。县教育局有的人无意中告诉了新晃一中校方,杜少平怀疑这封信是邓世平所写,所以对邓世平更加憎恨,加快了迫害他的步伐。1月22号新晃一中老师还没有放假,当天学校开了总结会, 23号全校还进行了会餐。校长硬说22号放了假,这表明校长想推卸责任,不想对邓世平神秘失踪的时间进行调查。

二、为确保工程质量, 邓世平与包工头杜少平闹过矛盾,邓世平说如果工程质量不合格,就不在验收单上签字,邓世平在验收一堵用石头砌好的墙时,是豆腐渣工程,质量不合格,拒不签字,并找来校长一起亲自查看验收,邓世平当场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结果石头墙大部分垮了,杜少平更加对邓世平恨之入骨。杜少平在施工现场曾多次对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施工场附近一户人家亲自听到他说此话。

三、邓世平元月22号失踪前,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偏偏元月23号推土机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被推土机推过的地方有两个坑,我们怀疑这其中就是掩埋邓世平的地方。

四、我们认为杜少平敢于这么做的依据是:

1、2002年中,杜少平在为农业银行的贷款纠纷中请了三个人到农业银行去打了贷款员徐福江。

2、杜少平因工地的炸药水毒死了工地下面鱼塘的鱼,想请社会上的人摆平,后被邓世平制止警告杜少平说这影响学校的声誉。

五、邓世平失踪前接触的人

在邓世平失踪的这一天,(元月22号中午)只有姚本英老师,包工头杜少平,邓世平三人在一起,姚本英走后,就剩下杜邓两人。半小时以后,邓世平就不见了,所以,杜少平有重大嫌疑。

邓世平失踪后,校长想捂“盖子”,将事情掩盖过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一手遮天,散布种种谣言:

谣言之一:邓世平曾离家出走过。其实邓世平从未离家出走。

谣言之二:邓世平是在放假后失踪的。

谣言之三:邓世平在广州、深圳打工有人看见。

谣言之四:邓世平携款外逃。

面对种种谣言,学校一直在推脱责任,我们在学校再三讨说法:

一、邓世平在上班时间失踪后,学校要负完全责任,但学校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县教委的催促下才派人胡乱找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学校校长黄炳松说:邓世平失踪与我们无关!”

二、学校报案态度消极,邓世平是元月22日上午上班期间失踪的,23、24、25日学校迟迟不报案,还骗我们说报了案,麻木不仁,我到公安局去问,公安局派出所都没有学校报案的记录。

三、学校有关人士在县政法部门负责人面前造谣说:“邓世平以前失踪过两月”,邓世平在这以前从未失踪过,邓世平在教仪厂工作曾出差两个月到黑龙江采购拍子,这怎么叫失踪?把他以前的出差和这次失踪划等号?学校这样说,难道不是在有意为自己开脱吗?

四、有人说邓世平是放假后失踪的,这更是无稽之谈!元月十几号,当时还没有放假,邓世平对家人说校长要他放假后还要加班,春节前包括大年三十都不能休息。邓世平当时也乐意接受了。22号邓世平照常来学校上班,却无缘无故消失了。学校23号下午开全校总结会,会后教职工还进行了会餐。怎么说是在放假后失踪的呢?我想,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作案者迫不及待所为!

五、邓世平失踪一年多了,校长黄炳松又四处散布新谣言说邓世平携款潜逃,这真是狗急跳墙,贼喊提贼。新晃一中谁不知道邓世平只管工程质量,不管钱,这钱又从何而来呢?这不是黄炳松做贼心虚,向邓世平身上泼脏水吗?

六、学校校长黄炳松明明知道,杜少平不具备工程承包资格,他的施工证书是借了本县红光大队一个人的,黄炳松为了自己利益,以权谋私,硬把工程包给自己的外甥。

七、邓世平失踪后第二天早上,黄炳松亲自到工地指挥推土半小时。(邓世平的尸体极大可能在那块工地下) 黄炳松在新晃有一张庞大的关系网,给有关部门调查该案带来极大难度,包工头杜少平是黄炳松的外甥,黄炳松的爱人彭玉香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黄炳松的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爱人的弟弟是县政法委的科级干部,黄炳松的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工作。

 

报案都一波三折

邓世平上有75岁的父母,下有15岁的儿子和女儿,他深爱自己的家庭,也深知一份工作来之不易,自己已到53岁,接近退休他没有任何出走动机。就在他失踪的前几天,他还特地把儿子的户口从怀化转到新晃,就是为了亲自督促儿子搞好学习,以便儿子今后考上大学。邓世平为了让全家过好年,还在工地附近居民家里熏了一堆腊肉。22日那天户主让他把肉拿走,邓说下午来拿,可是中午12点后他就在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邓世平失踪后,我的姨妈曾找过县新晃县政法委反映情况,县政法委的杨书记对我姨妈说:“邓世平失踪是离家出走,家属要负主要责任。”还说邓世平失踪的第二天我们就到了各乡镇去调查去了。

我们认为这些话匪夷所思,我父亲邓世平在新晃生活多年,家庭和睦儿女双全生活稳定,而且临近过年,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出走?唯一结怨的只有因为工程质量问题得罪了杜少平。黄炳松给他扣上离家出走的帽子是想掩饰。邓世平在失踪的前一天想请半天假去怀化接我,校长黄炳松不同意,也没去成。如果他曾经离家出走不上班,不早就被学校开除了吗?邓世平22号失踪,学校23号、24号、25号连续三天都不肯报案, 也不肯打寻人启事。我作为他的家属, 看到学校不报案,在人大代表的帮助下,才报上了案,并且只备案而没有立案。县政法委的杨书记却说邓世平失踪的第二天,他们就下到了乡镇作了调查,而事实上和邓世平一起搞基建的施工人员全部在学校后面体育场施工,推土填坑,没有回家。杨书记还说派人下乡调查,那么又去找谁调查呢?

2003年5月,邓世平的母亲找到县检察院,想请他们帮助破案。当时的检察官对她说:“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的关系都相当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怀化市公安局调查情况

2003年3月,我们针对邓世平失踪案向省公安厅寄了有关材料,省公安厅对此事非常重视,并将此案转给了怀化市公安局进行调查。怀化市公安局指派了邓水生的警官负责此案。邓警官是新晃籍人。4月中句,我们问邓警官破案有希望吗?邓说:“我们要先扫清外围,最后才能找杜少平,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邓世平被害的证据。”5月中旬,我们又问邓警官破案的情况,邓说:“要先扫清外围,最后才能找杜,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邓世平被害的证据,也不排除他离家出走的可能。”

2004年2月,我们又打电话询问邓警官案件的进展情况,邓警官说:“我搞了几十年,第一次碰到这样难破的案子,要说邓世平走了呢,又不见他打电话回来:要说他被害,我们又没有看见他的尸体,说不定再过七、八年破获其他的案件时,会把这个案件带出来。”我们问邓警官有没有找过杜少平,邓警官说:“没有找过,要扫清外围才能找他,以免打草惊蛇。”

但当时真实情况是这样的:邓水生是怀化派下来的警官,当时在现场的墙上采取到了血样,准备带去跟我爷爷奶奶的血液做DNA鉴定,结果当晚在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怀化了,再也没有下文。

而实际上,杜少平早以对此有所察觉。他虽然受到极力保护,但也心虚,做了两手准备,杜少平和他的老婆离了婚,把房屋、存款、所有财产全部转移到老婆名下。当时,杜少平一直和老婆住在家里。

由于杜少平和黄炳松在新晃社会关系极为广泛,并对此案严防死守,市公安局的邓水生警官心有余而力不足,案件调查至今没有重大进展。各方势力的阻挠,怀化市公安局最终调查结果也是不了了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已成了一桩陈年旧案了,即使涉及人命也无人问津了。

 

此案到底牵连何方势力?

鉴于杜少平黄炳松在新晃的势力,迫切希望公安部门能指派有关部门介入此案进行调查, 家父含冤被害十多年却追凶无果,作为子女不敢忘,家人虽对讨回公道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想放弃!

借着这次国家打击黑恶势力的东风,我们作为被害者的家属, 愿意相信党,相信政府会站在人民群众这一边,不遗余力铲除此等贪污腐败甚至不惜杀人灭口的黑恶势力,早日将凶手缉拿归案,为百姓伸张正义。

以上信息,均为真实情况,经得起调查,期盼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恳请领导为民做主!洗刷我父亲的冤屈,还家父一个公道,还人民群众一个朗朗乾坤!

邓世平之女:邓冷13875851570  邓世平之子:邓蓝冰15115124543

 

相关阅读

2019年6月20日, 11:45 上午
编辑: